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下次捡到钱 丢掉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3-10-12 21:40:15
人气:

    下次捡到钱 丢掉

    现代社会,做发财白日梦的人多多!

    只要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哪怕是亿分之一的可能性也决不能放过,因为任何形式的摸奖总会有那么几个幸运儿呀!没准那个幸运儿就是自己呢?我也难能超脱,只是苦于布袋不饱满,加之胆量不够大,缺少一股子冲劲,所以只能妄想走路踢到钱,就像那个台湾电视剧的“贫穷贵公子”一样!如此期盼的诚心可能感动了上苍,真的就撞上了“幸运之神”!

    最有钱的地方在哪里呢?当然要数银行了。由于工作关系经常要与银行打交道,尽管想钱,但随着去银行取款数钱次数的增多,对那些不属于自己的钱也就熟视无睹了,再多的钱放在手中就如同纸张一般,与纸张的区别只在于必需要谨慎看管,几年过来,工作业绩倒是不小!常常沾沾自喜并引以为傲!不过想走路踢到钱的心愿似乎并不曾衰减!

    第一次捡到那笔不是钱的钱是什么时候呢?应该是三年前的五月吧,这可是我出生的幸运月份!记得那是一个周四的早晨,我到银行办完转帐,昂首阔步地出门,右拐弯然后走向宽阔的水泥路,走着走着就那么回了一下头,我至今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回头一望,这一点也不象我走路的风格。但是就因为那么一回头,好象有什么东西很入眼地躺在银行门口不远处,收住脚步侧着头细看,和我们银行存折的红色很接近,一点不错!就是一本存折!我记不清自己是慢慢走过去的还是大踏步奔过去的,总之,那本存折在我的手里打开,二十六万七千二百元跃入眼帘,老天,谁这么粗心把存折丢失了,不急死才怪!心里如此想着,眼睛习惯性的搜索姓名,姓名处画了几条黑线,依稀可以看到姓氏程,更不可理解的是竞无加密,我来不及思索,迅速走进银行,出示存折并询问十分钟内我单位有几个人办过取款业务,凭我的直觉和对公司的了解,这本存折属于部门小金库,银行出纳笑着告诉了我,我已经很明白是哪一个部门谁丢失的了。

    银行离公司只有五分钟的路程,我开始考虑手中的存折如何交出去,第一个意念是想开开玩笑,让“他”请一次客,第二个意念是交给他们部门,让“他”接受一次教训,没等想好第三个意念,已经到了采购部的办公室门外,里面谈笑风生,似乎部门的人全在里面,反倒让我有几分为难,我把小程叫到走廓上,说明情况并小声的询问核查存折上的数据,他并不知道也不相信存折丢失,直到我出示“证据”,他才红着脸接过去。本来要警告他几句,他们部长从办公室出来,他红着脸匆匆逃离、、、、、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从此以后不论在什么地方遇到,他竞然好象不认识我一样,这反倒让我心理很不舒畅,似乎是我探寻了别人的秘密,也让我一直到现在仍后悔为什么去捡那该死的东西!

    不过应该感谢的是:走路踢到钱的美好希翼在我时消时长的心理不舒畅中开始动摇!因为我竞然一直未能从他人口中听到一句略表谢意的话!

    第二次捡到一笔已入存单的钱,是去年的五一节之前两天,我拿了三本(含丈夫的工资、奖金各一本)存折,从上面取一万元,存定单,事毕,走出银行已经很远,我想算算剩余的钱是否可以让我们出去旅游,却意外发现,本子上只消掉了九千元,银行出纳错给了我一千元,出纳员是个年青小伙子,长得矮胖矮胖的,我也没考虑什么就返回银行,很小声地对小伙子说:“你刚才给我的钱算错了。”他看了我一眼,头也懒得抬地说:“我绝对不会错”。我重复说一遍,他也重复同样的话!实在让人气不打一处来!“如-果-我-告-诉-你-你-多-给-了-我-一-千-元,你怎么想?”听我一字一顿地发问,他愣住了!我冷冷地把所有的本子递进去,他很快就看了一遍,然后迅速操作电脑、、、、、五一节因为老家有事,我们取消了远游计划,没能为旅游事业作贡献的费用决定以孩子的名义存教育基金,我并不知道这种存款对小孩子有年龄的要求,而我去银行时又正好只有那个小伙子面前没有业务,他不予办理,也罢,只能不办!七月份,因为工作实在忙不过来,我请姑妈来帮我们做家务,为了让她回家以后对视钱如命的儿媳妇有个交待,我决定给姑妈办一个存折,又是冤家路窄,矮胖的银行出纳说没有本人的身份证不能开户,不论我好话说了千百句,他的同事也在旁边说可以灵活处理,他就是不办!一气之下,我大声质问他是否记得二个多月前错给我一千元的事情,而且告诉他如果以后遇到同样的事,我不会退还给他!他呆在那里不吱声了,可能是我是嗓音太高,银行负责人从密封的似乎很到位的办公室走了出来,小心地赔礼道歉并让其他人给我办理手续,我拒绝办理!没多久小伙子在这个银行从我的视线里消失!

    曾经很多次我为之自责,也许是我让他丢掉了这里的工作,事实上他坚持原则没有错!但是他的工作失误和对顾客的粗暴态度也应该由他自己承担责任吧?我以这个充分的理由原谅自己对人的不宽容!如果没有错出的一千元,我会那么不冷静地在大庭广众之下斥责别人吗?这是不是一种变相的索取精神回报呢?

    如果捡来的钱伤已又伤人,要它何用?

    我反反复复告诫自己:下次捡到钱,丢掉!没准那是一个陷阱呢!

  

责任编辑 彧儿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