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爱与童心
----重读《繁星》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4-12-09 16:12:11
人气:

    弱小的草啊!

    骄傲些罢,

    只有你普遍的装点了世界。

    ——《繁星》之四八

    

    这首来源于冰心《繁星》之四八的小诗,通常在人们的意念中是赞颂装点世界的柔弱的小草,但我以为它又何尝不可以象征那些以其柔弱的双肩辛勤哺育孩子茁壮成长的**亲呢?如果说,在20年代中国新文学的草地上,冰心比任何人都更是一棵稚嫩的小草,那么这棵稚嫩的小草以她对于生活的全部的爱意为**亲的世界倾注了绿色生机。虽然这种爱意流淌在冰心的所有文学作品中,但是我以为她以小草的绿色生机显示于世,给人耳目一新**芯醯脑蚴撬男∈适馈1923年1月冰心出版的第一部诗集《繁星》,共收录164首小诗。这些小诗三五句成为一体,自由、抒情,开创了诗歌新的体式。其诗歌所包含的内容为讴歌大自然、颂扬**爱、赞美童真、歌咏艺术,同时充满对人生的怀疑和青春逝去**猩恕F浠魇俏萝昂挽愕模适堑徘逍碌模帐浅辆菜嗄碌模萌艘槐咚潭烈槐呋匚蹲约涸泄耐旰驮**亲膝下欢跑的日子。冰心创作《繁星》是以一颗童心在看世界,读者读这些小诗时会情不自禁用一个颗童心来感受、回味其间的世界,这就是冰心的魔力之所在。因为无论人们处于什么样的生活境地,心目中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是相通的,但是作为诗人,如何才能把那份美好的希翼转化为读者的真切感受呢?那就是诗人用自己真挚纯洁的情感来抒写爱。

    冰心开始写作《繁星》集中“星星点点”的时候,只是一个不满20岁的妙龄少女。生在温馨家庭的她,大脑中的世界全是温馨的爱的世界。如她在《繁星》之一四所言:“我们都是大自然的婴儿,卧在宇宙的摇篮里。”这是一个多么广阔的爱的世界,爱充满了整个宇宙。海军军官**盖祝氯徭凳绲**亲用他们的爱包裹着冰心的成长道路,使她始终保留着一颗童心来看待生活,如《繁星》之一:“繁星闪烁着——深蓝的天空,何曾听得见他们对语?沉默中,微光里,他们在深深地互相颂赞了。”这不正是我们记忆中的童年?静静地夏夜,当我们躺在自家的竹床上乘凉时,仰望着满天的繁星,不是总可以听见他们的对话吗?甚至可以听到牛郎织女诉说思念的声音!儿时的我们深信自己听到了星之低语。所以当冰心用自己的童心来拾缀过去生活的记忆时,以之抒情则情真,以之写景则景美,以之状物则物富有人**,从而在情景理之间虚化出一种无可比拟的意境!这种意境可以触摸,用你心灵深处隐藏的那份记忆;可以感悟,用你在生活中所承受的冲击与瞬间的情绪;可以描摩,用你曾经所拥有的生活片断场景。这份意境给那些曾经的女孩儿、今天的**亲们以双重的心境。作为**亲的孩子,我们都曾有过美好的童年,因为我们是在新中国的土壤上成长起来的幼苗,儿时的生活虽然并不富裕,但是当时的人**之美好,空气之清新,环境之优美比之冰心笔下所颂扬的**爱和社会场境并不逊色。我出身于六十年代末的农村,在我儿时的记忆中,我们农村的环境处处是一幅图画,当读到“故乡的海**呵!你那飞溅的浪花,从前怎样一滴一滴的敲打我的盘石,现在也怎样一滴一滴的敲打我的心弦。”(《繁星》之二八)时,冰心女士对故乡的热爱与眷恋之情则会幻化成我自**蚁绲幕妗反宓暮商粒哟逯写┧蠊サ暮恿鳎恿桨端娣缙吹难盍宄旱暮铀幸蝗合匪亩ⅰⅰⅰⅰ⒄馐且蛔榭梢匀牖囊饩常柚说那樾鞫傧郑媚愫苷媲械卮ッ揭卦谧约盒牧樯畲Φ哪欠菁且洹T谡夥菁且****境是实实在在的优美,**爱则是真真切切的崇高。“这些事——是永不磨灭的回忆;月明的园中,藤萝的叶下,**亲的膝上。”(《繁星》之七一)家境殷实的生活,展现的是**亲给予诗人无尽的爱意,它与一幅恬淡的画面相互映衬、相互渗透,使爱显得更加温馨。但是越过这幅画面、穿透这份意境去找寻经济拮据的**亲给予我们的爱,则更能在心弦上产生深深的共鸣。清凉的秋夜,**亲用她那劳作了一天的双手缝补六个儿女的冬衣;寒冷的冬夜,**亲坐在机杼上织来年需用的布匹;炎热的夏夜,**亲用蒲扇为我们驱赶蚊蝇的叮咬、、、、、、当孩子中的一个额头上长脓胞,**亲为了不让女孩子家脸上留下疤痕,代替医生每天用药棉给女儿擦洗二次;当孩子中的另一个病了,**亲三天三夜未合眼,从脑炎的死亡线上把孩子抢了回来,医生认为是奇迹、、、、、、在这里,我感受到的**爱并不象冰心笔下那么诗情画意,**爱是沉甸甸的,**亲给予我们的爱一如“我披在你膝上的头发”是无法数清的“万缕柔丝”(《繁星》之八O),更是无法报答的春之光晖,“小小的花,也想抬起头来,感谢春光的爱——然而深厚的恩赐,反使他终于沉默。”(《繁星》之一O二),因为**爱的无以回报,让女人爱人的心会更趋于纯净,感情更加真挚,从而以更加美好的心灵热爱生活,珍视生命的赐予。

