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父亲 认了那个女儿吧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6-07-18 19:43:18 人气:
编辑按:
    父亲乘坐近八个小时的汽车来看望总是让他放心不下的儿女,我做好了饭菜便不停地打父亲的手机问已到达什么地方。儿子和侄子都说饿了,我让他们先吃点甜瓜充饥,不能在爷爷未到之前先动筷。两个小小男子汉便坐在书房的窗台上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楼下保安值勤的入口处。

    当儿子高兴地跳下窗台,假装说我们下去玩噢,我知道一定是父亲到了。

    又有半年未见父亲,他看上去精神矍铄。依然浓密的头发只一点花白,虽然已经六十九岁了,也看不出来六十九的沉沉暮气。

    父亲穿了一件仿品牌的T恤,看质地我以为并不会便宜,随口问了句:这件衣服是谁买的?我不能确定是姐姐还是妹妹买的,从去年到今年我忙于自己的琐碎事,除了给父亲寄钱,忘记了给他买衣服。

    父亲沉默了一会儿说:是另外一个女孩买的,你们都不认识,年纪比你大一点,你应该叫她姐姐。

    我不以为然,笑说一句:您五个女儿还嫌不多吗?又收了一个干女儿?

    父亲走到哪儿都有极好的人缘关系,可以获得不同年龄层的人认同。我现在工作的地方,和父亲打过交道的人,也对父亲赞不绝口。

    父亲急忙分辨说:我一直没有同意收下她做女儿,就是想不明白她为什么非要做我的女儿。

    我还是不以为然地再笑:没见有人抢别人的父亲的,真是怪事噢。

    我的儿子和侄子也在饭桌上一起笑。

    父亲看我不认真的态度,表情很严肃很复杂地说:我还是告诉你所有的情况吧,我怕突然有一天自己不在了,而你们不知道有个姐姐也一直照顾我,对她也是不公平的。

    我收敛了笑容,认真地听父亲的讲述并不断插话问一些事情。

    我没有想到自己随口一句关于衣衫的问话,会问出来让人感动得无话可说的孝道来。

    父亲提到的这个姐姐原来已与我们有很长的渊源,只不过她认识我们,而我们都不认识她。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父亲在铝制品厂上班,那是一家私营企业,经营得很好,我父亲负责所有的物质进出,那个姐姐当时也在那儿上班,我们家的姐妹不时会去看看父亲,在他的办公室坐坐。那个姐姐经常看到我们和父亲有说有笑,很是羡慕,而她自己三岁时母亲就去世了,长大后父亲也去世了,她的男友家也只有一个形似植物人的母亲,父亲也去世了。那时候她就第一次跑到我父亲跟前说要做我父亲的女儿,我父亲没有当一回事,回绝了,以为她说得好玩。当地方政府以一处市里的房产和省级劳模的称号让老板把那家私企奉献给国家后,很多人便因各种原因离开了那家公司,再好的企业一旦由政府的手来控制,离非正常运行或者呜咽哀哉就为期不远了。

    后来,那个姐姐便去找了其他工作,也和她的丈夫外出工作过几年。其间,偶尔在街上遇到我父亲,就要我父亲去她家,她要做汤或者什么好吃的。她说她就想我的父亲当她的父亲,街上的很多人就笑她,没有这么要人做自己的爸爸的。我的父亲就对她说:你想认一个父亲,也要去认一个能对你有帮助的人,我什么也不能给你帮助。那姐姐就说:我是要认一个父亲,不是要认一个帮我做事的人。我的父亲还是没有同意。

    我猜想父亲没有同意的真正原因,是担心伤害了我们的情感,他以为他再收一个女儿怕我们误以为他对儿女有什么不满情绪,又或者误以为是因为我们没有尽到孝心。

    我母亲去世后的这几年,那个姐姐每逢节日就和她的丈夫按照我们当地的风俗,买很多礼物象女儿女婿回娘家一样去看望我的父亲。也时常接我父亲去她家。去年借一次什么活动,家里摆了几桌酒席,请了一些比较特殊的人,对大家宣布说我的父亲是她的父亲。那次我父亲知道了她的哥哥在什么地方担任书记职务,也实在是想不明白她怎么就这么执迷地要认我的父亲为她的父亲。她家的亲人也对我父亲毕恭毕敬。

    我越听越想不明白,我参加工作已经十八年了,也就是说这个姐姐坚持要做我父亲的女儿坚持了十八年。如果不是父亲亲自对我讲,我根本不会相信这事情是真的。

    父亲又说:“你以为这几年春节我带给你喜欢吃的炒米、荷叶片、翻饺都是你姑妈做的吗?你姑妈那做得了这么多,她也有一大家子要照顾。都是这个姐姐做好了送到家里来的。”

    我感觉鼻子又些酸酸,这个姐姐找一个父亲默默地来孝敬,心里却担负着对我们的歉意,以为她在抢我们的父亲。我跑到洗手间去用凉水冲了会儿脸。

    我的儿子和侄子也不声不响地吃着饭听着这不可思议的事。

    我埋着头看着碗里的米粒,筷子在米饭里挑来挑去,就是不送往嘴里。

    父亲继续说:“有一次,他们夫妻从广州回来,用自行车托了很多的礼品送来,半路上这个姐姐不小心摔了一跤,被送到医院住了好些天,他们在外地的时候也经常给我打电话问身体好不好……”

    我打断父亲的话:收她做女儿吧!您不就是多一个女儿吗?为什么不收呢?

    这个姐姐所做的一切,丝毫不亚于我们对父亲的情感。

    父亲说:她没有什么文化,只读了一个初中毕业。

    我又打断父亲的话:有没有文化没有关系,您认了她做女儿吧!我明白父亲的意思是因为她没有什么文化,怕我们会看不起她。父亲在这一点上考虑得太多了,人与人之间能否相亲相爱不是靠文化知识来维系的,而是靠善良和真诚来维系的。

    为了让父亲不再为此事想得太多,我自作主张地说:等到春节,我们姐妹全部回家的时候把她接到家里来吧,我们认她当姐妹。

    送走了父亲,我决定找弟弟和弟媳谈谈,他们的回答出乎我意料。弟弟说:“我九零年在棉花收购站上班的时候,就听人说过了,父亲不同意啊。”弟媳说:“我回老家的时候村里人说有一对夫妻经常去我家看望父亲。我也没有介意啊。”

    弟媳又说:“这老爷子也真是的啊,收个女儿就收个女儿嘛,多收几个也行。如果能有八个姐妹还好呢。打牌正好两桌,不用找外人了。”

    弟弟更夸张:“有十个姐妹更好,如果收两个兄弟我也不反对。兄弟姐妹多了,加上一大群孩子,想想都热闹。”

    我笑。然后统一意见,待父亲七十岁生日的时候,以正规的仪式让那个姐姐加入我们的行列。

责任编辑 彧儿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