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久违的露天电影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5-04-05 17:11:37
人气:

    晚风轻柔地吹拂着,公园里的灯光朦朦胧胧地闪烁着,草坪上隐隐约约地可以看到年青人相依相偎的身影,二千多平米的鱼池中间是曲曲折折的亭子,亭子间的回廊上小媳妇们织着毛衣聊着天、、、、、春天把人们从电视机的迷惑中解救出来,拉回到自然的怀抱、、、、、今夜,这儿正放着一场露天电影。

    两个相连的篮球场中间挂着一张白色的帷幕,蓝球场的司令台上摆着的是播放电影的机子,放影机和幕布之间一束白色的光由细变粗,小孩子们的手好奇地在上面挥动,将小手变换方式投影在幕布上,小孩子的头也故意地在中间晃动,银幕的正面和背面只要能站的有利地势全被小孩子抢占了,没有带小椅子的干脆就坐在水泥地上,或者几个小孩子相互挤成一团。大人们都象商量好似的全站在外围远远地看,说是在看电影,却不知道看的是什么内容,过一会儿就会问这电影叫什么名字?《头版头条》,再看一会儿,聊一会儿天,又问这电影叫什么名字?《头版头条》,当第三次又相互问这电影叫什么名字的时候,不约而同地大伙儿都笑了起来!

    可能大家也都和我一样,眼睛看着屏幕,思绪却回到了小时候看露天电影的那些美好时光吧?

    儿时在农村,只要听说哪个村放电影,不论多远,同龄的小孩子都会约在一起一同前去,或者跟在大姐姐们的后面走,记得看过的电影可真是不少,有《地道战》、《铁道游击队》、《小兵张嘎》、《卖花姑娘》、《洪湖赤卫队》、《红楼梦》、《花为媒》等,还看过日本故事片《望乡》,那次因为看不懂,又看见里面的人没有穿衣服一样,就吵着要回去,可是那些带我们的大姐姐们又不肯回去,我们只好在人群中间穿来穿去捉迷藏,电影结束后她们没能一下子找到我们,气得差点儿打架,相互指责说下次谁也不许带小妹妹。

    后来又有一次去看《野火春风斗古城》,那天下了小雨,我和妹妹聚精会神地看,忘记了在电影结束之前去找带我们的大姐姐,等省悟过来时我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就跟在别人的后面走,却走错了方向,去了另一个村庄。从走错的那个村到我们村并不是很远,可是中间要经过一片杉树林,还要经过一个很大的窑洞,常听大人们说那片杉树林晚上有鬼魂出没,有人听到过鬼叫看到过鬼火,而那个窑洞里面据说有专门吃小孩手指的巫婆,平时很少有人去那个地方玩的,所以我很害怕。妹妹比我还要害怕,她的小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胳膊,我捏紧她的手说“不怕不怕,我们来唱歌,把脚步踩得响一点,鬼听到了就会吓走的”。可是因为下雨,脚踏在地面上没有很大的响声,而且路还很滑,好几次我们差点儿摔倒,但我们一直就拼命地唱歌,在经过杉树林时我们一边唱一边跑,风吹树林发出沙沙沙的声音就象是有鬼在跑动一样,我们唱歌的声音一定也是发着抖的,因为跑过了那片树林后,快要跑到窑洞附近的时候,我们听到了母亲的声音,看到了一束强烈的手电光,我们俩人哇地一声就大哭起来、、、、、、那时我特羡慕那些有哥哥的小朋友,心里一直想妈妈为什么不生个哥哥呢?有哥哥带着去看电影的小朋友走不动了还可以让哥哥背一背的、、、、、很可笑的是,这样的想法竟一直持续到我长大成人。

    今夜,站在这宽敞的露天影院,任晚风拂过我的长发,侧耳倾听同事们诉说着好多年没有看露天电影的话语,以一颗多感的心观看小孩子跑来跑去买吃的喝的玩的,仿佛间我也回到了那纯真的童年,当我分不清东南西北、找不到回家的路时,有个哥哥温和地说:丫头,过来,我背着你走!

  

责任编辑 彧儿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