    不论**爱是冰心小诗中的温馨还是现实生活中我们所感受到的沉重,但它的的确确如冰心笔下所描绘的一样,永恒而无处不在。当我们由“**亲的孩子”完成角色的转换变成了“孩子的**亲”,对于**亲给予孩子无私的爱便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茫茫大地上,岂止人类有**亲?凡一切有知有情,无不有**亲。有了**亲。世上便随处种下了爱的种子。于是溪泉欣欣的流着,小鸟欣欣的唱着,杂花欣欣的开着,野草欣欣的青着,走兽欣欣的奔跃着,人类欣欣的生活着,万物的**亲彼此互爱着;万物的子女,彼此互爱着;同情互助之中,这载着众生的大地,便不住的纡徐前进。懿哉!宇宙间的爱力,从兹千变万化的流转运行了!”诗人认为,**亲是繁衍一切,使万物和谐相处**矗**爱是宇宙万物间最崇高最博大的情怀。的确如此,如果没有**亲,没有**亲撒下爱的种子,世上一切生命将不复存在。无论动植物、还是山川河流都是在**爱的滋润****转运行,茁壮成长的,更何况人类?

    作为孩子的**亲,从孩子发出第一个音符,我们便为之欣欣然,以为在“不完全的言语中”,“吐出”的是“最完全的诗句” (《繁星》之七四)。**亲们为孩子的每一个发音而津津乐道,仿佛人世间的语言是从自己的孩子开始发明创造;而且只有身为**亲的人才能听懂孩子的言语。孩子的每一个细微的变化,都会牵动**亲们最敏锐的神经。“谁信一个小‘心’的呜咽,颤动了世界?然而他是灵魂海中的一滴。”(《繁星》之五九),当不会说话的孩子发烧了、咳嗽了、身为**亲的人不会也不敢让自己的眼睛有片刻的休息,孩子是**亲的整个世界,是**亲灵魂深处颤动的音符,只有身为**亲的人才能感应到那颗牵动灵魂的“心”,只有身为**亲的人才会深情地称赞“他细小的身躯里,含着伟大的灵魂”(《繁星》之三五),在**亲的眼里,自己的孩子是无以伦比的,他的小小身躯中藏着你无法探测到的灵魂世界,这个伟大的灵魂是必须要用你全部的爱去滋润的,但是随着孩子的成长,**亲又充满着了矛盾的心理,盼望你长大,又害怕你长大,因为当你羽翼丰满,就要离开****的怀抱,****的心会空荡荡地悬着,会时刻惦记着你的一切,怕你冷,怕你热,怕你吃不习惯外面的饭菜,怕你晚上睡觉改不掉踢被子的习惯。因此“总怕听天外的翅声——小小的鸟呵!羽翼长成,你要飞向何处?”(《繁星》之一五四)。短短的诗行,诗人用自然的瞬间动态画面来捕捉生活中的片刻感受,巧妙地将**亲对孩子深厚的爱心中所包含的矛盾心理刻画的淋漓尽致,跃然纸上。

