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槐树花飘落的季节(下)
作者: 蓝-泉 
发表时间 2005-01-17 20:08:36
人气:

    九

    

    学校给出了警示:离2003年的高招考试还有30天。

    还有最后的一个月了,同学们的心里也开始紧张起来,校园中无心闲逛的学生少了,各个隐蔽的地方谈情说爱的情侣少了,运动场上活泼跳跃的运动员的身影少了,一种压抑感横扫过来,每个人都开始考虑自己的未来。

    高考就是战争,是全国范围内这一届青少年的智慧和勇气之战,一般情况下,高中的前两年就可以学完整个高中的课程,高三的一年就剩下复习了,最后的一个月对这群士兵来说意义非常大,这是讨论战术的阶段,如果战术上出了问题,原来的一切准备,一切辛劳,多少个日日夜夜的奋战都可能全部化为泡影。“抓住最后一个月”,学校的领导在扬声器中呐喊。

    过去的两年里,小槐和我彼此用真情取暖,彼此鞭策和鼓励,我们的进步都很快。我觉得自己应该能用一颗坦然的心去迎接高考了,在这三年里,我的成绩一直保持着前三名的优势,小槐在她班里也是遥遥领先的,我们准备报考同一所大学,她学文,我学理。大学是我们一心向往的地方,小槐经常描绘一幅我们未来大学的画面,我和她一起沉醉。我们一定要上大学,而且要上同一所大学,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初夏的校园,一阵小雨飘过后,那么的清新淡雅,那么的舒适惬意,我们的高中生活像雾像雨又像风,如诗如歌又如画。爱情能够给人新的生命,高中是爱情萌动的时光,它在那里发芽,破土而出,茁壮成长。如果有人问我爱情和大学我会选择哪一样,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我选择爱情。

    但是人生充满了无奈,我们往往无法选择。

    

    十

    

    高中的快乐时光,高中的甜美回忆现在还经常在我眼前跳动,许多往事不堪回首。

    高考结束的那段日子,痛苦是那么漫长,那么持久,我们迫切地等待,整天心急如焚,如坐针毡,我们等待最后的判决,我们苦闷,烦躁,失眠,头痛。那一个月,我和小槐都瘦了一圈,因为我们这一代除了上大学别无选择。

    我在电话里用最轻松的语气稳定小槐,她比我更压抑。她的高考估分不理想,她一直在担心,我的估测成绩也比平时差的很多。这是命运吗?

    一切美好的东西好象都黯淡了下来,我紧紧地抱住小淮,吻她的额头,她的额头那么光洁,那么温润,像一块剔透的玉。我们用尽双手的力量握紧对方,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

    大雨,翻天覆地的大雨,狂飙似的席卷过来,夏季的天气难以预测,和人生一样。

    小槐落榜了。

    那是她死心塌地一心所向的高校,她在填报自愿的时候没有同意调剂,而且那是她唯一的自愿。她落榜了,仅差三分,三分等于一个人的命运和前途。

    我也没有被第一自愿录取,被调剂录到了河大。

    她相信唯一,承诺唯一,我是她的唯一,她也是我的唯一,我们彼此是对方的另一半,如果这两半不能合在一起,录取到其他的大学又有什么意思呢?

    风雨交加。我们的衣服湿透了,她在发抖,我抱紧她,抱的很紧,我吻她的眼睛,咸咸的,有槐树花的香味。

    这是我多么熟悉的槐树花的哭泣。这是真的哭泣,小槐第一次哭泣,她的泪水把我淹没,我在她的泪水中感到窒息。

    我搀扶着她,踏出一地的水声,我们跌跌撞撞地挪动身体,像秋风中的落叶,被一步步逐入黑暗,渐渐地消遁......

    

    十一

    

    她是一个坚韧的女孩。

    从悲伤的阴影里走出来之后,她依然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她依然拉着我,让我带她去西边的树林里飞翔,她依然唱歌依然跳舞,快乐的像一个小天使,她依然笑,笑的时候露出很多洁白的牙齿和两个时隐时现的小酒窝。

    她捏住我的食指,拉着我,让我带她去飞翔。

    忘掉烦恼,忘掉惆怅,不管过去,不管将来,我们只有快乐,只有现在。我们时而在草地上躺一会儿,时而在小河边静坐一会儿,时而绕着杨树转悠一会儿,时而沿着陡坡攀缘一会儿,我给她拍了很多照片,她和天使一样美丽,纯洁,善良。感谢上苍让这一股清泉注入了我的生命,今生有了她,无论怎么沦丧,我都是富有的。

    人的一生可以没有恨,可以没有怨,可以没有得志,可以没有愤怒,可以没有施与,可以没有回报,但是一定不能没有爱。

    爱,有一种伟大的力量。

    

    十二

    

    小槐捧着我的脸,神情十分坚定和严肃。

    她言辞恳切,而且带着央求的语气说:“为了我,你去上大学,好吗?”

