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母爱与童心
----重读《繁星》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4-12-09 16:12:11
人气:

    弱小的草啊!

    骄傲些罢,

    只有你普遍的装点了世界。

    ——《繁星》之四八

    

    这首来源于冰心《繁星》之四八的小诗,通常在人们的意念中是赞颂装点世界的柔弱的小草,但我以为它又何尝不可以象征那些以其柔弱的双肩辛勤哺育孩子茁壮成长的母亲呢?如果说,在20年代中国新文学的草地上,冰心比任何人都更是一棵稚嫩的小草,那么这棵稚嫩的小草以她对于生活的全部的爱意为母亲的世界倾注了绿色生机。虽然这种爱意流淌在冰心的所有文学作品中,但是我以为她以小草的绿色生机显示于世,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的则是她的小诗问世。1923年1月冰心出版的第一部诗集《繁星》,共收录164首小诗。这些小诗三五句成为一体,自由、抒情,开创了诗歌新的体式。其诗歌所包含的内容为讴歌大自然、颂扬母爱、赞美童真、歌咏艺术,同时充满对人生的怀疑和青春逝去的感伤。其基调是温馨和煦的,色彩是淡雅清新的,气氛是沉静肃穆的,让人一边颂读一边回味自己曾经有过的童年和在母亲膝下欢跑的日子。冰心创作《繁星》是以一颗童心在看世界,读者读这些小诗时会情不自禁用一个颗童心来感受、回味其间的世界,这就是冰心的魔力之所在。因为无论人们处于什么样的生活境地,心目中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是相通的,但是作为诗人,如何才能把那份美好的希翼转化为读者的真切感受呢?那就是诗人用自己真挚纯洁的情感来抒写爱。

    冰心开始写作《繁星》集中“星星点点”的时候,只是一个不满20岁的妙龄少女。生在温馨家庭的她,大脑中的世界全是温馨的爱的世界。如她在《繁星》之一四所言:“我们都是大自然的婴儿,卧在宇宙的摇篮里。”这是一个多么广阔的爱的世界,爱充满了整个宇宙。海军军官的父亲,温柔娴淑的母亲用他们的爱包裹着冰心的成长道路,使她始终保留着一颗童心来看待生活,如《繁星》之一:“繁星闪烁着——深蓝的天空,何曾听得见他们对语?沉默中,微光里,他们在深深地互相颂赞了。”这不正是我们记忆中的童年?静静地夏夜,当我们躺在自家的竹床上乘凉时,仰望着满天的繁星,不是总可以听见他们的对话吗?甚至可以听到牛郎织女诉说思念的声音!儿时的我们深信自己听到了星之低语。所以当冰心用自己的童心来拾缀过去生活的记忆时,以之抒情则情真,以之写景则景美,以之状物则物富有人性,从而在情景理之间虚化出一种无可比拟的意境!这种意境可以触摸,用你心灵深处隐藏的那份记忆;可以感悟,用你在生活中所承受的冲击与瞬间的情绪;可以描摩,用你曾经所拥有的生活片断场景。这份意境给那些曾经的女孩儿、今天的母亲们以双重的心境。作为母亲的孩子,我们都曾有过美好的童年,因为我们是在新中国的土壤上成长起来的幼苗,儿时的生活虽然并不富裕,但是当时的人性之美好,空气之清新,环境之优美比之冰心笔下所颂扬的母爱和社会场境并不逊色。我出身于六十年代末的农村,在我儿时的记忆中,我们农村的环境处处是一幅图画,当读到“故乡的海波呵!你那飞溅的浪花,从前怎样一滴一滴的敲打我的盘石,现在也怎样一滴一滴的敲打我的心弦。”(《繁星》之二八)时,冰心女士对故乡的热爱与眷恋之情则会幻化成我自已家乡的画面——环村的荷塘,从村中穿梭过去的河流,河两岸随风飘荡的杨柳,清澈的河水中一群戏水的儿童、、、、、这是一组可以入画的意境,它借助诗人的情绪而再现,让你很真切地触摸到隐藏在自己心灵深处的那份记忆。在这份记忆中环境是实实在在的优美,母爱则是真真切切的崇高。“这些事——是永不磨灭的回忆;月明的园中,藤萝的叶下,母亲的膝上。”(《繁星》之七一)家境殷实的生活,展现的是母亲给予诗人无尽的爱意,它与一幅恬淡的画面相互映衬、相互渗透,使爱显得更加温馨。但是越过这幅画面、穿透这份意境去找寻经济拮据的母亲给予我们的爱,则更能在心弦上产生深深的共鸣。清凉的秋夜,母亲用她那劳作了一天的双手缝补六个儿女的冬衣;寒冷的冬夜,母亲坐在机杼上织来年需用的布匹;炎热的夏夜,母亲用蒲扇为我们驱赶蚊蝇的叮咬、、、、、、当孩子中的一个额头上长脓胞,母亲为了不让女孩子家脸上留下疤痕,代替医生每天用药棉给女儿擦洗二次;当孩子中的另一个病了,母亲三天三夜未合眼,从脑炎的死亡线上把孩子抢了回来,医生认为是奇迹、、、、、、在这里,我感受到的母爱并不象冰心笔下那么诗情画意,母爱是沉甸甸的,母亲给予我们的爱一如“我披在你膝上的头发”是无法数清的“万缕柔丝”(《繁星》之八O),更是无法报答的春之光晖,“小小的花,也想抬起头来,感谢春光的爱——然而深厚的恩赐,反使他终于沉默。”(《繁星》之一O二),因为母爱的无以回报,让女人爱人的心会更趋于纯净,感情更加真挚,从而以更加美好的心灵热爱生活,珍视生命的赐予。

