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噢 那个小镇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4-10-02 16:30:17
人气:

    那是我记忆中一个非常**别的小镇。

    小镇上几乎每家的男主人都在外上班,每家的女主人都**一点小小的生意,有的开理发店,有的开肉铺,有的开饭店,有的卖小百货,有的卖布匹,有的卖毛线,有的卖服装,其他如台球、乒乓球、电影院、歌舞厅等娱乐场所都只有一个,储蓄所也只有一个,医院除了一所公立医院,私人诊所倒是有三家,小镇上的人们都守着一个规则,在需求量不大的领域,除非你家的生意忙不过来,否则不会有人商量着开第二家;小镇上还有一个极端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现象是:每户都有三个孩子,二男一女或者两女一男,这是我经过统计得出的结论,听说这些孩子中有一半是罚款后“结出的果”;小镇上另一个现象是:每家的住房都宽敞,不是两层楼就是三层楼亦或者房前屋后庭院深深,每家的经济都宽裕,孩子们的衣着打扮也挺入时,每家的主妇都**能**又**潇洒,女人们可以一边**生意一边打麻将,一边和过往的成年男**打情骂俏,说些肉麻的话,而且还不用担心有人偷走你家的东西,因为左邻右舍都相互照应,商铺就在公路两边摆着,来来往往的车辆也没有不熟悉的。小镇上有什么风吹草地,不用一刻钟的时间就会家喻户晓,所以呢只要有从外面飘来的年青**缑墙忝蔷秃茏匀坏某晌蠹易⒛康慕沟恪N颐刻齑有≌蛑屑浯├创┤ネ涤谛I嶂洌赝咀艿靡煌5赝蛏系木用窈脱募页っ谴蛘泻簟

    我到小镇工作的第二年,华毕业分配到此负责税收的征缴,梦云分到我所在的中学任教,后来我们自由组合教同一班级,秀云分配到镇委会**计生工作,当她第一次随梦云进到我的宿舍时,我只觉得满壁生辉,因为我小小的房间里几乎没有暖色,而她穿着一件鲜红的夹克。

    华据他自已说是我高中的校友,男姓公民,人长得**对不住观众,身高只有160CM,黑脸小眼。在我高中时代的印象中费尽脑力也没有搜索到这么个人!不过他有二个优点,其一是什么时候看都**精神,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其二是脸皮厚、能说会道不害臊。

    梦云和秀云既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也一直是要好的同学。梦云长得清瘦,除了眼睛略显得小了一点,其他地方也无可挑剔,衣着以淡色调为主,夏天的衣裤裙子几乎全是白色;秀云略矮一些,大概158CM吧,体形丰满但很谐和,眼睛又大又亮,属于会说话的那种黑葡萄眼睛。

    和他们三人走在一起全是因为我的死党“新”,他们都分别和新同过班级而且是好朋友!新和我喝同一条河的水长大,按照我们当地的标准属于典型的美女,身高160CM,脸长得清秀、白净,身材不胖不瘦,在我的印象中她好象不会大声说话,走路也怕踩死了蚂蚁。

    新也是参****作最早的一位,她高中毕业后找亲戚帮忙当了市粮食局的出纳,然后将省吃俭用的钱偷偷地资助华上大学。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临近毕业分配,我不停地打趣新,并详细询问这所谓的白马王子何许人也,直待见面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凭心而论,虽然本人其貌不扬,但是对未来夫君的仪表要求可是挺高的。华充分地意识到我对他的直观感受不佳,编出很多笑话来讨她未来老婆闺中密友的欢心,并用他未来老婆的辛劳费请我看电影、喝咖啡,那个时候进咖啡厅可是奢侈的享受,当时H市仅开了一家。看着新有点可怜的目光,我便把反对的理由咽在喉咙里。我判定不用我反对,新的家人也不会同意的,她的庞大的家族同胞绝对不会允许“一朵鲜花**在牛粪上”。正如我猜想并希望的那样,新的家人里面除了一个叔叔表示“看人不能只看外表”,其他人均投了反对票。新请求我帮忙**工作说服她****,我无动于衷!偶尔我双休回家时,就向****打听一点他们的进展情况。结果是进展停滞不前并且**鲇拢幌氲秸庑∽颖弦稻汉臀曳值揭桓稣蚶垂ぷ鳌

    初来伊始,他便对镇上几乎所有必须向他交税的人说和我是同学,而且他似乎总**室獯』嵩诩猩先硕嗟氖焙蛴胛蚁嘤霾⒏诤竺孀咭怀獭H绱艘焕矗胍俳凰暗娜吮憷鲜η袄鲜蟮暮案霾煌#路鹚械靡笄谒涂梢陨俳凰埃罄吹氖率当砻髡庑∽拥娜肥羌俟盟剑宰髦髡琶獬诵矶嗉彝ズ芏嗳擞Ω媒赡傻乃埃蚨竦眯≌蛏夏信仙俚囊恢潞闷溃晌诵≌蛏献钭罘绻獾娜恕

    也由于梦云和我同事的关系,他们同学三人加上我在一起谈天说地、打乒乓球、羽毛球、台球、玩牌的机会就多了起来,梦云也逮住机会就让我帮他们****工作,因为新向华透露,如果我****帮他说话,新的家人是会改变主意的。新的家人反对他们的另一个理由是华家里太穷,而对于这一点我父**的态度倒是很开明。

    为了让我当好说客,华请我们聚餐。那是中秋节的前夜,皎洁的月光融融地照着,人的心也会变得**别的温柔而多感!我们四人在一个小的饭馆里见面,华要了一瓶酒,我们三个女生没有人喝酒,他也好象并没有要我们喝的意思,没等菜端上来,他就一口气连灌了两杯,然后扒在桌子上呜呜地哭,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男孩子流泪,而且是尽情地流,所以我的心里虚虚地,似乎**错了事。从他的哭声中我断断续续地听出他要求分到这里全是因为离新的家里近,想让她的家人了解他,给他机会,没想到这么难,现在他自己****也开始反对,要他放弃。听着他的呜咽声,我们不约而同地向他保证当好说客。有时候事情的发展很富有戏剧**,当我们一起回家去找我爸的时候,我爸说新**盖淄饬恕懊魈臁币簿褪侵星锝诤蟮摹笆病比眯潞突┗椋

    OK!可以划一个句号加上一感叹号!不过后面有一小**曲,华和秀云差点儿婚外恋,秀云那对媚眼加上鲜艳的色彩差点儿把华“****”过去,幸亏有梦云用不大的眼睛聚焦全部的光盯着,加上我玩脑筋急转弯伶牙俐齿的痛骂,才没让他们滑到那浪漫的轨道上去!

    中秋的月又快圆了!生育了一对龙凤胎的“华新”,你们的旅馆、饭庄和鸳鸯浴澡堂生意红似火吧?!如果咱带一大帮朋友去小镇赏月,所有的签单可全是你们的名字哟!

  

责任编辑 彧儿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