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宗教与信仰
读《穆斯林的葬礼》
作者: 蓝-泉 
发表时间 2004-11-26 15:46:04
人气:

    我是在高中的一个暑假里读了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的,那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当我从亲戚的旧书堆里翻出她时,书的页面已经泛黄了,而且残缺不全。我当时就被她清新隽永的文字吸引了,花了几天的时间,如饥似渴的读完了这本被冰心赞誉的“奇书”,至今余味未尽,书中鲜活的人物性格,深厚的文化底蕴,以及其在民族和社会上的独特视角,深深的影响着我。

    《穆斯林的葬礼》是一部悲剧。一个穆斯林的家族,三代人的命运,六十年的风雨沧桑,在作者霍达笔下像抽丝一样的娓娓道来,她以一个不为人熟知的民族——穆斯林——为背景,以自己纯熟的文笔把一个民族的音容笑貌缓缓的铺展开来 ,揭示了华夏文化和穆斯林文化的差异和两个民族的心理以及情感的融合过程,对政治,宗教,社会和人生都有深刻的理解,她为我们揭开了一个古老的民族的面纱,书中人物形象饱满,有的生动有趣,有的诚实中肯,有的纯洁善良,有的奸吝无知。

    霍达笔下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世界,作者曾说:“我忘记了人间的寒暑,以小说中的季节为自己的季节。窗外正是三伏盛夏,书中却是数九严冬。我和主人公一起生活。每天从早到晚,又夜以继日。我为他们的欢乐而欢乐,为他们的痛苦而痛苦。”正是有了作者这样的投入,她的笔下才有了一个精彩纷呈的文化世界,有了真实的喜怒哀乐,有了如泣如诉的爱情故事。

    《穆》从“玉”和“月”两个主线挖掘,揉进了三代人的情感纠葛,就像两条河流,慢慢的流淌,最终交会在一起,流入大海,进入他们的归宿,进入一种永恒。韩新月的死,给这条“河流”划上了一个句号,同样,新月的父亲韩子奇对玉的痴迷和热忱,也被经年的挫折和他女儿的殇逝磨平了,他也心灰意懒,在心理上也被纳入了这种“归宿”。作者独具匠心,把这些原本散乱的文化和纠结的情感用这么一把梳子梳理的整整齐齐,给人一种强烈的震撼力量。

    作者也很善于描写美。中国的玉文化,在她笔下气势恢弘,场面壮阔,读那些描写玉的文字时,我们就仿佛走入了一个玉的大千世界,走入了玉的历史,作者把玉融入了这个民族,上升到了他对一个民族的执着之中,然而韩子奇的女儿新月和她的老师楚雁潮青涩的爱情,这两个民族,两个年代的人之间的对话,在道德和伦理上是注定要演绎成悲剧的,韩子奇地希望都在他的玉和他的女儿身上,玉就是女儿,女儿就是玉,既然这弯新月注定走不出黑夜,那么他的玉也要在自己的意念中重重的咯上一口血。

    “啊,安拉!在我们当中,你让谁生存,就让他活在伊斯兰之中;你让谁死去,就让他死于信仰之中。”,这是穆斯林葬礼上的一句祷告词。穆斯林的族民,活着的他们都生活在对这个宗教的虔诚之中,死去的也会在自己的信仰中永生,韩新月悄悄的离去,那么平和,那么宁静,那么坦然,她为理想奋斗过,她是一个优秀的燕园学子;她为爱情努力过,她得到了楚雁潮的真爱,他们的爱情缠绵悱恻,他们的故事凄楚动人。

    有的人说《穆》像《巴黎圣母院》一样,奇谲诡变,奥妙无穷。有的人说《穆》像《红楼梦》一样,凄婉悲壮,荡气回肠。

    从悲剧美来说,它达到了完美的程度,让人久久的回味不能释怀。很多人读过后都会哭,那是因为读者和作者的心灵上找到了契合,而且很多读者都会在新月下葬的时候泣不成声,韩新月和楚雁潮的爱情就和缪塞所说的那样,那是可以面对上帝而无愧与心的一种神圣的结合。

    叔本华说过:“我们在悲剧里面,看到那些高尚的人物。经过长期的挣扎和苦难之后,终于放弃了他们曾经热烈追究的各种目的以及所有的人生乐趣,或者他们就自动而又愉悦地抛弃生命的本身”,他们父女俩同时放弃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但是他们都带着愉悦,他们没有怨天尤人,没有诅咒命运,因为他们有共同的宗教信仰——穆斯林。

  

责任编辑 笑笑眉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