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时刻保持一颗美的心

——读《呼兰河传》有感

作者: 庐溪  发表时间 2016-11-14 12:26:02 人气:
编辑按:
    文/温志青

    最近,我看了一本书《呼兰河传》,感慨颇多。

    都说追求美是人类固有的天性。人们欣赏自然的美,创造生活的美。而作家却会用不一样的方式,开垦出人类美的艺苑,以自己的才华和心血培植出一株株千姿百态的艺术之花,为人类生活增添无比绚丽的色彩。《呼兰河传》就是如此,它是著名作家萧红创造美的有力代表。

    “一篇叙事诗,一幅多彩的风土画,一串凄婉的歌谣。”这是大作家茅盾先生对《呼兰河传》这部作品的评价。年轻的女作家萧红以她清新自然的笔描绘了东北边陲小镇呼兰河的风土人情,展示了女作家独特的艺术个性,为世界文苑开出一朵美而不艳的奇葩。

    在这部温婉如诗的小说里,萧红笔下的“我”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满怀着对于广阔世界的好奇和烂漫的童真,用一双清澈的眼打量着四周的一切。祖父、后园和她自己,就成了全部的天地在小说的开篇,作者细细的描绘了小城呼兰河的风俗人情,在她的眼里,这个小小的县城里,有着心智未开的居民和乡村应有的纯净生活,虽然不如大城市的繁华,但也别有一番风味。

    书里讲到在东二道街上有个大泥坑,六、七尺深,在那个大坑里淹死过人、猪、狗、猫、马,那个大坑家家户户都知道,有的人说拆墙,有的人说种树,就是没有说把这个坑填平。围绕着大泥坑,作者还描述了很多有趣、滑稽的故事,让人回味无穷。

    作者用简单、活泼,充满诗意的语言,向大家描述了一个充满童话般意境的花园,让我如身临其境般,流连忘返。书中这样写道:“花开了,就象花睡醒了似的。鸟飞了,就象飞上天了似的。虫子叫了,就象虫子在说话似的。一切都活了,都有无限的本领,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怎么样,就怎么样,都是自由的。倭瓜愿意爬上架就爬上架,愿意爬上房就爬上房。黄瓜愿意开一个谎花就开一个谎花,愿意结一个黄瓜就结一个黄瓜。就是一个黄瓜也不结,一朵花也不开也没有人问它。玉米愿意长多高就长多高,他若愿意长上天去,也没有人管……”

    而让我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描述小团圆媳妇的那一章,看得我焦虑不安。那阴暗的气息始终让我透不过气来。和书中的“我”差不多大的一个女孩,也就12岁。12岁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年龄,本该在父母面前撒娇,却千里迢迢来当童养媳。因为活泼,不像媳妇,所以经常受到婆婆的打。为了叫她变得更懂事更听话,这挨打持续一个冬天,不管白天黑夜。“一天打八顿,有几回,我是把她吊在大梁上,叫她叔公公用皮鞭子狠狠地抽了她几回。我也用烧红过的烙铁烙她的脚心……”这是她婆婆的原话。女孩给他们折磨得快发疯了,后来他们就听信跳大神的话,请人给她洗热水澡,昏过去用冷水浇醒再洗,洗了三回,就这样活活把人折磨死了。

    书本的最后,“从前那后花园的,而今不见了。老主人死了,小主人逃荒去了。”物是人非,人去楼空,好一派荒凉凄惨的景象。记忆中那无人过问的往事已积满了灰尘,尽管回忆充满了苦涩,但也充满了温暖。所以作者忘却不了。

    整篇小说朴素流畅,宛如与作者在一个美丽的繁星当空的夜晚,听她娓娓讲述着呼兰河—她美丽的家乡的故事。作者描述的童年生活里尽管充满着无知、愚昧、苦难、悲凉,甚至绝望,但是她还是用最平和的语气描述着一切,用一颗包容、追求美的心感受着一切。可以说,尽管凄婉,尽管优郁,却仍然不失美丽和动人。

责任编辑 风尘布衣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