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感动与坚持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4-10-08 08:37:32
人气:

    这两个词语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关联,很多事情也并不存在什么逻辑联系,它们却没由来地一同进入我的语言神经系统,而且将不同的往事生硬的拉扯到一起。

    十年多前一个雾蒙蒙的清晨,病后初愈的我随同婆婆回老家休息,公车没有满座,前面每两个座位上都只有一人,最后的两排是空着的。当时的公路不很平坦,晕车的人近十个小时的路途坐在后面是很难受的。我帮婆婆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向一个女孩子独坐的位置走去,在我走近的片刻,她把用手拿着的一个小袋子放在里面的座位,自己迅速移到走道边的位置上。如果是市内乘车,我会懒得计较,但当时我却走过去很礼貌地请她把位置让出来,她说还有朋友没有到,我说车已经开了,你朋友在哪里?她说在下一站。我说我先坐一会你朋友来了我再起来,她说别的地方不是有位置吗?我说别的地方的位置也有朋友未到(事实是因为其他的位置坐的全是男同胞,而女性同座应该坐着自如一些),她说后面不是还有座位吗?我说后面的位置我不想坐,我只想坐这个地方。婆婆从前面的位置上挪步过来,让我去前面坐,她去坐后面的座位,我坚决不从。我说我就站在这里,站到她的朋友来为止。售票员也过来让那个女孩子把座位让出来,她也坚决不从。她说她愿站多久就站多久。站就站吧。我作出最坏的打算,一直站回去,哪怕让我站得晕倒。我深信:我可以坦然的站着,她却绝对不可能安然坐着。汽车过了G站,又过了H站、、、、、、沿途的小站不断有人上车,前面的座位就不断有人填空。

    我依然站着,虽然脚有点发麻,就是不挪步,婆婆过来劝了几次,售票员也过来开导了几次,还是相同的结果。她在座位上假装睡着,枕着头的胳膊换过来换过去的忙个不停。我望着窗外起伏的小山丘,想不明白作为同性,这个女孩子怎么如此的可恶?难道是我过于时尚的衣着让她心理排斥?难道是我过于苍白的脸色让她害怕遇到鬼了?我宁愿相信后者!

    站了三个多小时后,车内有几位男士站起来表示让座位给我,我婉言谢绝,并开始心情舒畅地看车窗外一闪而过的山林,想象我们大平原绿油油的田野和乡邻间人情的友好。不知什么时候,装睡的女孩子坐到里面去了,我假装没有看见的依然站着,也不再感觉到累,旁边的男士提醒说你坐啊,我才“恍然大悟”悄无声息地坐下。

    十多年前一个雨蒙蒙的夜晚,带着不满一岁的孩子,从武汉转乘列车,在候车厅儿子胖乎乎的可爱模样吸引着旁人的目光,不断有人过来问候并摸摸他圆圆的脸蛋,快要进站的时候,一个始终微笑着注视我们的高个少妇走过来说“我们是同一个方向的,我帮你拿东西吧!” 我表示感谢,并告诉她我没买到座位,看是否可以在车上补卧铺票。上车后,高个少妇把我们安置在她的座位,然后理所当然地帮我去补卧铺,无功而返,她就说“你们坐着吧,我站着没有关系的!”我把孩子放到座位上,同座的几个大学生逗着孩子玩。我和她一同站着聊天,她是去随州市看望哥哥,聊了没多久,她突然弯下腰去用手抵着腰部,脸色苍白并渗透出汗珠,“你怎么啦?哪儿不舒服?”“没什么,只是有点发晕!”我不太相信,发晕怎么会流汗呢?那几个大学生也站起来问,她依然说没什么事。我把孩子抱起来让她坐她不肯坐,几个大学生又从我手里把孩子抱过去,两男两女的四个大学生挤在了一块,腾出的座位让给了我们,孩子在几个大学生手中转来转去的笑个不停,高个少妇坐在我旁边几乎没有再说什么话,多数时间她闭着眼睛,偶尔睁开眼看着我们笑笑,笑容里面似乎有一份难以捕捉的忧伤。让我的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列车终于停靠在随州站,少妇站起来与我们道别,看着我关切的眼神,她说:哥哥在站台接我!我没有什么事!下车就不晕了!我们几个目送她下车并不约而同地把脸贴上窗户看是否她的哥哥在站台接她,终于看到她向一个更高个的先生走过去,我们才如释重负地坐下,一个男大学生若有所思自言自语地低声说恐怕不是晕车那么简单!恐怕真的不是那么简单,但是我宁愿相信我们的直觉都是错的,她就是简单的晕车而已!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一定要问她的姓名和地址!一定要问!!一定!!!

    多少年过去了,那个女孩的假睡,那个少妇的闭目总会不时的同时入侵我的记忆,而且每当这个时候,在我的语言神经系统中就总会冒出两个词------感动与坚持!我并不明白它们为什么会同时出现,也并不明白这其间到底有怎样的关联,是因为一种坚持而感动,还是因为有一份感动而在坚持呢?!

  

责任编辑 彧儿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