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又是清明 在光与影的梦幻中你悄悄地走来
----我的奶奶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5-04-06 17:57:32
人气:

    我的奶奶是个容貌秀雅说话温柔的女人,即使她对我们很生气地说话也听不出严厉来,但是她对我的爷爷例外。她对爷爷除了诅咒就是冷眼相待。我们村的小孩子评谁家的奶奶最好看,常常异口同声地说只有我的奶奶是个好看的奶奶。奶奶到底有多好看呢?我说不出来,只要你看到她的照片,就会说这个奶奶真是好看!我的同学我的朋友看奶奶抱着我弟弟的照片时都这么说。

    奶奶一辈子没有做过农活,也极有可能不知道如何插秧如何种棉花,但是她纺线纺得很细很白,织布织得又细又密,用针线缝补衣裳看不到线和皱折,所以我们五姐妹小时候都是整洁而又利落的孩子,村里的人、下乡的知青和学校的老师们都说我们家的姐妹就算是穿破衣滥衫也是很清爽的。这全归了奶奶的功劳。

    奶奶做得一手好菜,还可以用米、面和青菜类变出很多有特色的菜粥、菜饭、菜包子、菜团子,现在什么风味特色馆做的这类东西和我奶奶做的相比真的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别人家也模仿奶奶做却就是做不出奶奶做的味道,而且做出来自家的孩子都不肯吃,所以常常请奶奶去帮忙。奶奶还做得一手好的米酒和汤圆,其米酒发醇用的一种植物总是我们去找,小时候只在外婆家的河堤边有那种植物,我们村的周围没有。奶奶做咸菜的技术也是一流的,不喜欢吃咸菜的人看到奶奶做的咸菜的颜色就会想吃。或许有的人认为是自己的奶奶就带有感情色彩,事实上这些优长并不是我们发现的,而是从别人的认可中不断加深了我们的印象而已,很多的小孩子喜欢吃别人家的东西,而我们一直只喜欢吃奶奶做的,别人家的孩子也只喜欢吃我的奶奶做的。

    听奶奶说奶奶小的时候她家里很有钱,她的父亲是做什么的奶奶没有具体说过,只知道奶奶的父亲娶了三个老婆生了六个孩子,奶奶有三个哥哥和两个妹妹,其中只有最年长的哥哥是同父同母的。奶奶九岁那年,她的父亲和亲生母亲在同一年都去世了。她的亲哥哥带着三哥去了部队,家就留给二哥和两个小妈照看。奶奶则在家里帮两个小妈照顾两个妹妹。三哥是三妈生的,出去后就战死了,死的时候只有十九岁。当奶奶的亲哥哥也就是我的亲舅公以国民党团长的身份回家省亲的时候,三妈知道了她的儿子战死的消息,就骂舅公害死了她的儿子。再后来,舅公带着部队投诚了解放军。然后又回到了家乡来。至于另两个妈妈去哪儿了奶奶没有提过,只知道奶奶活着的五个兄弟姐妹以后没有分离。而另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对奶奶最好。小时候我随奶奶去走亲戚总是住在这个二妈生的二舅公家里。

    奶奶嫁给我爷爷的时候只有十六岁,当时爷爷的家境也很好,自以为一表人才的爷爷不喜欢呆在家里,迷上了唱戏,先后成立过两个戏班子,都因爷爷根本无心经营只是好玩而解散,后来爷爷又到湖北监利开了一个布衣店,但是爷爷每天只是泡在茶馆里抽烟喝茶听戏,店里的大小事全由奶奶承担。在痛失了五个孩子后,奶奶对爷爷的游手好闲无务正业充满了刻骨仇恨。

    静静的夏夜,我们常常躺在自家的竹床上,仰望着天上的繁星听奶奶讲很多很多的故事。那些故事有她自己的有我父母亲的有关于战争的有我爷爷的有她死去的孩子的也有别人家的。有时候奶奶边讲边哭,哭完了就会说,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人,看到一颗流星落下,人间就会少一个人了。而有时候奶奶又会说,地上一个人天上一颗星,人间少一个人了就会化作天上的一颗星。那个时候我并不太懂得奶奶这些话的含义,只是多年后再回想才蓦然明白奶奶说这些话时伤痛的心情,她一定是希望并以为她死去的几个孩子就是天上的那些小星星吧。

    更多的时候,奶奶是一边给我们扇扇子,一边驱赶着蚊子,一边教我们认天上的星星排列的位置,什么北斗七星、什么南斗五星、什么南极老爷星、什么姑嫂星、什么扫帚星、什么启明星、什么盼月星、什么犁园星、什么牵牛星啊织女星等等,只可惜我当时并没有认真看,除了牛郎织女星和鹊桥相会的神话传话记住了之外,其他的就忘到了九霄云外。

    在无数炎热的夜晚,如果我们不进房间睡觉,奶奶就一直守在竹床边给我们扇扇子。家里有三张竹床都是我们姐妹“抢占”着,每天晚上不到最后一张竹床抬进房子里面,奶奶是不会去休息的。我们让她去睡觉,她就说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她不渴睡。有时候我们在房间里睡觉,迷迷糊糊中如果说了句“好热”,一会儿奶奶的扇子就到蚊帐里来了,还有的时候被蚊子咬了一下,自己去挠痒不一会儿,奶奶的手就伸过来了。这些记忆伴我度过了美好的童年和小学生活!

