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贴着许巍的温暖逃亡

作者: 三月薇凉  发表时间 2011-11-20 20:26:18 人气:
编辑按:
    他没有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了,你听见了,就拥有了。

    这是许巍的《爱》的MV里面的话,不是那么的高深,也不是那么的直白,只是我相信每一个喜欢许巍的人,应该都会听下去,熟悉的吉他节奏,略带沧桑的声音,安静的,如同最后一抹夕阳投下的温暖。

    是的,温暖,黄昏的温暖,不是如坐春风的那种,而是有乱鸦唱晚的那种温暖。

    听许巍的第一首歌,应该是在初三的时候吧,那时候田震的《执着》红遍了大江南北,我们的音乐老师教给了我们,可是我那时候不知道许巍,也不知道词曲的作者是许巍,只是隐隐地还记得,我们在那个昏黄的教室里,用哪种卡带的单放机放着《执着》,恍若隔世的感觉。

    在高二的时候,我买了一个CD机,那个时候,我开始听朴树、王菲还有许巍。我买了许巍的第二张专辑《那一年》,那是一个叫做野三关的小镇,那时候我不知道,他的这一张专辑是中国摇滚史上最好的专辑,我也不知道许巍的故事。其实在那个时候,我也偶尔地听听张楚还有黑豹伍佰,以及窦唯的东西。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给摇滚定义的,尽管我也觉得我是一个真正的摇滚的爱好者,可是我只是知道,那是在20世纪五十年代的一天,应该是1954年的7月,在美国的艾尔维斯——普莱斯里走进“太阳”录音室起,这种音乐方式就诞生了,所以到现在来说,应该还只有半个多世纪,但是它的影响,我想只要有音乐的地方,就少不了这种音乐的形势吧。但是关于摇滚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呢,是重金属,是咆哮,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其实这些都不能很好的定义,我以为,他就是一种对精神,对人生,还有对现实的关注。摇滚史一团火,熊熊的烈火,它是可以燃烧灵魂的火焰,他是一种歇斯底里的叫喊,能够震撼你的每一根神经,他是一种燥波,能够掀起每一个人的前世今生,他也是一种花朵,上面堆满了人性还有一种叫做寂寞的东西。

    记得中国著名的摇滚幕后工程师,录音师王昕波说他接触摇滚这种形式,是在1971年,这是一个挺好玩儿的事情,因为那个年代,大家或多或少都知道中国正发生着什么。但是在我的印象中中国最早的摇滚乐队应该是崔健他们,叫做“七合板”的,同时产生的还有一个好像是叫“不倒翁”(具体记不清了),但是真正的辉煌的时候,应该是在1994年红磡体育馆举行的演唱会上,在那个演唱会上,人们记住了魔岩三杰,记住了唐朝乐队。

    其实对于一个80后的人来说,这些应该还是比较陌生的,如果不喜欢的话,如果不是出于对吉他的爱好,出于对感觉的追寻,我想我也不会知道这些。可是现在当我想写点东西的时候,我不敢写崔健,尽管我也听过很多他的东西,可是关于这个教父,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说。其实在中国的早期,我以为几乎所有的摇滚形式都具备了,精致的窦唯,咆哮的张楚,有点文化记录的何勇,还有重金属唐朝。我在很多的时候,听过他们,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对于专业的术语我不是那么的清楚,但是我还是想写点许巍与汪峰的东西,因为在很大的程度上,我以为许巍是窦唯的音乐的延伸,他延伸了他的唯美,而汪峰却是对崔健还有张楚的一种延伸,尽管张楚,崔健现在也还发专辑,可是他们的感觉,至少来说,不是我要的了,尽管我也听。

    许巍是一个例外,但是他也在例内,因为他的东西毕竟还是摇滚的东西,只是他的东西很温暖,他的一切都在温暖中表达,在这一点上来说,如果说张楚是一个躲在幕后的布道者的话,那么他是一个真正的诗人,一个摇滚诗人。

    听他的东西,让我想起恩雅还有U2,他的声音不是那么的亮丽,但是却真正的给人一种空灵的感觉,而这种空灵是经过了洗礼的,就像他在《悠远的天空》中表现的一样:我的心乘着风啊,自由穿行梦想里啊,我沉默的祈祷啊,感受着你的光芒,这一刻的宁静,只因为你在心里,那些烦恼来自,有时候的迟疑,我曾经漂泊,在茫茫人海里,如此向往的你,却一直在这里……

