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贴着许巍的温暖逃亡

作者: 三月薇凉  发表时间 2011-11-20 20:26:18 人气:
编辑按:
    他没有说什么,却什么**盗耍闾耍陀涤辛恕

    这是许巍的《爱》的MV里面的话,不是那么**呱睿膊皇悄敲吹闹卑祝皇俏蚁嘈琶恳桓鱿不缎砦〉娜耍Ω枚蓟崽氯ィ煜さ募谧啵源咨5纳簦簿驳模缤詈笠荒ㄏρ敉断碌奈屡

    是的,温暖,黄昏的温暖,不是如坐春风的那种,而是有乱鸦唱晚的那种温暖。

    听许巍的第一首歌,应该是在初三的时候吧,那时候田震的《执着》红遍了大江南北,我们的音乐老师教给了我们,可是我那时候不知道许巍,也不知道词曲的作者是许巍,只是隐隐地还记得,我们在那个昏黄的教室里,用哪种卡带的单放机放着《执着》,恍若隔世**芯酢

    在高二的时候,我买了一个CD机,那个时候,我开始听朴树、王菲还有许巍。我买了许巍的第二张专辑《那一年》,那是一个叫**野三关的小镇,那时候我不知道,他的这一张专辑是中国摇**史上最好的专辑,我也不知道许巍的故事。其实在那个时候,我也偶尔地听听张楚还有黑豹伍佰,以及窦唯的东西。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给摇**定义的,尽管我也觉得我是一个真正的摇**的爱好者,可是我只是知道,那是在20世纪五十年代的一天,应该是1954年的7月,在美国的艾尔维斯——普莱斯里走进“太阳”录音室起,这种音乐方式就诞生了,所以到现在来说,应该还只有半个多世纪,但是它的影响,我想只要有音乐的地方,就少不了这种音乐的形势吧。但**赜谝**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呢,是重金属,是咆哮,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其实这些都不能很好的定义,我以为,他就是一种对精神,对人生,还有对现实的关注。摇**史一团火,熊熊的烈火,它是可以燃烧灵魂的火焰,他是一种歇斯底里的叫喊,能够震撼你的每一根神经,他是一种燥**,能够掀起每一个人的前世今生,他也是一种花朵,上面堆满了人**还有一种叫**寂寞的东西。

    记得中国著名的摇**幕后工程师,录音师王昕**说他接触摇**这种形式,是在1971年,这是一个挺好玩儿的事情,因为那个年代,大家或多或少都知道中国正发生着什么。但是在我的印象中中国最早的摇**乐队应该是崔健他们,叫**“七合板”的,同时产生的还有一个好像是叫“不倒翁”(具体记不清了),但是真正的辉煌的时候,应该是在1994年红磡体育馆举行的演唱会上,在那个演唱会上,人们记住了魔岩三杰,记住了唐朝乐队。

    其实对于一个80后的人来说,这些应该还是比较陌生的,如果不喜欢的话,如果不是出于对吉他的爱好,出于对感觉的追寻,我想我也不会知道这些。可是现在当我想写点东西的时候,我不敢写崔健,尽管我也听过很多他的东西,可**赜谡飧鼋谈福沂翟诓恢涝趺此怠F涫翟谥泄脑缙冢乙晕负跛械囊**形式都具备了,精致的窦唯,咆哮的张楚,有点文化记录的何勇,还有重金属唐朝。我在很多的时候,听过他们,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对于专业的术语我不是那么的清楚,但是我还是想写点许巍与汪峰的东西,因为在很大的程度上,我以为许巍是窦唯的音乐的延伸,他延伸了他的唯美,而汪峰却是对崔健还有张楚的一种延伸,尽管张楚,崔健现在也还发专辑,可是他们**芯酰辽倮此担皇俏乙牧耍」芪乙蔡

