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孙“膑”考

作者: 韦其江  发表时间 2014-07-18 09:45:10 人气:
编辑按:
    近日,赋闲于家,无意中发现电影《战国》有一幕颇为滑稽:田忌之女田夕,力擒孙膑后,因为其人格魅力,陡然对孙膑情有独钟,充满仰慕之情,甚直呼孙膑,“膑,我还能等你吗,夕儿就要贵为国后了。”听罢,一身**皮疙瘩。其实,古装戏剧与现代模式的融合并不鲜见,毕竟在“全民娱乐”时代,“自娱自乐”方才显王道。但若抛弃最基本的历史事实,那无异于“自**自乐”矣。

    据司马迁《史记·孙武吴起列传》记载,“孙武既死,后百馀岁有孙膑。膑生阿鄄之间,膑亦孙武之后世子孙也。孙膑尝与庞涓俱学兵法。庞涓既事魏,得为惠王将军,而自以为能不及孙膑,乃阴使召孙膑。膑至,庞涓恐其贤於己,疾之,则以法刑断其两足而黥之,欲隐勿见。”可见,时至今日,孙膑的真名查无可考。至于“膑”,是因为孙膑曾遭“膑刑”之祸,致其终身残疾,而罪魁祸首正是同门庞涓的“杰作”:师从鬼谷子的孙膑与庞涓,论才智庞不及孙的敏锐,论才情庞不及孙的风范。“一山不能容二虎,除非一公一**”,当“羡慕妒嫉恨”同时交织,正如三国周瑜当时“既生瑜,何生亮”的狭隘心理。孙膑受庞涓**计,深陷囹圄,在魏惠王面前巧言诬陷,使孙膑遭此伤身之祸。

    其实,据《汉书·刑法志》记载,“膑”属夏商五刑之一,又称“刖刑”,是断足或砍去犯人膝**堑男谭!k鞅伲汗糯献愕目嵝蹋浑鹘牛嚎橙ハジ**羌耙韵碌目嵝蹋浑鞣#禾奕ハジ**堑目嵝獭9柿钏镫髡嬲笤氲模皇撬〉谩肮鹆辍⒙砹曛健钡氖だ芯偈牢琶摹端镫鞅ā罚撬苄毯螅浴八镫鳌敝镎焦;凹按耍缬啊墩焦分刑锵Φ慕蟹ū阄煌祝蛭笔钡乃镫髡怠笆乱瞪仙凇保且晃挥袷髁俜绲那嗄瓴趴。闹∪⒎遣姓先耸浚锵Τ浦半鳌保训浪浪镫鞒僭缫蟹希空馕床废戎某芰ψ攀盗钊饲张澹恰疤锛扇怼庇商锵υげ饧纯桑涡胨镫**足。倘若穿越到现代,预测2014年足球世界杯的比赛结果,**烂酪膊换嵋蚨那蚴涞2.6亿,急于找“**爹”救命也。

    同样,司马迁在《报任少卿书》中,有“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之言。《辞海》中的“孙膑”词条也有同样的注解。而清人吴楚材、吴调侯选注《古文观止》,在“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下注云:“……膑,刖刑,去膝**恰H艘蚝粑镫鳌!彼堑墓鄣惚砻鳎镫髦半鳌痹从谄涮迕**征,使人一眼望去,孙膑不过是坐在木凳上的瘸子罢了。若无庞涓的“膑刑”,孙膑非孙“膑”,更不会在“马陵之战”中全歼魏军,擒太子,杀庞涓乎。

    当今很多影视剧,**别是有关历史题材的剧目。为提高收视率,嗅探观众的“喜好口味”,置史料于不顾,不尊重历史,不敬畏过去。****历史,科幻、武侠、悬疑、时尚、穿越……一切能够博人眼球的手段都尽显于原本应当严肃庄重的历史戏剧当中。比如曾火遍大江南北,被**友封为抗日神剧的《抗日奇侠》里便有“手撕鬼子”,“一颗手榴弹可以一架飞机”,“一把飞刀可以灭敌重炮”。对此,台湾媒体刊文指出,“娱乐化抗战剧是对历史的不尊重,更是对先烈们的不敬。如果日本兵是纸糊的,武侠能比****跑的还快,那我们还需要如此长时间的抗战吗?把历史剧当武侠剧,把耻辱当成娱乐,就是对历史磨难的背叛。”

    任何行业都应有业界良心和道德准绳,影视戏剧融入当代元素未尝不可,但要**到最起码的尊敬:尊重历史人物,敬畏历史事实。如此,社会文明才能驶入正规渠道,步入合理进程。那,就从孙膑的“膑”字开始吧。

    (2014.07.13于贵州)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