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沧浪之水

作者: 三月薇凉  发表时间 2012-06-23 21:04:31 人气:
编辑按:
    沧浪之水兮,可以濯我足。

    你出现在那个久远的年代,而我在这里,我们是不同的时间点上开出的两朵花,我知道,我是肯定不会照到你了,可是你的光芒却总是照进我的世界。尽管我不能过多的知道你,我只能透过文字的这面镜子来感觉你,感觉你的光辉的气息,而你是我的视野中,我认为的第一个痴人。

    那应该是很久的一个春天,你漫步在汨罗江边,你不久前才来到这里,你的政敌,公子兰的阴谋终于败露,终于以惨败的结局收场,你从溆浦来到了离京城很近的汨罗江边。我想在这里,你感到了春的气息,你闻到了弥漫在风中的杜鹃花的气息,你感到了温暖,你知道,你的春天也要来临了,你将会在回到郢,回去服务于你的人民。可是就在这个希望刚刚开始的时候,你听到了一个可怕的消息,郢诚陷落,你的心一下子乱了,你的希望一下子破灭了。

    我想,你在汨罗江边,徘徊了很久,那些打渔的人,还有穿着褴褛的孩子,围着你,你就像一个疯子一样的,奔走在这里,然后,你把自己丢进了这里。你喃喃地唱着:“沧浪之水兮,可以濯我足。”可是我想,你不知道,就是你这轻轻地一跃,你跃进了每个中国读书人的心里,你跃进了有良心的中国人的心灵的深处,融进了血液,它们会在每一个有良心的中国读书人的心里奔走,而你一直不知道,在你写“长叹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坚”的时候,你的悲剧就已经注定了。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这是多年以后,一个流落江湖的诗人白居易在《琵琶行》中的喟叹,他所描述的仅仅是他一个读书人的遭遇吗?不是,而是整个中华民族的有良心的读书人的遭遇,知识分子其实在很大的程度上的遭遇,就是**女的遭遇,只不过**女卖的是身,而知识分子卖的是灵魂,学成文武艺,卖入帝王家,这是每一个有理想的人必经的道路,只是有的入乡随俗,有的却始终保持一份自己的心灵,而保持自己心灵的,你是第一个。

    那年你正值弱冠,你在自己的冠词中这样写道:“秉德无私,参天地兮。愿岁并谢,与长友兮,淑离不淫,梗其有理兮。年岁虽少,可师长兮。行比伯夷,置以为像兮。”你在自己的冠词《橘颂》中这样写道,那时的你才华横溢,你已经得到了大多数师长的认可,你成为了一个了不起的新星,你被选中作为太子槐的老师,而你更是将自己的人生目标在这里面展露无遗,你的偶像就是伯夷,你要**这样的人。

    那时的楚国,是极有可能统一天下的两个国家之一,而你就是希望完成这样的一个志愿,你来到了太子槐的身边,我想你们一起度过了一段欢快的岁月,你把你的志向告诉了他,他回答你,“昔君与我诚信兮,曰黄昏以为期”,我想在这个时候,你一定是高兴的载歌载舞,热泪盈眶。

    然而你的学生,没有他的祖辈那样的雄才大略,“兰芝变而不芳兮,荃蕙化而为茅”,他已经变了“委厥美以从俗”了,那时候国势鼎盛,几乎无人可以与之匹敌,苏秦对楚威王这样说:“楚,天下之强国也,大王,天下之贤王也。楚地西有黔中、巫郡,东有夏州、海洋,南有洞庭、苍梧,北有汾泾之塞,郇阳。地方五千里,待甲百万,车千乘,骑万匹,粟支十年。此霸王之资也。夫以楚之强,与王之贤,天下莫能当之。”然而这样的一个强国,却在他的手里,瞬间的消散了,你的这个学生,志大才疏,爱慕虚荣,一句你家的妹子可长得真俊就骗取了三千两黄金,更为可耻的是,居然在同样的道路上会跌两个跟头,这个是你以前万万没有想到的,他喜好宴游,晋人《拾遗记》记载:“楚怀王之时,举群才赋诗于山湄,故云《潇湘洞庭之乐》,听者令人忘返。”

