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一句顶一万句》杂谈

无言的孤独

作者: 柒说  发表时间 2016-11-15 09:59:32 人气:
编辑按:
    立冬这天,校园里的银杏叶遮住了灰色的地面,雨水里盛满了冬天的气息。即使再喜欢这雨,我也不愿再伸出手来去抚摸它了。行人们都撑着伞,红色,白色。从楼上往望过去,伞和伞之间的距离很微妙,就像一朵朵开在荷塘里的孤独的莲花,拥挤而独立。

    如今再说起孤独这个话题,已经不再是青春期里那种孤芳自赏的孤独了,也不是深夜里抱着手机翻来覆去的孤独,这种孤独是大家的孤独,是暴露在生活里,我们一遍又一遍品尝的孤独的滋味。

    这种孤独在电影《一句话顶一万句》里汇成了一句话。故事以一句话开始,也因为一句话结束。故事里的人物来来往往那么多,却都避免不了这种孤独。排解孤独最简单的方式就是语言沟通,语言的沟通到底有多重要,在影片的开头就已经被导演表现地淋漓尽致。影片的开端以一对夫妇的离婚开始,而他们离婚的原因正是“说不着”。紧接着牛爱国与庞丽娜的结合因为“说得着”。可见,人的一辈子那么长孤独的缝隙都那么渴望被填满。可是,语言真的能够填满这孤独的缝隙吗?“说的着”不仅仅是言语上的交流,而是心灵的不断碰撞。但是人是会变的,褪去陌生和好奇曾经无话不谈的灵魂伴侣也有一天会变成相对无言的陌生人。于是,电影中的人物又开始寻找另一种出路,他们发现消除孤独除了情感之外,好像还需要不断地去追寻。于是庞丽娜对物质追寻,牛爱国对尊严追寻,牛爱香对爱情追寻。可是故事的最后,庞丽娜过着背井离乡的生活,牛爱国打着一个找人的幌子四处流浪,牛爱香孤独了半辈子,结婚后以为终于可以有个说话的人,但是后来的她才发现她不过是陷入了另外一种孤独。人们为了不再孤独而去寻找,但是很奇怪在寻找的过程中人们又陷入了另外一种孤独之中。

    孤独的情绪是不可消解的。电影是现实的。它如妈妈的手那般去抚摸每一个初生的婴儿,使任何一个生命都成了孤独的。就连影片中唯一的一个孩子百慧也成了孤独的化身。我永远都记得那个镜头,那天晚上百慧独自跑出来坐在杂物间的凳子上叹气,昏黄的灯光照在了她的身上,头发失去了往日的生机。这个镜头让我与影片中杨百顺坐在杂物间叹息的镜头是如此地相似,这让我怀疑,孤独也是会遗传的。它无声无息地流进百慧的血液中,它与身体原有的血液融合,于是百慧就一夜之间长大了。也或许,每个人都是这样长大的,孤独成了人生的必经之路。

    影片的最后,牛爱国好似明白了一般,放庞丽娜走了。他说他明白了一个道理:日子是过以后,不是过以前。这好像是为影片中人物的孤独寻找了一个出路,但也只是好像。牛爱国的日子要接着过,庞丽娜的孩子要出生,百慧还要接着长大,而孤独也会似潮水,退了又涨。

    校园里的银杏叶遮住了灰色的地面,雨水里盛满了孤独的气息。即使再喜欢这雨,我也不愿再伸出手来去抚摸它了。因为孤独似水,我也害怕被淋湿。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