    许巍是一个例外,但是他也在例内,因为他的东西毕竟还是摇**的东西,只是他的东西很温暖,他的一切都在温暖中表达,在这一点上来说,如果说张楚是一个躲在幕后的布道者的话,那么他是一个真正的诗人,一个摇**诗人。

    听他的东西,让我想起恩雅还有U2,他的声音不是那么的亮丽,但是却真正**艘恢挚樟榈**芯酰庵挚樟槭蔷讼蠢竦模拖袼凇队圃兜奶炜铡分斜硐值囊谎何业男某俗欧绨。杂纱┬忻蜗肜锇。页聊钠淼话。惺茏拍愕墓饷ⅲ庖豢痰哪玻灰蛭阍谛睦铮切┓衬绽醋裕惺焙虻某僖桑以矗诿CH撕@铮绱讼蛲哪悖匆恢痹谡饫铩

    在这里,没有了许巍的刺痛,没有了人生**猩耍裁挥泄嗟南蛲拖褚皇滋镌笆拖裢跷氏碌纳剿芄淮┩溉魏我桓鋈说牧榛辏袷侵蒙碛诎簿驳闹茏棺盘簦窒袷窃谟纳畹墓攀锾仙簿芄蝗媚愕男乃布涞某辆蚕吕矗愕男愕姆衬眨**嬷牛O碌闹皇且桓霭材楹偷哪恪

    这首歌收录于许巍的《每一刻都是崭新的》,但是说实话,这不是我最喜欢的专辑,我真正最喜欢的专辑,却是《那一年》,在说《那一年》之前,我先说说《在别处》吧。

    《在别处》是许巍的第一张专辑,这很自然的让我想到了寻找。我想到了1968年,兰**将这句话创造了出来,然后写到了巴黎大学的围墙上,后来米兰昆德拉将这句话弄得世人皆知。我以为是兰**揭示了人的宿命,然后米兰昆德拉把这个血淋淋的现实告诉了每一个人。在别处,生活在别处,是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样。

    那应该是许巍到了北京不久,然后也在寻找,寻找着属于自己的梦。《在别处》这张专辑,我喜欢很多**瑁颉妒鳌贰ⅰ端坊褂小肚嗄瘛贰ⅰ读教臁罚墒堑蔽蚁胨档氖焙颍业哪院@锔∠值娜词撬凇读教臁分姓庋牛

    还是飞不起来,依然需要等待,你就这样离开,带着所有伤害,秋天还是秋天,依然美丽凄凉,还是飘飘荡荡,依然充满幻想……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以内,我一直以为这首歌是出现在《那一年》里面的,可是当我后来仔细的斟酌之后,我才确定,他应该是出自《在别处》。我想在很多人低沉的时候,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应该会不由自主的掉下泪来,或者是有一种想掉泪的冲动。

    我记得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是我高考之后,我去南京的时候,在火车上听到的这首歌曲,而在这之前我听的却是《那一年》,当我听到这首歌曲的时候,我瞬间愣在了那里,就像是丢失了自己一样,那时候,总是觉得未来一定**饷⑺纳涞模欢ㄊ怯泻芏嗟钠诖模墒蔷褪遣恢涝谀抢铮褪欠刹黄鹄础H缓筇剿剑抑挥辛教欤惶煊美聪M惶煊美词氖焙颍沂焙蚋械搅艘恢掷浯┐塘宋业男睦铮宜坪醺械搅嗽诩啪驳奈缫估锾搅硕大锏纳簟?墒窃诤罄矗液苌僭偬馐赘枨耍蔽以谀暇┗丶业氖焙颍业秸庹抛氖焙颍颐看翁氖焙颍苁腔崽ァ

    《那一年》据说在当时是中国摇**史上最好的专辑,这个****,我不知道是不是准确,但是凭良心说,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专辑,尽管后来的专辑歌曲,我也都听,而且也有的**别的喜欢,比如像最近的《爱如少年》中的《故事》还有《爱》,在很大的程度上给了我很大的温暖,我在不高兴的时候,总是喜欢听他们,然后贴着许巍的温暖逃亡。

    “那一年,你正年轻,总觉得,明天会很美,那理想世界,就像一道光芒,在我心里,闪耀着,怎么就让这不停燃烧的心,就这样耗尽,消失在平庸里,你决定上路,离开这城市,离开你深爱多年的姑娘。”

    是啊,人都会有这样的一段时光,站在繁华的街上,找不到你该去的方向,站在繁华的街上,寻找曾拥有的力量,然而这些是我们说找到九能找到的吗?