    不论母爱是冰心小诗中的温馨还是现实生活中我们所感受到的沉重,但它的的确确如冰心笔下所描绘的一样,永恒而无处不在。当我们由“母亲的孩子”完成角色的转换变成了“孩子的母亲”,对于母亲给予孩子无私的爱便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茫茫大地上,岂止人类有母亲?凡一切有知有情,无不有母亲。有了母亲。世上便随处种下了爱的种子。于是溪泉欣欣的流着,小鸟欣欣的唱着,杂花欣欣的开着,野草欣欣的青着,走兽欣欣的奔跃着,人类欣欣的生活着,万物的母亲彼此互爱着;万物的子女,彼此互爱着;同情互助之中,这载着众生的大地,便不住的纡徐前进。懿哉!宇宙间的爱力,从兹千变万化的流转运行了!”诗人认为,母亲是繁衍一切,使万物和谐相处的根源;母爱是宇宙万物间最崇高最博大的情怀。的确如此,如果没有母亲,没有母亲撒下爱的种子,世上一切生命将不复存在。无论动植物、还是山川河流都是在母爱的滋润下流转运行,茁壮成长的,更何况人类?

    作为孩子的母亲,从孩子发出第一个音符,我们便为之欣欣然,以为在“不完全的言语中”,“吐出”的是“最完全的诗句” (《繁星》之七四)。母亲们为孩子的每一个发音而津津乐道,仿佛人世间的语言是从自己的孩子开始发明创造;而且只有身为母亲的人才能听懂孩子的言语。孩子的每一个细微的变化,都会牵动母亲们最敏锐的神经。“谁信一个小‘心’的呜咽,颤动了世界?然而他是灵魂海中的一滴。”(《繁星》之五九),当不会说话的孩子发烧了、咳嗽了、身为母亲的人不会也不敢让自己的眼睛有片刻的休息,孩子是母亲的整个世界,是母亲灵魂深处颤动的音符,只有身为母亲的人才能感应到那颗牵动灵魂的“心”,只有身为母亲的人才会深情地称赞“他细小的身躯里,含着伟大的灵魂”(《繁星》之三五),在母亲的眼里,自己的孩子是无以伦比的,他的小小身躯中藏着你无法探测到的灵魂世界,这个伟大的灵魂是必须要用你全部的爱去滋润的,但是随着孩子的成长,母亲又充满着了矛盾的心理,盼望你长大,又害怕你长大,因为当你羽翼丰满,就要离开妈妈的怀抱,妈妈的心会空荡荡地悬着,会时刻惦记着你的一切,怕你冷,怕你热,怕你吃不习惯外面的饭菜,怕你晚上睡觉改不掉踢被子的习惯。因此“总怕听天外的翅声——小小的鸟呵!羽翼长成,你要飞向何处?”(《繁星》之一五四)。短短的诗行,诗人用自然的瞬间动态画面来捕捉生活中的片刻感受,巧妙地将母亲对孩子深厚的爱心中所包含的矛盾心理刻画的淋漓尽致,跃然纸上。

    在母亲无微不至的关爱下,孩子除了感谢母亲的养育之恩,更是把母亲作为避风的港湾:“母亲啊!天上的风雨来了,鸟儿躲到他的巢里;心中的风雨来了,我只躲在你的怀里。”(《繁星》之一五九)。在此,冰心以她生花的妙笔,用情思巧妙的诗句把对母爱的赞美融合到了自然界最原始最古朴的情感中,并以之相映互彰地讴歌至诚至大、至高至上的母爱,它不仅仅是爱的天堂,也是心灵休憩的港湾,是疲惫时可以得到安慰忘掉烦忧的温床。生活中并不总是平坦的大道,人生往往会遇到很多坎坷,只有母亲的爱可以让一切消融。母亲没有忧愁吗?当然也会有,但是在孩子的眼里,母亲可以撇开自己的忧愁,“容我沉酣在你的怀里,”“只有你是我灵魂的安顿”(《繁星》之三三),孩子在母亲面前的撒骄,更加衬托出母爱的无私。尽管冰心在当时所宣扬的爱是不被推崇的,以鲁迅为代表的作家曾指责冰心所描绘的“花前月下”,鼓吹“普遍的”“神圣无边的”母爱,湮没了阶级的差别,但母爱作为冰心作品的主旋律,却时时包围着冰心,并不曾因他人的指责而放弃心中理想的梦境。当梦中的母亲病了,她晨起直赶路怪“驴儿太慢,山路太长——”得知梦儿诓骗,归来时“辔儿缓了,阳光正好,野花如笑。”(《繁星》之九二)梦到母亲生病,是多少远离父母的人子所忧思的事情,得知梦儿诓骗时,那种如释重负的轻松心情借“阳光正好,野花如笑”刻画得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其情之真其意之切其景之美,浑为一体,虚化成一片片至诚至爱的花瓣,随着读者的思绪映入人的眼里、飘进人的耳中、撒落到人的心上、飞扬在色彩纷呈的记忆。似一颗晶莹透亮的珍珠在读者的心与心之间轻柔地流动,也同时牵动着读者对自己母亲思念的情弦。

