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诗意即禅意

胡韵诗词作品浅析

作者: 释一尘  发表时间 2013-05-28 22:06:29 人气:
编辑按:
    胡韵的诗歌之所以开阔空灵,在于她很好地把参禅与**诗融合在了一起。她的诗总是在人心灵最静谧的时候给人以新鲜的启迪,禅意在其诗歌里得到了最好的表现,诗歌也因为有了禅意而更深邃辽远。本文试从爱情和人生两个主题;禅意、禅境和禅的意象三个角度对胡韵的诗歌进行解读,从而让读者看到一个真正的由爱入禅的胡韵。

    严羽《沧浪诗话》**疲骸按蟮朱牢ㄔ诿钗颍酪嘣诿钗颉保鸯诤嫌谑е校嗟庇谡苎Щ闳胍帐跣问街校淅斫馄鹄词羌橄蠛托畹模幸恢帧翱梢饣岵豢裳源敝小:鲜械摹办贝笤季褪谴υ诿钗蚶锏拇蟮溃褪且恢稚畹恼苎в朊姥А

    以禅学融入诗学,这在我国古代便已有多种试验。但是胡韵不似别的诗人或以诗示禅;或以禅喻诗,她是在无意中**到了诗禅相融。

    所谓诗禅相融,即诗人并未以禅典、禅语入诗,而是在现实生活的描述中,不自觉地进入禅境,透露出某种禅意和禅味,臻于无意为禅而禅意、禅味自至的境界。“羚羊挂角,无迹可求”,可感而不可解,或可解而不可尽解。更进一步说,这种无意中为之的禅境本身便是诗人自身对红尘参透领悟的结果。

    胡韵的诗自然流畅,给人**芯醴路鸩皇**室庑闯隼吹模谴有闹谢夯鹤匀坏亓魈食隼吹摹U缢约核担骸拔掖永疵挥锌桃獾厝**什么努力,我只是安静地等待着,在灯下,在孤寂的夜晚,等待它到我的心中。”

    正为这随意,她的诗全然没有雕琢的痕迹,浑然天成。而其内容,也自然地形成三个如歌旋律:其一是一种内心的独白,其二是一种对爱情的信仰,其三是对生命的理解。这三个旋律汇成胡韵所独有的情致与境地,浓缩成一个爱的世界,而那淡淡**猩耍樟槌纬憾荒诤奈淖郑质蛊涫杈哂屑击攘Φ拿赖囊馕丁6牟戊苎е饕逑衷诤罅街质枥铩

    一 关于爱情

    在胡韵的爱情世界里,缘分和宿命论占有很大的比重。这使得她的爱情诗不同别的爱情诗的苦闷、哀怨笔调,读她的爱情诗,就算爱而不得,我们也只感到一种超然的洒脱,无怨无悔也无恨。她的新颖也在于在爱情上追求至高的美学境界,探索爱情的神秘色彩,表现爱情的空灵韵味,在实指与神会之间、淡泊与玄幽之间,揭示其微妙飘逸的神韵。

    1 禅意与禅境

    提到这种神韵,我们不得不提到胡韵诗歌里的禅意。禅是一种境界,是一种生活境界;禅又是一种受用,一种体验,胡韵的诗歌就像是一册册爱的经书,总是在你心灵最静谧的时候给你新鲜的启迪,禅意在诗歌里得到了最好的表现,诗歌也因为有了禅意而更开阔空灵。

    诗集《烟云参禅》里一篇《你我之间》:本文就从这篇文章说起:

    你我之间∕怨不得缘浅∕道不得情深∕我傻**涯愕背晌业抹M把我当成你的∕误以为那就是我们∕却忘了我是你的∕你却不是我的∕只因你只是你∕你我之间∕本注定分别∕你注定离开∕明知我会为你撕心裂肺亦阻止不了你远去的步伐∕深知我会痛彻心扉也依然决绝相离别∕我何苦死死相***M何必苦苦纠缠∕放手就放手∕分开就分开∕宁可含笑送你远走∕绝不落泪将你挽留∕待到你的背影渐渐在我眼前模糊∕直至消失在人海的尽头∕才肯让泪水滑落∕绝望悲凉的呐喊狠狠的哭泣∕然后∕坚强的微笑着站起来∕走下去”。

    佛说:“见缘起即见法,见法如见佛。”“缘起”即诸法由缘而起—— 一切事物或一切现象的生起,都是相待的互存关系和条件,离开关系和条件就不能生起任何一个关系或现象。**别是情事,没理由,任怎么在佛前求,都无济于事。此诗表达了一厢情愿的悲情。“我傻**涯愕背晌业模盐业背赡愕模笠晕蔷褪俏颐牵赐宋沂悄愕模闳床皇俏业模灰蚰阒皇悄恪薄

    诗人用一个哲学家、一个女人、一个对生命一往情深的人所**有的温存,表现了一种绝对宽容、绝对真挚、绝对无怨、绝对美丽的爱情观。她作品中所表现出来的独**的时空张力,使人感到爱情的永恒与真挚、唯美的禅境和佛意,让人为爱的纯洁而感动。她恰当地继承了中国古诗的传统,其诗意象营造唯美清新,而其禅意的惟妙惟肖配合着超画面的巧妙情节,使得平实的语句更具经久不**的诗**,正应了那一句“佛曰:不可说,不可说”的空灵。

    2 禅的意象

    胡韵在很多诗歌中,将自己**星槎**咧谝庀蟮脑擞弥希ü庀蠖允辰袖秩荆沟谜庑┚咛寤⒕蔡囊庀蟪**刈潘**星椋毯欧岣坏撵狻

    上面列举《你我之间》的意象是“鸿沟”,衍生出了人心是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心与心**艉沂嵌嗝吹目膳碌囊庀螅敝列牟幌嗨妫吩跸喟椋浚凑橛诒浠馈

    另外,胡韵还喜欢借助“古月” “流水”的意象,来抒发“寂寞”、“哀意”,以及爱的空灵美丽,营造出一种空灵辽阔的禅境。例如《悠悠愁点点忧》:

    “落笔一厥情思∕诉点点愁∕平铺一席卷轴∕道滴滴忧∕恒古的月∕浅浅印染流水∕遥远的曲∕轻轻入耳琴音∕蜀道难∕难比上天∕情深远∕深若海阔∕身虽远心却近∕只因是你是我∕只道此情难寻∕惟愿这番情谊终不断∕后记曰∕余愿足矣”!

    诗中的“落笔一厥情思∕诉点点愁∕平铺一席卷轴∕道滴滴忧∕恒古的月∕浅浅印染流水∕遥远的曲∕轻轻入耳琴音”,可谓是画龙点睛,给曾经的爱情**出一种最终的结论,爱情就是这样缓缓地从色彩斑驳的热恋变成单调苍白的回忆,这也是诗人对爱情的参透和领悟而得出的结论。

    世上所有**星槠涫刀济挥薪峁械闹皇**潭眩钪盏幕匾湟膊还褪怯烧夤潭龆ǖ摹U鞘苏庵滞赋沟陌楣凼沟盟抟庵心芄蛔鞒稣庋⒉皇俏鞯撵

    “琴音”在你耳中已不是原本,禅宗里的“是”与“不是”皆是同一,这种物我两忘的虚幻之境,就是心灵直觉的顿悟,是超越分别思量的境界。自**的超越**之一是身心脱落,即脱却身心的一切烦恼妄想,而跃入真空无我的自由。这意味着诗人在用般若空观遣荡一切之后,无有挂碍的心灵已经和明彻自然的万物冥合为一,在此期间对爱情的“悟”也能“明心见**”。