    我握着她的手说:“别开玩笑了,我上大学,你怎么办?”

    “总之你得上大学,无论如何....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她有点急了。“就算为了我,好吗?”

    我握紧她的手说:“别逼我了,小槐,这是不可能的,没有你在我身边,上大学对我来说,与进地狱没什么区别”

    “我们可以一直保持联系啊”

    “我只要求你在我身边”

    “不要倔强了,宝贝,好吗?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将来,你一定要去”

    “最多我只能答应你,和你一起复习一年,你知道,没有你的日子,我简直无法想象”

    小槐转过身,我从背后抱住她,脸贴着她的耳朵。

    “我爸在上海的一家报社给我找到了一份工作,我也想体味一下社会生活,虽然我也舍不得你,但是我们总得想想未来啊”

    “你孤身一人在那里,没有人照顾,我真的不放心”

    “没事的,那个报社的编辑是我爸的朋友,他会看好我的”小槐捏我的食指。她每次拉我的时候总喜欢握住我的食指。“你放心上大学吧,我们约定好吗?四年后,我们重聚,那个时候我们再也不分开,我们要紧紧地粘在一块儿,永远不分开”

    我们登上教楼的顶层。夕阳入血,落霞红透,我们牵着手,朝落日的方向扑开双臂,让太阳飞车见证我们的四年之约。

    

    十三

    

    送我上火车的那天,她穿着那件我最喜欢的白裙子,美极了,像一个天使。

    我们碰面的时候,她朝我笑,露出很多白牙齿,两个小酒窝时隐时现。站台上有很多拥抱的人,一个是离别的,另一个是送别的,向来是,离愁最苦。人生有太多的无奈,我们往往无法选择。

    我抱紧她,吻她的额头,吻她的眼睛,吻她柔软的长头发。因为登上了火车,我们就要分开了,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和苦苦的思念。小槐,让我再吸几下你槐树花的体香,吸裂我的肺,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把它呼出来一口一口地反刍。

    我们抱在一起,此刻我对她的需要更加强烈了,我想留下来,永远和小槐在一起,但是小槐的目光中有期待,坚定,信任和恳求,我被彻底打败了。四年之约,四年后,我们要重聚,那个时候,我们永远不分开。

    小槐摘下她腕上的槐花手链,串在我的手腕上。我把那本《古希腊神话传说》交到她手里,但愿这本书能像我一样地,在小槐寂寞的时候给她讲神话故事。

    火车起动了,小槐把我推上了火车。我听到一种撕裂的声音,我的“另一半”随之远去去了,我在火车里往回跑,我想多看小槐一眼,她朝这边挥手,她在笑,我看到她的白牙齿。

    我挤到最后一截车厢,透过玻璃窗,远远地看着小槐。小槐蹲在地上,用双手抱着头,她的身影越来越小,我终于止不住泪水,嚎啕大哭起来。

    

    十四

    

    虽然在信息和通讯设备高速发展的今天,电话、手机、网络等,已经成为最普遍的联系方式了,但是,我和小槐仍然坚持以书信的方式寄托彼此的思念,那段时间我疯狂地写信,写诗,我们基本上每两天的时间就可以收到对方的一封信,她喜欢诗歌,每次寄信我都附寄一首诗歌,古诗词,现代诗都有,那里面有无数的思念,无数的期待和祝福。

    冬天来了。树木稀疏,蓬草枯黄,河水消瘦,这个触目萧杀的季节里,我的小槐,我的天使,你还好吗?

    无论是阴是晴,是风是雨,我总会站在寝楼的顶层,向东方望去,像一个在黑夜中的人期待阳光一样地期待着她。

    

    但是,一场大火让我的梦想与现实彻底割裂。

    

    小槐为了救那个孩子

    她在采访的时候看见一家住宅楼失火了

    阳台上有哭声

    是一个孩子

    她冲进火堆里

    救出了那个孩子

    她自己......

    

    她在医院里昏迷了三天三夜,第四天的时候醒过来了,医生告诉我发生的一切。医生交给一本书,那是我送给小槐的《古希腊神话传说》,他说,秦小槐走了。他说,小槐自己拔掉了输液针头和输氧管。

    “为什么?为什么?”我抓住医生的衣角,差点把他撕碎。“她....毁容了....全身烧伤”医生恐惧地看着我。

    我感到自己的全身都要爆裂了。我抓自己的头发,撕破自己的衣服,我的拳头击打墙壁,满手的血,我疯了,彻底疯了,我不要命地跑,跑裂我的肺,跑断我的腿。没有小槐,我失去了生命的意义。

    

    十五

    

    “泉,对不起。”