    童真,在冰心的小诗里与母爱是相互辉映的,母爱崇高无私,童真纯洁无瑕。“人间惟襁褓婴儿,初无罪恶”。小孩子“天真纯洁的国里”,“受了社会的熏染的人”是不配入的,“婴儿,是伟大的诗人”。除此,冰心在《繁星》集中还以众的小诗抒写优美的自然风光,礼赞广阔深厚的大海。试看这“春天的早晨,怎样的可爱呢?融洽的风,飘扬的衣袖,静悄的心情。”(《繁星》之六九)再看“那一角的城墙,蔚蓝的天,极目的苍茫无际——即此便是天上—人间。”(《繁星》之一三)何等清新恬淡的图画,将作者对自然的颖悟、热爱、陶醉、崇拜,发展到了极致。又如:“大海呵!那一颗星没有光?那一朵花没有香?那一次我的思潮里,没有你波涛的清响?”(《繁星》之一三一)“海波不住地问岩石,岩石永久沉默着不曾回答;然而他这沉默,已经过了百千万回的思索。”(《繁星》之一一六) “知识的海中,神秘的礁石上,处处闪烁着怀疑的灯光呢,感谢你指示我,生命的舟难行的路!”(《繁星》之八七),这些摹景状物的浅呤低唱,让我们仿佛听到了诗人“心灵深处”对大海的倾慕、依恋、赞叹与敬畏之情,从而在景、情、理的融合中,不知不觉得到“心灵的慰安和净化”。

    总之,读冰心的小诗,我们体会到的是爱与真诚。《繁星》作为冰心的第一部诗集,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思想纯洁、感情诚挚的美好心灵,一位“五四”新文学运动青年女作家在艺术领域的探索中展现出来的才气、灵智、情绪、趣味、爱好及“自我”。如茅盾所言:“在所有‘五四’时期的作家中,只有冰心女士最最属于她自己。”“她把自己反映得再清楚也没有”。的确,《繁星》中的每一首小诗都是诗人对自己过去生活的片断回忆,对瞬间感受的完美捕捉。但是它经过了诗人的精心过滤,将生活的真实经历与诗人的理想、情感渗透在一起,借助儿童的心灵、儿童的眼睛、纯洁的情感、清越的声音、淡雅的色调,为我们构画出了一个属于心灵世界的世外桃源,桃源里的每一朵小花都蕴含着一个温馨的故事,我们可以根据它的意境描绘出一幅幅图画,谱写出一首首乐曲,画面动静相生,而乐曲则是舒缓的爱的主旋律。虽然其间不乏有忧郁感伤的色调,但是它是在深刻的时代基础之上体现出来的在社会变革中所产生的真实的失落感。让我们在时隔近一个世纪的今天,面对物欲横流的肮脏世界和彼此隔膜的情色男女,依然能够拔动人类最原始最真挚的“情弦”,依然能够让躁动的心归于平静,就仿佛寒冷的冬夜里读一本关于冬天的童话!在这个童话里,有乐观进取的旷达,也有怀疑失望的惆怅;有天真烂漫的纯洁,也有苍凉深厚的沉郁;有善良纯朴的热情,也有高傲矜持的冷漠。它把你带进平和而不消沉的境地,促使你平静地思考生活;它使你在幽静和感伤中体会到崇高,让心灵得到净化!它在自然中浅斟低吟,编织梦境,抒写真性灵,如同诗人赞美泰戈尔的诗一般,诗集《繁星》亦具有“天然的美感”,一种澄澈的美。

    冰心女士在其《冰心文集》序中说:“我的生命的道路,如同一道小溪,从浅浅的山谷中,缓缓地、曲折地流入“不择细流”的大海。它有时经过荒芜的平野,也有时经过青绿的丘陵,于是这水流的声音,有时凝涩,也有时通畅,但它还是不停地向前流着。”这应该不仅仅是她生活道路的概括,也应该是她的小诗乃至她的所有文学作品在不同的心灵上流过所产生的魅力所在。如果说,冰心的小诗使我们的文坛收获了无数颗“情绪的珍珠”,那么对每一个读者而言,这些“零碎的思想”都是一井永不干涸的清泉!而对于女性读者而言,这些“零碎的思想”则为我们编织了一张“爱”的温床,上面孕育着希望与理想之“梦”!

  

责任编辑 笑笑眉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