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法国专制主义的大厦是如何崩塌的

——读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有感

作者: 天空下面  发表时间 2013-11-28 15:28:45 人气:
编辑按:
    一切都要从欧仁·德拉克洛瓦的那幅名为《自由引导人民》的油画说起。第一眼看到这幅画**粗破肥窃诟咧械拿朗蹩伪旧稀6**嫡夥桥啡省さ吕寺逋咦罹呃寺饕迤实淖髌贰5谝谎郏踊嬖乩纯矗刹⒉痪醯糜惺裁蠢寺⒖裳裕濉⑾跹獭⒌**,明明是一位拥有希腊古典美貌的女神,偏一手举着一副三色旗(代表自由、平等、博爱),一手握着一杆**,明明是天真可爱的儿童,偏携带成人武器,**出一副鱼死**破的姿态。只能感受到那种紧张的气氛,但怎么能说很美呢?在我的眼中,美从来和争斗、流血扯不上半毛钱关系。对所谓的暴力美学,总有一种人之初**本恶的违和感。后来,了解了这幅画历史背景和画面构图分析,便能渐渐感受到,其中有一种力透纸背的美。因着色彩的涂抹营造,人物的神色活泼起来,不满、抗争、激愤的情绪渗透进去。阴郁的背景色,因着自由的理念,一股厚重而强大的力量似乎要喷薄而出。几乎可以深入骨血。审美,原来是这样发生的。

    这幅油画是为了纪念1830年的七月****而画,距离1789年法国大****已经四十几年了。大****后,各种大大小小的政变和****犹如余震总是不绝于耳。《自由引导人民》即反映其中的一场。是一种对****的艺术手法的杰出呈现。这个色彩缤纷的画面犹如从推倒专制主义大厦时从中掉落出来的一块彩色玻璃。你能从中看见过去和未来的连接点。你能从中看见1789年声势浩大的大****洪流的奔涌激昂之态。转而想到,法国怎么一直在****呢?

    回顾法国近代史发现,从1789年法国大****爆发到1870年法国共和体制巩固下来这将近一百年的时间,法国政体变化的曲折往复是多么的惊心动魄。843-1792年,法兰西王国;1792-1804年,法兰西第一******;1804-1814年,法兰西第一帝国;1815-1830年,**旁王朝复辟;1830-1848年,七月王朝;1848-1852年,法兰西第二******;1852-1870年,法兰西第二帝国;1870-1940年,法兰西第三******。感叹:任何一段历史哪怕是前进一小步,都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挣扎和牺牲。何况是从专制走向共和的滥觞。关系到社会所有层面,****、经济、文化、思想、阶层、生活形态无不翻天覆地。但任何一座根基深厚的大厦(已存在几千年的专制社会),都不会在****之间消失殆尽。也许,大厦从整体上是倾覆了,但你总能在某个时刻,会看到以前的那种洛可可风格的窗户,或者某种旧时代气息的风俗人情。诸如此类。

    法国历史学家、社会学家阿历克西·德·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就是这样一本深刻剖析历史曲折原因的****历史学专著。本书出版于1856年。笔者所读的《旧制度与大****》是沙迎风翻译、朱学勤导读的2013年版的中译本。经历过大****后历史反复的托克维尔,在本书中剖析了1789年法国大****的起源与**点。时隔半个世纪的历史审视,不至于太近引火烧身,也不太远,仍保有余温。激昂自由有文采的文字,读来别有一番风味。托克维尔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也是一个有着丰富行政经验的独立思考者。《旧制度与大****》出版时,作者曾经这么表示过:“我这本书的思想不会讨好任何人:正统保皇派会在这里看到一幅旧制度和王室的糟糕画像,虔诚的教徒……会看到一幅不利于教会的画像,****家会看到一幅对****的华丽外衣不感兴趣的画像;只有自由的朋友们爱读这本书,但其人数屈指可数。”

    作者曾担任过国会议员和外交部长,因此可以接触到大量的一手**缸柿希ü爬系耐恋厍宀帷⒏乘安炯⒌胤接胫醒氲淖嗾隆⒅甘竞痛蟪技涞耐ㄐ拧⑷痘嵋榧锹己1789年的陈情书。通过观察、比较、分析这些**覆牧希髡咝纬闪硕苑ü****发生原因的深刻理解。在作者论述的这些观点中,笔者试图厘清这些观点的前后顺序以及相互之间的作用。