    在这里,没有了许巍的刺痛,没有了人生的感伤,也没有过多的向往,就像一首田园诗,就像王维笔下的山水画,能够穿透任何一个人的灵魂,像是置身于安静的周庄晒着太阳,又像是在幽深的古诗里听老僧讲经,能够让你的心瞬间的沉静下来,你的喧嚣,你的烦恼,都随之而逝,剩下的只是一个安宁祥和的你。

    这首歌收录于许巍的《每一刻都是崭新的》,但是说实话,这不是我最喜欢的专辑,我真正最喜欢的专辑,却是《那一年》,在说《那一年》之前,我先说说《在别处》吧。

    《在别处》是许巍的第一张专辑,这很自然的让我想到了寻找。我想到了1968年,兰波将这句话创造了出来,然后写到了巴黎大学的围墙上,后来米兰昆德拉将这句话弄得世人皆知。我以为是兰波揭示了人的宿命,然后米兰昆德拉把这个血淋淋的现实告诉了每一个人。在别处,生活在别处,是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样。

    那应该是许巍到了北京不久,然后也在寻找,寻找着属于自己的梦。《在别处》这张专辑,我喜欢很多的歌,向《树》、《水妖》还有《青鸟》、《两天》,可是当我想说的时候,我的脑海里浮现的却是他在《两天》中这样唱着:

    还是飞不起来,依然需要等待,你就这样离开,带着所有伤害,秋天还是秋天,依然美丽凄凉,还是飘飘荡荡,依然充满幻想……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以内,我一直以为这首歌是出现在《那一年》里面的,可是当我后来仔细的斟酌之后,我才确定,他应该是出自《在别处》。我想在很多人低沉的时候,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应该会不由自主的掉下泪来,或者是有一种想掉泪的冲动。

    我记得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是我高考之后,我去南京的时候,在火车上听到的这首歌曲,而在这之前我听的却是《那一年》,当我听到这首歌曲的时候,我瞬间愣在了那里,就像是丢失了自己一样,那时候,总是觉得未来一定是光芒四射的,一定是有很多的期待的,可是就是不知道在那里,就是飞不起来。然后听到他唱到,我只有两天,一天用来希望,一天用来失望的时候,我时候感到了一种冷穿刺了我的心里,我似乎感到了在寂静的午夜里听到了洞箫的声音。可是在后来,我很少再听这首歌曲了,当我在南京回家的时候,找到这张专辑的时候,我每次听的时候,总是会跳过去。

    《那一年》据说在当时是中国摇滚史上最好的专辑,这个定位,我不知道是不是准确,但是凭良心说,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专辑,尽管后来的专辑歌曲,我也都听,而且也有的特别的喜欢,比如像最近的《爱如少年》中的《故事》还有《爱》,在很大的程度上给了我很大的温暖,我在不高兴的时候,总是喜欢听他们,然后贴着许巍的温暖逃亡。

    “那一年,你正年轻,总觉得,明天会很美,那理想世界,就像一道光芒,在我心里,闪耀着,怎么就让这不停燃烧的心,就这样耗尽,消失在平庸里,你决定上路,离开这城市,离开你深爱多年的姑娘。”

    是啊,人都会有这样的一段时光,站在繁华的街上,找不到你该去的方向,站在繁华的街上,寻找曾拥有的力量,然而这些是我们说找到九能找到的吗?

    记得许巍在接受鲁豫采访的时候这样说,他说,他在最困难的时候,没有钱吃饭了,于是他找了一个本子,然后把他的朋友唐朝乐队的成员排在上面,到吃饭的时候了,他就挨家的去蹭饭吃。他说他曾经准备放弃音乐,因为他不知道等待着他的是什么,而他与女友也应该有个归宿了,于是他们一起回西安。在傍晚出来散步的时候,在西安仓皇的城墙下,见到了一个人,在过道里摆了一个帽子对着过往的行人卖唱,而唱的歌曲,全部是他的。他说他当时哭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自己说的时候没有哭,我听着听着泪眼朦胧了。我的耳边响起他这样唱着:“我已厌倦所有虚幻的梦想,只想给你一些新鲜的刺激,让你忘了时间,忘了你自己。”