    记得许巍在接受鲁豫采访的时候这样说,他说,他在最困难的时候,没有钱吃饭了,于是他找了一个本子,然后把他的朋友唐朝乐队的成员排在上面,到吃饭的时候了,他就挨家的去蹭饭吃。他说他曾经准备放弃音乐,因为他不知道等待着他的是什么,而他与女友也应该有个归宿了,于是他们一起回西安。在傍晚出来****的时候,在西安仓皇的城墙下,见到了一个人,在过道里摆了一个帽子对着过往的行人卖唱,而唱**枨渴撬摹K邓笔笨蘖耍恢涝趺椿厥拢约核档氖焙蛎挥锌蓿姨盘爬嵫垭柿恕N业亩呦炱鹚庋牛骸拔乙蜒峋胨行榛玫拿蜗耄幌敫阋恍┬孪实拇碳ぃ媚阃耸奔洌四阕约骸!

    许巍这样说过:“**歌手就要学会踏实,浮躁是写不出歌来的。包括我写《在别处》,别人都觉得我很忧郁,可是那只是一种表像,一种音乐的状态,大家之所以喜欢,是因为音乐会让他们沉静,我每次写歌都是那样的状态。”可是他不知道,他的这种状态影响了多少人,感动了多少人,激励了多少人。而我一直以为《那一年》正是记录了他这个时候的生活态度,还有人生的态度,那种细微的疼痛,怀疑还有反思,在他后面的作品中没有了,他后来的作品才真正的变得温暖了,才出现了《时光·漫步》,才会出现《悠远的天空》这样温暖的作品。

    《天鹅之旅》、《星空》还有《礼物》是《时光·漫步》中我最喜欢的作品。的确在这张专辑中,没有了他以前的那种忧郁的刺痛了,没有了低沉的声音了,他的作品出现了一个很大的转向,然而这样也使很多的人觉得许巍似乎不是许巍了,其实我以为这样评价他是不正确的,最简单的,我们喜欢一个女孩的话,她还是少女,但是是不是意味着她**了****之后,我们就不应该在去喜欢了。

    当然关于音乐的追求我不强调从一而终,但是我只是想说明这样的一个道理,那就是,他并没有没有因为他的生活状况的变化,而变得不再摇**了,事实上,在大陆地区来说,我以为要说真正有两个摇**音乐人的话,现在来说有广泛传唱度的人的话,只有他与汪峰,当然老一辈的也有啊,但是都是早期的作品了,我们真正耳熟能详的崔健的话,现在这一帮小孩的话,估计听过《一无所有》吧?这还是个问题。但是我相信许巍的东西是绝对听过的。

    许巍真正温暖的作品,我觉得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他歌颂爱情,唯美的爱情,他这样唱着:“我们在前世约定,一起穿行这世界,一生都不会停歇,永远向着那春天,迎着天边的夕阳,让我们一起在风中起舞……”我想当每一个人听到这样**枭氖焙颍叶蓟崃⒖潭园橄蛲桑蘼勰闶欠褚丫涤谢故鞘ァ5怯Ω枚蓟嵋鹉阕蠲篮玫幕匾浒伞D切┐涌嗄阎刑崃冻隼吹目砣萦肟切┟舾杏谛朔艿募で橛Ω糜涝吨皇粲谝桓瞿甏嬲Ω门惆槲颐堑幕故牵钗媸档模蛏系娜松挥姓庋拍芡瓜猿錾尤莸牧α浚皇锹穑