    诗人因感于物而浮想联翩,沉思默想,徘徊于宇宙万物之间。“写形传神,既是随物宛转,遣词用语,又必须结合自己的思致而细心琢磨。所强调的也是作家的主观精神与客观物境的契合交融。”

    又如《静夜说情殇》:

    “深冬夜静无声∕独见晚风拂柳∕冰凉袭单衣∕寒意渗入骨∕徒添丝许寞落惆怅∕唯增几多悲伤忧愁∕古禅女∕落残笔∕泼墨染白卷∕挥毫诗一曲∕浅言道深情∕淡迹诉浓意∕含泪低语质问寂空∕今生缘怎会如此薄∕不管爱恋犹似大海那般深∕不论情意佛如高山这般重∕哪怕你我十指再紧扣∕终难相守度今世春秋∕情难了心难甘∕怒吟为何为何∕轻轻唤∕郎君啊∕妾之念∕你明麽∕妾之恋∕你知否”?

    诗人在此表白了自己的内心世界,在深冬寒冷的夜晚,顺从自然,忘却自我的存在,同晚风寒意化作一起,自由自在,与万物融为一体,可是诗人深夜只为追寻曾经的爱意。

    胡韵的这些诗中流露出的禅趣具有一种充满生命力的蓬勃生机,是一种体悟自我内心与外界物象相和谐、相统一的空旷与超脱。没有尘世的烦琐烟云,没有人间的喧嚣烦躁,给人一种灵动和谐的幽美。这种追求空寂境界的禅趣在胡韵诗中是屡见不鲜的。

    禅本是静虑、止观的意思,强调心灵的参悟,它的最高境界乃是“空”,让人追求心无挂碍的灵魂空悟诗与禅结合,自有新境界出现,即心与物交融而使美的情感与物象合一。

    “花”也是胡韵爱情诗中一个出现得非常频繁的意象,如《情痴绝唱》:

    “今日此门中,孤声轻诵语;

    晨露细细润,朵朵新芽生;

    蝶恋花之美,展翅轻舞飞;

    花却眷清风;羞面微曳摇;

    尽谢终有期,最是缠绵时;

    风过残瓣凋,蝶儿双双归;

    情爱似流水,抽刀斩不断;

    举杯望消愁,岂知愁更愁;

    凝眸故作坚,含泪问苍天;

    无缘何相聚?**岛伪鹄耄

    此情怎堪言,难舍亦难留;

    相思泪潺潺,何解肠寸结;

    一朝话离别,再见遥无期;

    尘缘止于此,痴心了了空;

    窗寒入悲秋,落花已成冢;

    天涯两茫茫,生死相决绝!”

    胡韵笔下的“花”都有一种“花开花落”、“自生自灭”的宿命感和轮回观。她的“花”都是“自然的,生生不息的,**捣值模於ǖ摹薄4幼髡弑旧砝纯矗庹且恢肿晕夷谛牡氖闱檠灾荆亲晕疑孀刺男凑铡K旧砭陀幸恢挚坦堑乃廾郏纭傲肆丝铡薄ⅰ俺驹怠薄ⅰ袄词馈钡鹊鹊拇视锍33鱿衷谒氖枥锩妗

    她的诗歌中融汇了佛教之观念,显现出灵动之美,非常平淡,非常自然;没有目的,没有意识。诗人的宁静淡泊的心情,大都借助于平凡的景物形象表达,而非直接抒发。正因此,这些诗歌便显得不激切、不怒张,既蕴藉含蓄,又冲和平淡,那情绪,淡到似乎令人觉察不到。而这些诗的平淡,又都有着悠远的韵味,也因为这种禅意的融入,使得诗歌理**与悟**并重,哲理与诗情圆通,生动地再现了禅诗独到的哲学意蕴和美学品质。