    在**亲无微不至的关爱下,孩子除了感谢**亲的养育之恩,更是把**亲作为避风**弁澹骸**亲啊!天上的风雨来了,鸟儿躲到他的巢里;心中的风雨来了,我只躲在你的怀里。”(《繁星》之一五九)。在此,冰心以她生花的妙笔,用情思巧妙的诗句把对**爱的赞美融合到了自然界最原始最古朴的情感中,并以之相映互彰地讴歌至诚至大、至高至上的**爱,它不仅仅是爱的天堂,也是心灵休憩**弁澹瞧1故笨梢缘玫桨参客舴秤堑奈麓病I钪胁⒉蛔苁瞧教沟拇蟮溃松嵊龅胶芏嗫部溃挥**亲的爱可以让一切消融。**亲没有忧愁吗?当然也会有,但是在孩子的眼里,**亲可以撇开自己的忧愁,“容我沉酣在你的怀里,”“只有你是我灵魂的安顿”(《繁星》之三三),孩子在**亲面前的撒骄,更加衬托出**爱的无私。尽管冰心在当时所宣扬的爱是不被推崇的,以鲁迅为代表的作家曾指责冰心所描绘的“花前月下”,鼓吹“普遍的”“神圣无边的”**爱,湮没了阶级的差别,但**爱作为冰心作品的主旋律,却时时包围着冰心,并不曾因他人的指责而放弃心中理想的梦境。当梦中的**亲病了,她晨起直赶路怪“驴儿太慢,山路太长——”得知梦儿诓骗,归来时“辔儿缓了,阳光正好,野花如笑。”(《繁星》之九二)梦到**亲生病,是多少远离父**的人子所忧思的事情,得知梦儿诓骗时,那种如释重负的轻松心情***阳光正好,野花如笑”刻画得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其情之真其意之切其景之美,浑为一体,虚化成一片片至诚至爱的花瓣,随着读者的思绪映入人的眼里、飘进人的耳中、撒落到人的心上、飞扬在色彩纷呈的记忆。似一颗晶莹透亮的珍珠在读者的心与心之间轻柔地流动,也同时牵动着读者对自己**亲思念的情弦。

    童真,在冰心的小诗里与**爱是相互辉映的,**爱崇高无私,童真纯洁无瑕。“人间惟襁褓婴儿,初无罪恶”。小孩子“天真纯洁的国里”,“受了社会的熏染的人”是不配入的,“婴儿,是伟大的诗人”。除此,冰心在《繁星》集中还以众的小诗抒写优美的自然风光,礼赞广阔深厚的大海。试看这“春天的早晨,怎样的可爱呢?融洽的风,飘扬的衣袖,静悄的心情。”(《繁星》之六九)再看“那一角的城墙,蔚蓝的天,极目的苍茫无际——即此便是天上—人间。”(《繁星》之一三)何等清新恬淡的图画,将作者对自然的颖悟、热爱、陶醉、崇拜,发展到了极致。又如:“大海呵!那一颗星没有光?那一朵花没有香?那一次我的思潮里,没有你**涛的清响?”(《繁星》之一三一)“海**不住地问岩石,岩石永久沉默着不曾回答;然而他这沉默,已经过了百千万回的**鳌!保ā斗毙恰分灰涣 “知识的海中,神秘的礁石上,处处闪烁着怀疑的灯光呢,感谢你指示我,生命的舟难行的路!”(《繁星》之八七),这些摹景状物的浅呤低唱,让我们仿佛听到了诗人“心灵深处”对大海的倾慕、依恋、赞叹与敬畏之情,从而在景、情、理的融合中,不知不觉得到“心灵的慰安和净化”。