    你没有想到他有一天,会将你流放,更没有想到,他会不停一切劝阻去与秦王会面,不过他终于还是你的学生,在被囚居的时候,逃了出来,奔走赵,求见赵武灵王,然而赵武灵王拒绝了,所以又被带到了秦地,被一个小兵给杀死了。而这个时候,你想到了他,虽然不像他的祖辈那样的雄才大略,可是终于还是没有忘记了自己是一国之君,没有屈服于强秦,而这时候的你,被流放在远处,你到了丹阳战场,就是在这里,你想到了那场可怕的战役,楚将屈丐与秦军的大战,结果以惨败而告终,你在这里似乎看到了自己国家的命运,时候看到了自己的士兵一个一个的倒了下去,你感到了国家的风雨飘摇,就是在这里,你写了《国殇》,这恣意汪洋,气势悲壮而磅礴的流传千古的诗歌,可是现在,你听到了自己学生的消息,听到了自己主子的消息,天崩地裂的消息,你又挥动了你的笔,缓缓的写道:“魂兮归徕,尚贤士只。发政宪行,禁苛暴只。举杰压陛,诛讥罢只。直羸在位,近禹麾只。豪杰执政,流泽施只。……魂兮归来,尚三王只。”在这里,你不仅在为楚怀王招魂,而且也在为自己招魂,你看到了自己的梦想似乎又在冉冉地升起。

    然而梦想只是梦想,梦想当然也会照进现实,但是只是以我们想不到的方式。

    那个接踵而来的接班人,却与你的学生有过之而无不及,关于他,除了知道他开了中国**文学描写之先河的记载,我也实在是记不到更多的事儿,那就是著名的巫山云雨,如果说楚怀王与他也是正常的过度的话,在遗嘱中也来一句“深肖朕恭”的话,别的不敢说,游山玩水是一定像的。后来在他当了二十年的王之后,终于将自己的都城也给丢掉了,而在这个时候,你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所以你选择了离开,然而你却没有离开,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而你却永远的活在了人民的心中。

    黄崇浩在《屈原:悲愤人生》中说,《隋书•地理志》中以五月的望日作为屈原的纪念日,而后来在另一本书中又给了这样的一个解释,说,屈原是在五月五日自沉与汨罗江的,可是尸体一直没有打捞上来,直到十日之后才打捞上来,这就有了大端午与小端午之说。

    不论怎么说,你都远去了,就在五月的一天,那个初夏,你走完了你的人生,走进了历史的长河之中,大浪淘沙的时候,你没有被冲走,你留了下来,因为你是金子。

    关于你的死,王夫之这样写道:“迨顷襄狂惑,窜原于江南,绝其抒忠之路。且弃故都而迁寿春。身之终锢,国之必亡,无馀望矣,决计自沉。”而你这样说:“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湘留,葬于江鱼之腹中。安能以皎皎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而我在此刻,却想起了这样的话,马尔康姆在《回忆维**根斯坦》中,维**根斯坦有这样一句话:“一个人陷入哲学的混乱,就像一个人在房间中想出去又不知道怎么办,他试着从窗子出去,但窗子太高。他试着从烟囱出去,但是烟囱太窄。然而只要他一转过身,又会看见房门是一直开着的。”你只是陷入了你自己而无法自拔,你就是这样的一个痴人,走不出自己了,或许很多的人都会出现这样的绝望,就像苏格拉底,他临死的时候说:“我去死,你们去活,谁的去路好,只有神知道。”如果你也抱有同样的疑问的话,那么,我想在此刻,或者是在更多的时候,当人们一再研究你的东西的时候,一再诉说你的故事的时候,你就不用怀疑了,这或许就是最好的答案。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