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女人的悲剧
读中外小说
作者: 蓝-泉 
发表时间 2004-11-28 22:21:39
人气:

    很多中外小说,悲剧色彩的渲染都是通过女人来实现的。女人生来就被赋予了一种美,莎士比亚说:“‘美’若一死,宇宙也就要再一度混乱混沌”,就是因为美是人们内心的追求,是人们珍惜和向往的东西,所以一旦遭到破坏,悲剧的色彩就会压向人们的内心,产生一种压抑、窒息的撞击力。

    写悲剧必须要写“美”,把这种“美”举的越高,其坠地时所产生的破碎就越严重,很多人都抓住了这一写作手法,在写作时并不强调故事怎么“悲”,而是大力渲染其美好和欢乐,作者把一件瓷器举过头顶,就那么一松手,在这瞬间短暂的时间里,无须刻画,无须衬托,悲剧自然就流露出来了,“美”就是这样一种东西,它即能拯救世界,又能毁灭世界。

    亚里士多德认为:“悲剧包含有引起怜悯和恐怖的事件,通过它进行情绪的悲剧的感情进化”,任何悲剧、喜剧,都从影响人们的情感出发。人是有情感的动物,对“美”的事物都有潜在的本能的感动,悲剧的意义在于它统治了人的情感,让人不得不感动,从另一方面来说,人们往往会联想到自己,把自己也融入到故事当中,被悲剧主宰,与其说是对故事人物的悲悯和同情,还不如说是对自己人生的喟叹和哀怜。

    显然,写悲剧从女人着手是最恰当不过的了。海涅说过:“女性,脆弱就是你的名字!女性都是脆弱的像瓷器一样”,既是一种美,又那么容易的破坏,所以在作家笔下,女人就注定了要带领故事的悲剧,作者往往不是写女人所受到的苦难,不是写女人是如何的坚韧,故事一般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纯粹的“美”,女人的心灵之美,体貌之美,生活之美,爱情之美,这往往以女人生命的结束而划上句号;一部分就是大苦大悲,女人之死,玉碎之声所留下的绝响,所产生的震撼力量,让人久久的回味反思。

    中外有很多小说都是运用了这种写法,中国的《红楼梦》写了黛玉之死,最后的一口血,最后的一句话,所产生的艺术效果是那么的广远,在这一瞬间,过去的美好回忆,曾经缠绵的爱情,都依依像潮水一样地涌向读者心里,再美好的东西,在这一刹那不都结束了吗?想到主人公,想到自己,不禁泪如泉涌。巴金的《家》里写了鸣凤之死,也是同样的凄婉,同样的震撼。

    小仲马的《茶花女》写了巴黎名妓玛格丽特之死,小说也大处着墨地写了女主人公的美,写她虽然身陷红尘,却保持一颗纯洁的心,对爱情的忠贞,对世俗的憎恶,小说的层层铺垫,也就是为了给这块玉举到一个高度,然后让玉碎之声撞向读者的心灵。哈代的《苔丝》也写了被“文明”扼杀的纯洁美丽,高尚坚强的“美”。同样可歌可泣,荡气回肠。

    写女人的悲剧,也渐渐的形成了一种文化,这是一种“玉碎文化”,因为现实的美一旦遭到破坏,另一种“美”也就会随之浮现。

  

责任编辑 笑笑眉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