    读初中时,学校离家几里路,回家吃饭的时候总会感觉很饿,有一次等了好久饭还没有做好,不知怎么就哭起来了。奶奶于是就想了个办法,用稻草做了一个保温的装置,用罐子把热的饭菜装好放在里面,上面再盖一层厚厚的布垫,以后每天回家就总能吃到热的饭菜不用匆匆忙忙地另做了。16岁我离开家住校读高中开始了独立生活,就没有再在奶奶的面前任性了。

    奶奶不只对我们疼爱有加,对同村的小孩子也都很好,村里有二十多个没有老人看管的小孩子是在奶奶的照看下长大的,其中有一个小女孩只比我小一岁,她家的成份是地主,那个时候这样的成份是受人欺负的,当时很少有人和她玩,小朋友们都喊她地主婆,因为她长得很可爱,也很爱干净,她的哥哥也常帮我打架,所以我从不欺负她,也允许奶奶让她经常在我们家吃饭,有时候她想拿我们家的东西比如小石膏的毛主席像和挂在胸前的小纪念章之类的只要她说要我就会给,但是我却因为她挨了奶奶一次打,也是记忆中唯一的一次狠狠地打。大概是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一天放学后,我去河滩上撇了几枝芦苇一边唱着歌一边甩着芦苇回家,刚走到家门前,看到她从我家厨房出来,我喊奶奶没有人回答,我问她在厨房做什么,她把手藏在背后,我说你快点让我看是什么,不然小心我用芦苇抽你,她站着那里和我转圈圈,我把芦苇举起来吓她,她还是不拿出来,我就真的对着她的脸抽了下去,她用手来挡,咣当一声,一个细磁小花碗掉在地上砸碎了,这可是我们家过年的时候才拿来用的碗,我生气极了,挥着芦苇对她的身上乱打,一边打一边说“你敢偷东西你敢偷东西”“小时偷针长大偷金”,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下,只听到她在哭,我的手却被人捉住了,一看是奶奶,不由我解释,奶奶把我按倒在地上,拉下我的裤子,在我的屁股上狠狠地连拍数巴掌,打得我哇哇直叫痛了好几天。那个小女孩却几天没有去上学,也几天没敢来我家玩,后来才知道我把她的脸上抽了好几条印。父亲回家来休假,我告奶奶的状说奶奶帮别人家的孩子欺负我,父亲却笑着说你早就应该挨一次揍了!

    86年我上大一,我和奶奶的最后一次对话在我家的院子里展开。那段情景对话在我思念奶奶时曾回想过很多很多次,也曾在我的梦中再现,我总能很清晰地看到奶奶当时看着我的眼光和笑容。记得那天奶奶穿着一件白色的棉绸短袖,一条黑色的棉绸裤子,一双尖尖的小脚女人穿的特制的布鞋,我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超短连衣裙,无领无袖的,脚上蹬着一双白色的细带的高跟凉鞋。奶奶坐在院子里摘菜,我靠着前屋的后门站着,“奶奶,我这条裙子好看吧?”“好看,就是露得太多了”“封建!我们班上的十七个女生都羡慕得很呢,都说超短裙最适合我了”奶奶抬起头又看了看说“是好看,就是太紧了,胸部和屁股都太突出了”我走到院子中间,抬起双手伸长胳膊快快地旋转了一圈“这叫曲线美呀”奶奶笑得不住地摇头,然后问“你那条白色的连衣裙呢?大摆的那条?”“给我们同学穿去了。”“女孩子家还是不要穿得太露”奶奶说完后继续摘菜。

    一周后,奶奶突然病故,我用那条粉红色的超短裙换回了我的白色连衣裙,从此告别了超短裙时代!

    穿着那条白色的裙子握着奶奶冰凉的手,我哭了一天一夜。我的爷爷也在奶奶的棺木前长跪不起,失声痛哭并忏悔他一生对奶奶犯下的过错。

    奶奶去世时七十八岁。出殡的那天,村里有一百多个孩子不在亲属之列却自动前来为奶奶做了白花配带,奶奶曾经带过的二十多个大人敬献了花圈。

    数年后,爷爷病重前夕,写下了一个遗愿,按照爷爷的遗愿,我们把他的骨灰和奶奶的葬在了一起。

    ------想念奶奶难以入眠,记下点点文字借这无边的网络把思念带给在无边的世界中沉睡的奶奶

  

责任编辑 热带鱼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