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简析《金大班的最后****》

作者: 还是文雨  发表时间 2012-05-06 11:08:45 人气:
编辑按:
    短篇小说《金大班的最后****》出自白先勇的《台北人》,描述了夜巴黎舞厅领队金兆丽在嫁给橡胶厂老板陈发荣前最后****的舞女生活。短短的“最后****”,展现了金兆丽在红尘中**打二十年的辛酸与无奈;而小小的夜巴黎,却折射出当时台湾社会存在的种种道德沦丧、物欲横流的现象。

    具体生动的人物形象

    在人物形象塑造方面,作者成功地塑造了众多的人物形象。在本篇中,有纺织厂董事长、橡胶厂老板、经理、知识分子,也有小职员、舞女等等,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独******。对于人物形象的刻画,或一笔带过,或贯穿整篇重点描摹。文中金兆丽的形象刻画贯穿整篇,是作者重点刻画的一个人物。

    金兆丽是一个外冷内热、口粗心善的人。文章开始,就使得这“最后****”显得不太平静。当夜巴黎童经理向金大班抱怨她们饭吃太久,客人没人招呼陪舞时,金大班笑盈盈**枇嘶卮穑坏杂谕淼募绦г梗仁撬菩Ψ切Φ乃档溃骸巴缶恚阏庖宦峥鸹笆嵌フ嫠档哪兀故悄种妫羰悄种媪耍惆樟耍羰侨险嫫鹄矗裉煲雇砦业挂湍惆颜獗收矢闼悖忝且拱屠杌挂**生意吗?"接着打鼻子眼里冷笑了一声,对童经理就是一番义正严词地教训。对童经理先礼后兵、严而有度,使得自己对童得怀的不满和鄙视得以发泄;同时,也使得两人能够“和平共处”。开场中金大班和童经理的对白充分表现了金兆丽其人泼辣的**格**征。

    当金大班得知朱凤为了一个在台湾大学念书的香港侨生怀孕,并且侨生已经回香港去了,金大班依旧泼辣心狠地责备她,甚至**着她要把腹里的东西打掉。从朱凤和金大班的对话也可发现金大班用词的粗俗,而且直言不讳,甚至她的动作也处处显露其泼辣**格。“金大班冷笑了一下,把个粉扑往台上猛一砸”、“金大班霍然立了起来,走到朱凤身边,狠狠啐了一口”、“金大班凑近了朱凤的耳根子喝问道”、“金大班这下再也耐不住了,她一手扳起了朱凤的下巴,一手便戳到了她眉心上”。这些动作表现都具体生动地展现出金大班粗俗泼辣******征。

    同时,金大班的善良与爱心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风月场里完全消失。当朱凤刚到夜巴黎,“穿上高跟鞋,像踩高跷似的.不到一个礼拜,便把客人得罪了”,面临被童经理赶出去的时候,金大班截了下来,并把舞场里的十八班舞艺都传授给了她。展现了外表泼辣的金兆丽对弱者有着一颗同情怜悯之心。而当她得知朱凤怀上了香港侨生的骨肉之后,虽然对朱凤痛骂一通,但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当她看到朱凤死命的用双手护着自己肚子的时候,她的思绪回到了以前,想到了自己的经历,不禁对朱凤产生了怜悯之情,于是她把自己右手无名**弦恢灰豢死氲幕鹩痛笞杲湫读讼吕矗赖搅酥旆锘忱铮爸档梦灏倜澜穑荒愫湍愣亲永锬歉鲂∧踔止鲆荒臧朐亓耍讼吕矗阋膊槐鼗氐秸飧龅胤嚼矗饪诜梗皇悄愠缘南碌摹!弊钪眨≡窳苏戎旆铮幌M旆锖退傥脑庥觥K纳坪桶谒灾旆锷砩希玫搅顺浞痔逑帧

    对“昔日显赫”的依恋

    本篇整体上有种淡淡**猩松剩谷硕梁笥幸恢值谋怪小N恼赂湛季吞岬健鞍倮置爬锬羌洳匏慌卤纫拱屠璧奈璩鼗箍沓ㄐ┠亍保ü虾5陌倮置藕吞ū钡囊拱屠柚涞谋冉希故靖颐且恢质贝浠⒎被辉俚穆洳睿还ビ虢袢盏谋冉希梦颐怯幸恢质涓小=鹫桌龆缘蹦臧倮置欧被幕匾洌允境隽怂怨ド畹牧袅怠M保闹幸捕越鹫桌龉ハ衷诘娜菝步辛嗣枋觯故境隽恕拔羧障院铡币讶ィ樟羯烁杏氡尽=鹫桌瞿昵崾倍晕蠢吹陌槁戮粝秆。诎倮置啪芫嗣奚创笸跖私鹑伲彼暝萝筌郏啻翰辉伲荒**着美容来装饰自己:这个把月来,在宜香美容院就不知花了多少冤枉钱.拉面皮,扯眉毛--脸上就没剩下一块肉没受过罪。充分地展现了曾经风华绝代、艳倾一方的金大班,当青春已经离她远去的时候,自己内心的痛苦悲凉以及对青春年华美好时光的深深眷恋。使人也为文中人物的没落而感到悲叹。

    金兆丽在绚丽而有昏暗的舞池里度过了二十年,度过了女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如花般的青春就这样凋谢了。她的身边不缺人,她的房间里也不缺人,但是她的心里却是一片荒芜。最后,她选择了把自己廉价的“卖”出去,因为她已经四十岁了,她已经不再年轻,她再也等不起了。这让我们也不禁为她而感伤,伤感青春不再,昔日的“显赫”不再。

    叙述视角的合理运用

    本文开头以全知全能的视点来进行必要的场景、人物关系的交代,随后则转换为主人公的单一视点来深入其内心的意识流动。透过隐含作者和小说人物交替地进行叙述,混融其中,能取长补短,达到充分发挥两种视角优点的效果。小说开篇就把地点定在“台北市的闹区西门町一带” ,并且已是“华灯四起的时分” ;再把镜头缩小到其中一间“舞厅夜巴黎的楼梯上”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由“一阵杂沓**吒 引出小说的主角舞女金大班。小说迅速地过渡到金大班这位核心人物身上,以其为叙述焦点,在外在的全知视点与内在**鋈艘馐读鞫渥杂山惶妫鸾ゴ稣飧鼍昊冻〔陨1浠谩⑷饲槔渑墓适隆P鹗鍪咏堑牡某晒υ擞茫沟梦恼履芄桓萸榻诘男胍欢侠椿赜谙质涤牖匾渲小⒐ビ胂衷谥洹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