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十与八

作者: 三月薇凉  发表时间 2012-04-19 22:16:16 人气:
编辑按:
    苏格拉底在临死之前,与斐多等人讨论了一系列生老病死与灵魂是否存在的问题,这些对话后来被他的学生柏拉****砹顺隼矗饩褪恰鹅扯唷罚谡饫镉幸桓龊猛娑氖露崭窭祝仕拿湃耍裁词劝硕啵拿湃烁嫠咚蛭扔诎思佣?墒前思由隙偷扔谑耍庥氚擞惺裁垂叵担训谰褪且蛭穑**墒嵌膊槐仁喟。空馐呛芫靡郧熬捅蝗寺壑す氖露墒墙裉炀尤挥殖鱿至艘淮危胂耄挥形幕嗫膳掳 

    其实关于知识分子**埽丫皇且淮瘟酱瘟耍庵种室稍谖业挠∠笾校坪跏撬孀盼业某沙ぞ鸵恢贝嬖谧诺模比换蛐硪哺纭

    让我第一次感到震惊的是,我最为喜欢的作家之一,余杰在千禧之年开始不久也卷入到了这样的案件之中,那就是《余秋雨你为什么不忏悔》中的相关观点,被重庆作家张育仁指责抄袭了他的大作《灵魂拷问链条的一个重要缺环》一文。

    关于这件事儿,我记得不怎么大清楚了,这好像还关系到《四川文学》杂志什么的,总之后来好像余杰也出来阐述了,不过这两篇文章中的雷同的地方的确很多,所以这事儿我也不好多说。

    其实我喜欢余杰,只是因为他敢于说话,因为我从高中的时候就接触到了他,所以我觉得,他是第一个让我真正开始自己思考的作家。曾经看到过一篇文章,说1998年出来的几个作家,比如孔庆东、摩罗、王彬彬、还有余杰,这三个人没有什么大的能耐,唯一有的能耐,就是抓住人拍板儿砖。其实这话,也对,也不对,对的话,是他们的确是从自己的角度,从思想的的角度批评了很多的人,不对的是这个作家,很显然只是看到了一时之间的气势,被吓住了,其实还真的没有几个人能够拍下去,最为典型的比如孔庆东。

    1998年还出现了一个人物,而这个就是80后的作家,韩寒。其实关于韩寒有太多的定义了,早先的时候,我喜欢他的作品,现在我喜欢他的为人。因为在大陆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掐指算来算去也就那么几个,而由于比如像余杰过于的激进,以致于国家一有两会或者重大的事件,都会有断**,断通信的待遇,而且出入也都有国家****的陪伴,所以他不能说话了,到去年,好像是去了美国。

    昨晚在优酷**,看到了一档《老梁观世界》的节目,《韩寒遭遇生化危机》,看完老梁之后,心里久久的不能平静。总想说一点什么,可是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盲目的追星,或许有这方面的情节吧,如果一辈子总要有几个人作为榜样的话,也许他真的可以是一个,至少他除了**好自己的事儿之外,偶尔的说几句关于现实的无关痛痒的反思。

    我们民族本来就是极为的有趣的一个民族,首先是希望有个好的君主,没有一个好的君主的话,有个好的官员也不错,这也没有的话,有个侠客也行,我觉得他,大概在我的心中充当了这样的角色。有的时候不敢面对自己的这种情绪,因为觉得这个是大多数人的心里,作为也算一个度过几本书的人,还有这样的心理或多或少的有点那什么,可是仔细究其原因,或许也是这方面的心里作祟,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是这样吧。袁腾飞说过,中国这块土地上,出不了****,只能出刘邦这样的人物,所以我们民族人数最多的被称为汉族,所以没有万岁是活不下去的。尽管我是个少数民族,可是自改土归流,在请江边唱歌找对象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这些东西被抹杀了,它成为了遥远的记忆,土家女儿会能够找回来吗?借用韩寒作品中的一句话,一个人在粪坑旁边呆久了,会染上粪臭,把这个道理延伸下去,在书边呆久了会染上书香,我想,我也大概受到了这方面的熏陶。

    其实关于韩寒遭遇的事情,真的不好怎么说,因为现在还没有定论,这是事实。但是这里的意义就像大多数人说的一样,它首开了言论自由与法律之间的一个界限的问题,可能会成为一个经典的案例。易中天曾经在博客中写过这样的一篇文章《兔子怎么证明自己不是骆驼》,中间有个好玩儿的故事,说人们抓骆驼订掌,兔子听见了拔腿便跑,遇到了狼,狼问,不是抓骆驼吗?你跑什么。兔子说,要是把我也抓去订了掌,那么我怎么证明自己不是骆驼啊?