    许巍这样说过:“做歌手就要学会踏实,浮躁是写不出歌来的。包括我写《在别处》,别人都觉得我很忧郁,可是那只是一种表像,一种音乐的状态,大家之所以喜欢,是因为音乐会让他们沉静,我每次写歌都是那样的状态。”可是他不知道,他的这种状态影响了多少人,感动了多少人,激励了多少人。而我一直以为《那一年》正是记录了他这个时候的生活态度,还有人生的态度,那种细微的疼痛,怀疑还有反思,在他后面的作品中没有了,他后来的作品才真正的变得温暖了,才出现了《时光·漫步》,才会出现《悠远的天空》这样温暖的作品。

    《天鹅之旅》、《星空》还有《礼物》是《时光·漫步》中我最喜欢的作品。的确在这张专辑中,没有了他以前的那种忧郁的刺痛了,没有了低沉的声音了,他的作品出现了一个很大的转向,然而这样也使很多的人觉得许巍似乎不是许巍了,其实我以为这样评价他是不正确的,最简单的,我们喜欢一个女孩的话,她还是少女,但是是不是意味着她做了妈妈之后,我们就不应该在去喜欢了。

    当然关于音乐的追求我不强调从一而终,但是我只是想说明这样的一个道理,那就是,他并没有没有因为他的生活状况的变化,而变得不再摇滚了,事实上,在大陆地区来说,我以为要说真正有两个摇滚音乐人的话,现在来说有广泛传唱度的人的话,只有他与汪峰,当然老一辈的也有啊,但是都是早期的作品了,我们真正耳熟能详的崔健的话,现在这一帮小孩的话,估计听过《一无所有》吧?这还是个问题。但是我相信许巍的东西是绝对听过的。

    许巍真正温暖的作品,我觉得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他歌颂爱情,唯美的爱情,他这样唱着:“我们在前世约定,一起穿行这世界,一生都不会停歇,永远向着那春天,迎着天边的夕阳,让我们一起在风中起舞……”我想当每一个人听到这样的歌声的时候,我都会立刻对爱情向往吧,无论你是否已经拥有还是失去。但是应该都会引起你最美好的回忆吧。那些从苦难中提炼出来的宽容与开阔,那些敏感于兴奋的激情应该永远只属于一个年代,而真正应该陪伴我们的还是,最为真实的,积极向上的人生,只有这样才能凸显出生命从容的力量,不是吗?

    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想起了张楚,那个像是刚刚翻新的泥土一样的孩子,那个从来不浓妆艳抹的,在台上是歌手,下台了别人都认不出他来的孩子,那个不做作,也不装腔作势的孩子,那个唱了《孤独的人是可耻的》,那个唱了《上帝保佑吃了饭的人们》,那个不知道因为一首《姐姐》引发了多少人的泪水的孩子,他在我们的面前消失了。

    那个风格独特有着民谣风格的他不在了,当然他可能是个思想家,可能是个布道者,但是他不是一个诗人。尽管他写过,蚂蚁有蝗虫的大腿,蜻蜓的眼睛,蝴蝶的翅膀,尽管他也为了自己心中的音乐出走,但是,他没有从容的歌颂生命中的美好,我觉得这应该是他淡出我们视线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当然这不足以影响他的伟大,但是至少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已经不能引起心理的共鸣了。

    记得当初听《蚂蚁》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事儿,我老是想到王菲,她这样唱着:“每只蚂蚁,都有眼睛鼻子,它美不美丽,偏差没有一毫厘,有何关系。每一个人,伤心了就哭泣,饿了就要吃,相差不过天地,有何刺激。有太多太多的魔力,太少道理,太多太多游戏,只是为了好奇。还有什么东西,值得歇斯底里,对什么东西,死心踏地……”

    我曾经看到有人说,摇滚的鼻祖是毕加索,而且还分析了像尼采啊,德里达啊,还有马科夫斯基等人,都觉得在他们的东西中可以找到摇滚的因子,或者说在他们的艺术与思想中可以找到摇滚的因子。因为他们的思想中有太多的颠覆的因素。如果这样看得话,那么,我觉得应该就可以追溯到康德了,他的思想不是在很大的程度上视一种颠覆吗,其实人的每一个阶段的思想的发展,都或多或少的有一定的颠覆的成分,所以我以为,这个是不足以说明的,尽管你也可以找出很多的东西来佐证你的东西,但是这样得出的结论是荒谬的,尽管摇滚的出现的确是要一段时间的酝酿的,的确是需要艺术的熏陶的,可是真正引起这种音乐形式的,还是某一瞬间,某一个灵感的闪现,然后以一种有意识的形式呈现在人们的面前,这就有了摇滚,就像崔健回忆他创作《一无所有》的时候一样,他只是为了赶场,并没有太多的要求,他不知道他会开启两个时代,一个是“西北风”的时代,一个是摇滚。