    这是小槐在《古希腊神话传说》的扉页上留下的字迹。“对不起”,这三个字是多么的熟悉而又陌生,初遇的时候,就是因为这三个字,我深深地爱上了她,那时候我认定她是一个很懂感情的女孩。为什么这三个字会砸在我的头上?小槐,我不需要你的对不起,我要你活过来。你知道吗?没有你,我就全完了,我的生命在为你燃烧,你把我的生命之火扑灭了,我感到自己的生命在下沉,我的世界里全部是黑暗,没有一点光明。

    从此,我变了,变的孤僻,少言寡语。

    在夜深的时候,我独自一人靠着栏杆,被大雪包围,被严寒吞噬,我已经没有知觉了,我的头发上,衣服上落满了雪,像小槐撒在我身上的槐树花,她的笑声那么亲切,我分明看到她在雪中飞舞,她在槐树花中旋转,旋转。

    我伏在桌子上写诗,把诗誊写在漂亮的信笺上,一页一页地焚烧,但愿这些诗句能被火带到天堂,温暖孤独的小槐。火色在跳动,我看到一瓣瓣雪花飞入火里,我看到一个人在火中挣扎,我看到两只蝴蝶飞出火色,翩翩起舞,我听到槐树花的哭泣,我听到自己的心在一片一片地粉碎。

    小槐,是我害了你,你和我生命的交叉可能原本就是一个错误,如果没有我,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我恨自己,恨自己说你像田晓霞,田晓霞是一个悲剧人物,她被洪水夺去了生命,而你,因一场大火永远离开了我。

    每天夜深的时候,我都要烧这些信笺,直到我的泪水被火烘干,我在黑夜里瞪着眼睛,久久无眠,回忆你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那些甜美的回忆会突然让我乐起来,当一梦初醒,我怅然若失,孤独压过来,把我推入阴森森的地狱。

    

    十六

    

    我的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滑过去。

    暑假期间的一中校园,操场上长满了蒿草,那棵老槐树北面的树枝光秃秃的,他太老了,已经没有力气承载生命了,我在石凳上坐一会儿,回忆就像潮水一样地涌过来,我大声地呼唤:“小槐,小槐......”校园空荡荡的,没有回音,死一样地沉寂。

    杨柳岸,石子路,石板桥。在我的记忆中多么清晰,我和小槐天天携手走过。我依依抚摸过这些石狮子,十二个石狮子,它们都有自己的名字,是《虞美人》里的名词,充满了诗情画意,小槐,你在天堂能看见这里吗?原来总是我抚摸左边的一排,你抚摸右边的一排,现在没有你了,那些石狮子没有你的安慰,它们愤怒了,它们哭泣了。

    倚在围墙上的那截木桩不见了,没有人早起,翻过围墙看日出了,墙顶上有重新缝合的痕迹,树林中的小鸟,你们还歌唱么?

    我一遍一遍地呼唤小槐,泪流满面,我的双脚我意识地挪动,那些回忆牵着我,小槐的身影牵着我。

    还记得我给你讲的神话故事吗?我们就坐在教楼顶层的栏杆上,你抱着我的左臂。还记得我们的四年之约吗?小槐,我的天使,你违背了诺言,太阳飞车正挂在西天一角,他要见证我们的约定啊。

    学校西边的杨树林还是那样密密匝匝的,黄昏的河水静悄悄的。还记得吗?你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你说我们在飞翔,我们在比翼双飞,飞向爱情的憩园。现在这里空无一人,只有我的脚踩在乱草上的声音,陡坡,河水,杨树,细碎的阳光,湿凉的空气,都在发呆,他们用惊疑的目光瞪着我。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这是我小时候最喜欢的诗句,那个时候,我喜欢细雨和落花,现在想起来,这诗句里蕴涵了多少离愁悲苦呵,槐树花落的时候,没有我在你身边,你还会伤心,哭泣么?

    小槐,请不要哭泣,槐树花落的时候,天堂有你的母亲。你的母亲很漂亮,也穿着白裙子,长长的头发。她会给你讲很多美丽动人的故事,她会永远地陪伴你。

    小槐,请不要哭泣,你每天都会收到我的信。我给你写诗,给你描述这个季节槐树花的样子,在天堂里,你一定要快乐起来,要快乐的像一个小天使。

    小槐,小槐......

    

    十七

    

    “天长地久有没有/浪漫传说说太多/有谁能为我写下一个/天若有情天亦老/我只担心等不到/矛盾心情怎样面对才好/从来爱是没有藉口/没有任何愧疚/你的一切永远将会是我所有/如果你是我的传说/让他天长地久/追梦的人/为你在等候。”

    歌声又响起了,这是河大物理学院的元旦晚会,那位同学把这首歌连唱了五遍,他的情感像蚕丝一样,一点一点地抽离,织入同学们的内心,唱完的时候,夜已深了,台下阒寂无声,很久。最后每一位同学都站立起来,热烈的雷鸣般的掌声爆发了。

    这一场大雪持续地飘着,深夜的雪地里静的发慌,天气暖暖的,不像冬季,更像槐树花飘落的季节。

  

责任编辑 风云缘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