    这个小笑话说明了一个问题,兔子的担心是多余的,可是这样的事儿,如果真正的出现了,真的就那么好证明吗?想想,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儿,因为当订了掌之后,那么就会出现这样的一个概念,订掌了的都是骆驼,那么你不是骆驼为什么要订掌呢?这是如果被订掌后的兔子所遇到的问题。

    之所以韩寒遭遇了这件事儿之后,支持他的很多的人都是作家,是因为他们担心,如果韩寒被订掌之后(姑且认为韩寒是冤枉),他们自己也有被订掌的可能。那么该如何去证明自己呢?因为从方舟子这种证据来说,这样的证据实在是太好找了。

    如果说方舟子这次****了韩寒,那么他必定会成为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至少会被中国文化是大大的记上一笔,会给国人多一只智慧的眼睛。不过就目前的证据来看,总是不那么的有说服力,因为他采取的逻辑是科学实证的方法分析文本,这个是较为有趣的,在文本的研究中当然也可以用,不然的话,那么多的红学家大概也就没有饭吃了,但是问题有所不同的是,韩寒健在,那么这个逻辑是不怎么能够行得通的。因为他可以出来阐述自己的观点,况且也没有那个红学家说,《红楼梦》不是曹雪芹写的。可是方舟子通过这样的逻辑却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为什么呢?方舟子不懂得屠龙之术么?

    易中天呼吁不要再设道德的法庭,我也由衷的相信方舟子的人品,可是他还是这样说了,为什么呢?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他享受****别人的****,可是自己不懂屠龙之术,所以进错了场合。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三重门》中,有到周庄的描写,而韩寒的作品中道路颠簸不堪,可是他考证了,在1999年应该就是硬化道了不存在这样的事儿。这个就显然不合情理。其实这样的事儿不仅出现在方舟子的身上,如果关心这方面的素材的话,其实很多很多这样的例子,比如陈东林对于金庸的作品的文学批评就是这样。如果把这个逻辑延伸下去,得到的结论是荒谬的。

    我现在在桂林,我一个哥们儿前段时间去了长春考试。如果他回来告诉我,说他在长春见到了洪金宝,或者是其他的人。我查了一下,发现,的确他在长春,可是洪金宝没有去过。所以他们的见面是不可能的,因此我可以说他撒谎,但问题的关键是,我不能说这个谎不是他撒的,而很显然,方舟子犯的错误就是这样。这是最为直白的例子,我相信每一个人都能够想明白,可是为什么想不明白呢?为了出名,比如染香。还有韩寒树敌太多,这也是一个方面,不过我觉得这没有什么,如果真的是真金的话,还怕火么?

    “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这句话出自康德的《实践理**批判》最后一章,刻在康德的墓碑上。在大学第一个把教育学作为一门学科来教授的人,应该就是他,他可以说是教育学老师的祖师爷。我相信在中国研**档碌慕逃У娜耍蟾乓膊环ζ淙耍墒钦嬲脑擞玫哪兀咳绻衅湟坏幕埃蚁胫泄慕逃膊恢劣谡庋伞6杂诮逃蚁胧遣皇且灿Ω冒ň裼爰际趿礁龇矫娴拇校绻牵颐堑木翊**谀抢铮髁鞯募壑倒郏咳绻街圩右恢笔鞘艿恼庋慕逃敲吹贸稣庋慕崧鄄黄婀郑墒腔拐娴墓至耍

    方舟子居然曾经是语文状元,他不知道想想和联想吗?额,这个让我头疼?而且更为觉得好玩儿的是,他也是出国留学这么多年的人。当然,他打假的办法,也是以实证方法为主的,这门发源于杜威的学说,在中国很是红火了一段时间,这得自于胡适的大力的提倡,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只是他的进一步求证呢?

    如果他得出了韩寒代笔的结论,得出了韩寒有团队运作的结论,如果小心求证的话,我想接下来应该要**的事儿,应该是这样,第一搜索可能的人选,并进行一一的筛选,确立可能的人,然后搜求证据,这个是不是在**呢,我们不得而知,我希望是吧。至于团队就更简单了,他只要在**上公布一下办公的地点,我相信,就是韩寒的读者都把这里的一切公布出来了,可是目前没有,我不知道是不是意味着真就没有这样的一个团队,或者说是一个代笔的人的存在。

    其实,检索一下方舟子的证据,真的觉得挺好玩儿的,韩寒的手稿现在已经**成了《光明与磊落》出版了,而他的家书什么的也公布了,你说这些**不住,可以啊,**司法鉴定啊,笔迹还有年代的鉴定啊,你说是他抄的,可以啊,你把他抄的原稿拿出来啊,你说他毁了,可以啊,谁看到了?你不能说你不知道吧!

    当然,事情还没有最后的尘埃落定,我在这路衷心的期望方舟子,能够拿出有力的证据来,将韩寒彻底的****,让我们在见识一下他那双智慧的双眼。当然,如果他不能拿出证据来,我也相信,他会在法律的约束下,为他的逻辑买单的。

    悉尼•胡克在《含糊的历史》中说:“原因的原因,就不是原因。”就像二不是八比十多的原因一样。只要我们不二。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