    总之,读冰心的小诗,我们体会到的是爱与真诚。《繁星》作为冰心的第一部诗集,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思想纯洁、感情诚挚的美好心灵,一位“五四”新文学运动青年女作家在艺术领域的探索中展现出来的才气、灵智、情绪、趣味、爱好及“自我”。如茅盾所言:“在所有‘五四’**诘淖骷抑校挥斜呐孔钭钍粲谒约骸!薄八炎约悍从车迷偾宄裁挥小薄5娜罚斗毙恰分械拿恳皇仔∈际鞘硕宰约汗ド畹钠匣匾洌运布涓惺艿耐昝啦蹲健5撬耸说木墓耍畹恼媸稻胧说睦硐搿⑶楦猩冈谝黄穑柚男牧椤⒍难劬Α⒋拷嗟那楦小⑶逶降纳簟⒌诺纳鳎颐**够隽艘桓鍪粲谛牧槭澜绲氖劳馓以矗以蠢锏拿恳欢湫』ǘ荚毯乓桓鑫萝暗墓适拢颐强梢愿菟囊饩趁杌娉鲆环蓟仔闯鲆皇资桌智娑蚕嗌智蚴鞘**旱陌闹餍伞K淙黄浼洳环τ杏怯舾猩说纳鳎撬窃谏羁痰氖贝≈咸逑殖隼吹脑谏缁岜涓镏兴恼媸档氖涓小H梦颐窃谑备艚桓鍪兰偷慕裉欤娑晕镉崃鞯陌乖嗍澜绾捅舜烁裟さ那樯信廊荒芄话味死嘧钤甲钫嬷康摹扒橄摇保廊荒芄蝗迷甓男墓橛谄骄玻头路鸷涞亩估锒烈槐竟赜诙斓耐埃≡谡飧鐾袄铮欣止劢〉目醮铮灿谢骋墒你扳辏挥刑煺胬寐拇拷啵灿胁粤股詈竦某劣簦挥猩屏即科拥娜惹椋灿懈甙榴娉值睦淠K涯愦胶投幌恋木车兀偈鼓闫骄驳厮伎忌睿凰鼓阍谟木埠透猩酥刑寤岬匠绺撸眯牧榈玫骄换∷谧匀恢星痴宓鸵鳎嘀尉常******灵,如同诗人赞美泰戈尔的诗一般,诗集《繁星》亦具有“天然的美感”,一种澄澈的美。

    冰心女士在其《冰心文集》序中说:“我的生命的道路,如同一道小溪,从浅浅的山谷中,缓缓地、曲折地流入“不择细流”的大海。它有时经过荒芜的平野,也有时经过青绿的丘陵,于是这水流的声音,有时凝涩,也有时通畅,但它还是不停地向前流着。”这应该不仅仅是她生活道路**爬ǎ灿Ω檬撬男∈酥了乃形难ё髌吩诓煌男牧樯狭鞴镊攘λ凇H绻担牡男∈刮颐堑奈奶呈栈窳宋奘拧扒樾鞯恼渲椤保敲炊悦恳桓龆琳叨裕庑傲闼榈乃枷搿倍际且痪啦**涸的清泉!而对于女**读者而言,这些“零碎的思想”则为我们编织了一张“爱”的温床,上面孕育着希望与理想之“梦”!

  

责任编辑 笑笑眉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