    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想起了张楚,那个像是刚刚翻新的泥土一样的孩子,那个从来不浓妆艳抹的,在台上是歌手,下台了别人都认不出他来的孩子,那个不**作,也不装腔作势的孩子,那个唱了《孤独的人是可耻的》,那个唱了《上帝保佑吃了饭的人们》,那个不知道因为一首《姐姐》引发了多少人的泪水的孩子,他在我们的面前消失了。

    那个风格独**有着民谣风格的他不在了,当然他可能是个思想家,可能是个布道者,但是他不是一个诗人。尽管他写过,蚂蚁有蝗虫的大腿,蜻蜓的眼睛,蝴蝶的翅膀,尽管他也为了自己心中的音乐出走,但是,他没有从容**杷躺械拿篮茫揖醯谜庥Ω檬撬鑫颐鞘酉叩囊桓黾匾脑颉5比徽獠蛔阋杂跋焖奈按螅侵辽俣杂诖蠖嗍死此担丫荒芤鹦睦淼墓裁恕

    记得当初听《蚂蚁》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事儿,我老是想到王菲,她这样唱着:“每只蚂蚁,都有眼睛鼻子,它美不美丽,偏差没有一毫厘,有何关系。每一个人,伤心了就哭泣,饿了就要吃,相差不过天地,有何刺激。有太多太多的魔力,太少道理,太多太多游戏,只是为了好奇。还有什么东西,值得歇斯底里,对什么东西,死心踏地……”

    我曾经看到有人说,摇**的鼻祖是毕加索,而且还分析了像尼采啊,德里达啊,还有马科夫斯基等人,都觉得在他们的东西中可以找到摇**的因子,或者说在他们的艺术与思想中可以找到摇**的因子。因为他们的思想中有太多的****的因素。如果这样看得话,那么,我觉得应该就可以追溯到康德了,他的思想不是在很大的程度上视一种****吗,其实人的每一个阶段的思想的发展,都或多或少的有一定的****的成分,所以我以为,这个是不足以说明的,尽管你也可以找出很多的东西来佐证你的东西,但是这样得出的结论是荒谬的,尽管摇**的出现的确是要一段时间的酝酿的,的确是需要艺术的熏陶的,可是真正引起这种音乐形式的,还是某一瞬间,某一个灵感的闪现,然后以一种有意识的形式呈现在人们的面前,这就有了摇**,就像崔健回忆他创作《一无所有》的时候一样,他只是为了赶场,并没有太多的要求,他不知道他会开启两个时代,一个是“西北风”的时代,一个是摇**。

    “阵阵晚风吹动着松涛,吹响这风铃声如天籁,站在这城市的寂静处,让一切喧嚣走远,只有青山藏在白云间,蝴蝶自由穿**谛募洌茨峭硐际⒖谔毂撸幸蝗合蛭鞴槟瘛泵康蔽姨健堵眯小返氖焙颍一嵯肫餟2,我觉得他们一样都会泛起涟漪,不同的是,U2的早期的作品却是黑色的涟漪,像《血腥星期日》、《因爱之名》、《银与金》等,这些都是现实的反应,都是与****或多或少的沾点边的,当然当他们被称作U2的时候,他们就于这些脱不了**系了,这个前后没有着一致风格的乐队,曲中透露着混杂与迷幻的气氛的乐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有乐评人这样说许巍,许巍这两个字,对于华语原创音乐的朋友来说,他是一个**殊的品牌,他用旋律祭奠过去,用淡定表白未来,歌声在肺腑与唇齿之间游走,凝结了对人生的敬畏,对音乐**卸鳌R灿腥怂担移诖砦〉淖髌罚肫渌凳瞧诖囊衾郑蝗缢凳瞧诖潘颐且恢稚畹**形颉K缘蔽以凇对诼飞稀吩俅翁健读教臁返氖焙颍俅翁健吨醋拧返氖焙颍抑溃诨匾涞氖焙颍谰筛颐浅氏殖鲆恢治屡吹拥奈屡飧稣娴氖敲扛鋈硕寄**到的吗?