    二 关于生命

    生有涯而死无涯,以有限的生命去迫逐无限的时光,人就如同“**蒡鲇谔斓兀觳缀V凰凇保衙饣岵∩裘蔚**芯酰系囊恍┦闶阈戳苏庵指惺堋C娑栽纳兴哪歉鏊思露灰眩彩制降乜创獬∪松木穑米呔妥撸猛昃屯辏峁⒉恢匾匾氖**蹋夤痰幕鞅闶恰鞍庇搿懊馈薄

    看这首《愁怨深深》:

    江南烟雨迷离,古镇水墨凄凄;

    落笔一丝幽兰,难描缱绻柔情;

    轻扶那张古琴,竟无韵味旋律;

    情随风儿飘散,心若花儿凋零;

    悲拾一地残花,痛葬满腔愁思;

    淡淡墨迹,浅浅情句;

    不成诗,难阙词;

    独效仿红楼黛玉女,

    终把情殇凝**泪珠儿,化作那叫**相思的雨;

    倾洒向你的天地,侵染予你的心底;

    颗颗滴落你身,点点飘洒近你眉目里;

    手轻拭,痕无踪;

    绝别离。

    旋转摇曳的绝美舞姿难留,

    晶莹剔透﹑绚丽夺目的五彩之光宓若影幻;

    终乃竹篮之水,皆是空。

    生命虽短,绝美意境尽显,

    缘分虽浅,情恋却付至深;

    你转身之间,此生就已决断;

    你说的再见,乃是再也不见!

    诗人在这里,把我们带入一个禅意流溢的境界当中,“旋转摇曳的绝美舞姿难留∕晶莹剔透∕绚丽夺目的五彩之光宓若影幻∕终乃竹篮之水∕皆是空”,这一句在字面上仅是描写了“绝美舞姿、五彩之光摇曳与绚丽的场景”,但实际上它是极具禅意的。这旋转摇曳的绝美舞姿或许可以理解为人生的必然,人生的某种仿佛宿命的**质,当然也可以理解为人自身生命力的某种不由自主的冲动和创造。

    从意象上面来看,晶莹剔透﹑绚丽夺目的五彩之光宓若影幻,本身就已经很具有禅味了,生命的开始与结束都不是我们所能主宰的,并且是必然的,没有那个人的生命是永恒的,一个生命的结束或许正是另一个新生命的诞生,这是一种宿命的、轮回的观点。

    再者,诗人在这里说的光其实也并不是我们通常意义上的用来照明的灯光,而是禅灯。灯,是佛教中一个文化内蕴深厚的意象。禅灯可以是你的生命之眼,携你去承担现在的“应然”。在禅的典籍里,无处不在传述光明的心灯,照亮人生的光明面。而当我们处于这种“灯光”的照临时,人自身的行为,实际上具有着某种不由自主之感,不管这个“灯光”是否缤纷。这样深刻隽永的意味,胡韵实际上并没有直接地告诉我们,而仅仅通过一个精妙的意象或场景就不留痕迹地表现了出来。而我们便在这一有限的短暂的观照中,悟出了人生、爱情的某种隽永的意味。

    这些便是胡韵的禅诗不同于其他诗人的禅诗的地方,比起目前在文坛占主流的其它作者的禅诗来说,胡韵的诗作更平和自然、更空旷辽远,诗思优美,禅味也表现得不露痕迹。

    然而诗人对于人生并不是悲观的,而只是用一种看破红尘的顿悟透彻的心理来看待这世间万物,于是在诗人的意识中,至关重要的是追求生命的美满与融洽。诗人以自己的兰质慧**形蜃派泶锍龅ゴ慷稚铄涞囊馊ぃ闷椒驳哪谛慕ァ⑾衷谟胛蠢垂嵬ǎ佣逖樯姓嬲南苍糜氤羁唷⒓さ从肫骄玻蚁耄仓挥姓庋男木巢拍苷嬲挝蜢腊伞

    释一尘

    癸巳年初夏作於古都韵墨轩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