    “阵阵晚风吹动着松涛,吹响这风铃声如天籁,站在这城市的寂静处,让一切喧嚣走远,只有青山藏在白云间,蝴蝶自由穿行在心间,看那晚霞盛开在天边,有一群向西归鸟……”每当我听到《旅行》的时候,我会想起U2,我觉得他们一样都会泛起涟漪,不同的是,U2的早期的作品却是黑色的涟漪,像《血腥星期日》、《因爱之名》、《银与金》等,这些都是现实的反应,都是与政治或多或少的沾点边的,当然当他们被称作U2的时候,他们就于这些脱不了干系了,这个前后没有着一致风格的乐队,曲中透露着混杂与迷幻的气氛的乐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有乐评人这样说许巍,许巍这两个字,对于华语原创音乐的朋友来说,他是一个特殊的品牌,他用旋律祭奠过去,用淡定表白未来,歌声在肺腑与唇齿之间游走,凝结了对人生的敬畏,对音乐的感恩。也有人说,我期待许巍的作品,与其说是期待他的音乐,不如说是期待着他给我们一种生活的感悟。所以当我在《在路上》再次听到《两天》的时候,再次听到《执着》的时候,我知道,他在回忆的时候,依旧给我们呈现出一种温暖,经过洗涤的温暖,而这个真的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吗?

    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我瞬间沉默了。

    “我不顾一切的跋涉千里,只为再次见到你,你在我心里是温暖的家,有一些记忆在我心里,如今再次又想起,丛林开满最美丽的话,散落在春风里……”

    可是我真的能够做到吗?我不知道。我突然想起,我在九月份来师大的时候,我在火车上遇到了一个老乡,他也带了一把吉他,然后我们在火车上玩,好多好多的人,听着我们玩着吉他,那天我唱了许巍的《礼物》,事实上挺高兴的,后来,有一个时尚的女人走了过来,那个花枝招展,她站在那个兄弟的周围,边听着我们玩吉他,边把口水吐到了我们的旁边,我当时不知道怎么了,什么话也没有说,我拿出了纸,然后擦了,转身丢到了垃圾箱里,可是她骂了我,她说,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啊,你看不惯去软卧啊,有钱的话坐飞机啊,我没有回答他,我轻轻地站了起来,在我背包里找到了我的学生证,我递给了她,我说我不是什么东西,我就是一个学生,你呢?她愤愤然的看着我,这时有一个男的把她拉走了。我不知道当时我怎么了,我认为我或多或少的有点愤世,但是我从来不嫉俗,这个我的朋友都是知道的,可是我当时到底怎么了,我不知道。我欠缺了包容吗?还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求则得之,舍则失之。是求有益于得也,是求在我者也。求之有道,得之有命,是求无益于得也,是求之在外者也。”真的是这样吗?我不知道。

    许巍的《爱如少年》中,我最喜欢的是《家》、《故事》还有《爱》。这张汇集了华人最顶级音乐人心血的专辑,据说他是从100首歌中挑选出来的12首歌曲。“时间在世界中穿行,我们在故事中摆渡。”他在《故事》的MTV中这样说道,他说,故事里面永远都有爱,我以为这是最能打动我的句子,至于是不是光明的结局我不好说,但是这一直都是每一个人向往的,上帝不给我们,但是他在音乐中给了我们,这样不就够了吗?可是他怎么又能有《难忘的一天》呢?这是我一直弄不明白的问题。当然出于音乐,我也是极为喜欢《难忘的一天》,那简单而轻快的吉他前奏,让人想起曾经的校园民谣,似乎是好久不见的一首作品了,但是当我听到这里的时候,我沉沉地难过,沉沉地难过。

    关于许巍,他给了我太多太多的记忆,陪我走过了太多太多的高兴,还有感伤,他的那一份《纯真》,带着我进行一次又一次的《天鹅之旅》,无论是在《那一年》,还是在这《两天》,有了他,我觉得《每一刻都是崭新的》,有了他,我感到了《温暖》,《在路上》,在《我思念的城市》,在《今夜》,在《难忘的一天》,在匆匆而过的《四季》,在《天使》回眸的瞬间,他是上帝赐给我的《礼物》,在很多的时候,我贴着他的温暖逃亡。

    有些话语,我不说,太多的语言堆积在胸口,太多的语言,消失在胸口……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