    首先,大****发生的思想背景。十八世纪,天赋人权的思想大行其道,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卢梭的《社会契约论》、《论不平等的起源》、狄德罗、伏尔泰等文人的****思想渗透于社会每个角落。“人民不仅吸收了作家们的思想,也吸收作家们的怒气和**格。”公共生活的缺失,****生活对广大人民**艟畔⒉欢猿疲炀土宋娜硕****理想的天马行空和热情。然而,作者犀利地指出,“长久以来,他们**衩俏ㄒ坏牡际Γ堑目纬檀游幢皇导示橹な岛统⑹怨!蔽娜瞬⒚挥兄凑椋鄣愫退枷肭阆蛴诶硐胫饕澹瓶厣缁嵊呗劬哂屑康纳慷**,理想主义的传播必然促成大****。大****之后,却没有实际可行的方法维护****成果,最终只能造成一种无奈的社会混乱和旧体制的反复逆袭。然而,不****,在当时的社会大背景下,**锸欠窨尚校扛**镉****,成为一种警示的关系。

    其次,专制王权如何架空贵族阶层****权利、架空高等法院的司法权、架空地方自治权,如何加深对第三等级(三个等级**笞濉⒔淌亢偷谌燃叮谌燃吨缸什准逗推矫瘢┑呐贪斐傻谌燃抖**权之无法忍受的躁狂和抑郁。专制王权的穷奢极欲,动摇了社会各个阶层的利益和平衡。三个法王集中代表了王权的偏执和膨胀:路易十四建凡尔赛宫,表示“朕即国家”;路易十五说:“我死后,管他洪水滔天”;路易十六沉迷制锁。凡尔赛宫实现了把所有贵族集中于声色犬马的生活,失去****抱负的兴趣;国王的权力剥夺了普通法庭处理涉及****案件的权利,1770年,巴黎**叩确ㄔ荷踔帘怀废晃闼接嬉饪鞯乃笆找约岸圆煌魈逭魇詹煌康**权现象,造成了第三等级的零容忍;****、经济、文化中心集中于巴黎,如法国人盲目自豪所说:“法国不过是巴黎的郊区”,把所有权力高度集中;卖官鬻爵的荒唐直接导致****机构的臃肿以及工作效率的低下;宗教因为承担了****功能,变得面**稍髌鹄础R陨现种纸幌嗟尤米ㄖ仆跞ㄡпЭ晌!

    再则,**锏挠桃煞锤醋钪粘晌舜****的催化剂。专制王权也并非真空。整个国家发出的那种嗡嗡嗡的压抑之声,专制王权感受到了。1775年,杜尔阁呈交给国王一个建议:设立代议制议会。“它将由人民自由选举,但并不拥有实权;它可以关注行政细节,但是不能**手****事务;表达观点而不是愿望;讨论法律而不是立法。”当时法国农民的处境跟周边国家比起来,并不算太差,农民可以拥有自己的土地,十三世纪就已告别了农奴制时代。路易十六也很乐意倾听人民的心声,准备召开停开了一百五十多年的三级会议。在法王看来,这已经算是很看得起人民了。但是,托克维尔表示:“在****一开始,类似的计划总是会失败,因为人民不会满意,反而会群情激愤。”这也是本书中一个时常被人提起的一个观点,为何****总是在压迫最轻的地方爆发。**锶绻怀沟祝炊萌嗣裎薹ㄈ淌苣切┗姑挥懈谋涞某琉狻M锌宋匀**的观察可谓一针见血。南怀瑾先生曾经也对这场****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正如一个君主因拒绝**锒獾交倜鸬慕峋帜茄怯捎诔⑹愿**锒倜鸬摹!甭芬资娜砣醴锤矗钪瞻炎约核蜕狭硕贤诽ā7ü淖ㄖ仆跞ǎ钪找脖痪髁⑾苤迫〈恕

    在以上大略梳理的大框架之下,托克维尔还阐述了共和与****的紧张,****与自由的冲突,自由与平等的关系等真知灼见。处处展现了自己对自由的热爱以及对专制统治的憎恶。他并不盲目相信缺乏自由的平等可以带来美好,也不盲目相信倾向民粹主义的卢梭****思想,可以实现理想国。他倾向于认为,自由的力量,会成为江河,可以冲刷出所有山川的沟壑,成就这个世界多种层次的壮美。他清醒地认识到,法国大****,虽然是走向共和的滥觞,但绝不代表前途一片光明。这种情况并不独法国才有,中国辛亥****后,袁世凯复辟帝制,蔡济民在《书愤》中写下“无量头颅无量血,可怜购得假共和”即为一种令人心痛又无奈的声音。法国大****后,政体的反复,也说明了历史**丛**。笔者也希望,《自由引导人民》这幅油画也并不单纯代表的是一场具体*****精神,而更是一种亘古不变的自由精神,指引每一个人确立“独立之人格”,阐发“自由之思想”。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