    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瞬间沉默了。

    “我不顾一切的跋涉千里,只为再次见到你,你在我心里是温暖的家,有一些记忆在我心里,如今再次又想起,丛林开满最美丽的话,散落在春风里……”

    可是我真的能够**到吗?我不知道。我突然想起,我在九月份来师大的时候,我在火车上遇到了一个老乡,他也带了一**缓笪颐窃诨鸪瞪贤妫枚嗪枚嗟娜耍盼颐峭孀偶翘煳页诵砦〉摹独裎铩罚率瞪贤Ω咝说模罄矗幸桓鍪鄙械呐俗吡斯矗歉龌ㄖφ姓梗驹谀歉鲂值艿闹芪В咛盼颐峭婕甙芽谒碌搅宋颐堑呐员撸业笔辈恢涝趺戳耍裁椿耙裁挥兴担夷贸隽酥剑缓蟛亮耍矶搅死淅铮墒撬盍宋遥担阋晕闶鞘裁炊靼。憧床还呷ト砦园。星幕白苫。颐挥谢卮鹚仪崆岬卣玖似鹄矗谖冶嘲镎业搅宋业难ぃ业莞怂宜滴也皇鞘裁炊鳎揖褪且桓鲅隳兀克叻呷坏目醋盼遥馐庇幸桓瞿械陌阉吡恕N也恢赖笔蔽以趺戳耍胰衔一蚨嗷蛏俚挠械惴呤溃俏掖永床患邓祝飧鑫业呐笥讯际侵赖模墒俏业笔钡降自趺戳耍也恢馈N仪啡绷税萋穑炕故瞧渌氖裁炊鳎

    “求则得之,舍则失之。是求有益于得也,是求在我者也。求之有道,得之有命,是求无益于得也,是求之在外者也。”真的是这样吗?我不知道。

    许巍的《爱如少年》中,我最喜欢的是《家》、《故事》还有《爱》。这张汇集了华人最顶级音乐人心血的专辑,据说他是从100首歌中挑选出来的12首歌曲。“时间在世界中穿行,我们在故事中摆渡。”他在《故事》的MTV中这样说道,他说,故事里面永远都有爱,我以为这是最能打动我的句子,至于是不**饷鞯慕峋治也缓盟担钦庖恢倍际敲恳桓鋈讼蛲模系鄄桓颐牵撬谝衾种懈宋颐牵庋痪凸涣寺穑**墒撬趺从帜苡小赌淹囊惶臁纺兀空馐俏乙恢迸幻靼椎奈侍狻5比怀鲇谝衾郑乙彩羌不丁赌淹囊惶臁罚羌虻ザ峥斓募白啵萌讼肫鹪男T懊褚ィ坪跏呛镁貌患囊皇鬃髌妨耍堑蔽姨秸饫锏氖焙颍页脸恋啬压脸恋啬压

    关于许巍,他给了我太多太多的记忆,陪我走过了太多太多**咝耍褂懈猩耍哪且环荨洞空妗罚盼医幸淮斡忠淮蔚摹短於熘谩罚蘼凼窃凇赌且荒辍罚故窃谡狻读教臁罚辛怂揖醯谩睹恳豢潭际钦感碌摹罚辛怂腋械搅恕段屡罚对诼飞稀罚凇段宜寄畹某鞘小罚凇督褚埂罚凇赌淹囊惶臁罚诖掖叶摹端募尽罚凇短焓埂坊仨乃布洌巧系鄞透业摹独裎铩罚诤芏嗟氖焙颍姨潘奈屡油觥

    有些话语,我不说,太多的语言堆积在胸口,太多的语言,消失在胸口……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