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梦里身是客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6-07-24 07:55:07 人气:
编辑按:
    约十天前,**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自己乘机飞去一个心心向往的地方,飞机途中失事。我和另外的三个女人跌落在了一座半山腰一层厚厚的落叶上,我们从落叶上爬起,沿着树枝和一些在山崖上的藤蔓攀援上去,山顶上是一个与我们的现实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天空碧蓝如洗,空气呼入鼻孔是阵阵香甜的气息,进入眼里的树木和地上的草全是翠绿得要滴出水来一般,很怪的是没有花,空中飘着美妙的音乐,路上随时可见合着音乐起舞的年青人,他们忘情地跳着。他们和我们长得很不一样,脸又圆又白,耳朵却都长在头顶的两边象牛角那样的位置。公交车也和很**别,其上的文字不是我们地球上的文字,全是纵横交错的笔画。只要有人挥手车便停下,车的驾驶室象火箭头一样,而且车速也如风一般,只看到倏地一下,车就不见了。他们的自行车也和我们的不太相同,很小很小的车身,脚踏板不必用脚去踩得转动,是触碰式的,人的脚一踏上去,自行车便开始飞一般地跑起来。他们的饭食也和我们的不一样,都是已经****好了的熔合了多种美味的调料,不用再去费心蒸煮,**吃的用手直接摄入嘴里,汤吃的兑点水溶解就行了。水也是随便喝,都是清甜可口的水。而发放饮食的都是老者。然后你想去**什么工作就**什么工作,不想**了随时随地就可以休息。没有人问你从哪儿来的要到哪儿去。

    我们**鋈俗咦呖纯矗欧⑾帜鞘抢胛颐呛芤T兜牡胤剑堑某凳遣荒艽颐腔胤档模砣鋈怂狄胤盗耍颐蔷腿パ罢曳苫碌牡胤降纳窖拢谏窖碌囊桓龇煜都溆幸豢派辽练⒐獾睦侗κ野阉臃煜都涮统隼矗莞侨鐾姓撸运撬担耗忝堑难劬Χ⒆潘渡墓猓徽R膊灰#劬ζ1咕捅丈希饶忝钦隹氖焙颍突峄氐侥忝抢吹牡胤饺チ恕K侨宋剩耗悄隳兀磕悴蛔呗穑课宜滴也蛔撸乙粝隆N颐挥懈嫠咚俏伊粝碌睦碛伞N伊粝碌睦碛芍皇撬坪跤幸桓鋈嘶岬侥嵌冶匦氲茸牛碛芍俏蚁肓私饽切┎煌κ侨绾**到的。

    然后,梦醒,我便用手指敲下了梦境。

    昨晚,不,确切地说当是今天上午了,又梦到乘机飞去一个心心向往的地方,起飞时即遇到一个老者设置的障碍物——一座小山般的稻草堆,飞机的机尾从稻草堆旁边掠过,终于还是把那个障碍物撞飞了,片片稻草被撞碎如同柳絮般飘散。然后老者在下面挡住道路咒骂,机长下去与之理论,达成谅解后,飞机又开始起飞,在跑道上没有滑行多远,又见一裸体的小男孩正蹒跚学步却在跑道上玩耍,飞机连忙急转弯绕道而行,小男孩以为飞机是玩具呢,开心地张着双臂跟着飞机跑,似乎他要捉住一只大大**唑选仪懊娴囊欢苑蚱藁毓防赐腹盎Э醋判∧泻⑽⑿Γ圃嗍兜娜耍灰洳黄鸷问奔

    飞机穿入了云层,遇强大的气流冲击剧烈颠簸,然后是电闪雷鸣,飞机颤抖着被迫下降,停在了一条长长的铁路线上,机舱里的人便都跑出去透气。我很奇怪,铁路线也可以当飞机滑行的跑道了?跑去问机长,机长说凡紧急降落都可以降落到铁路线上,我问若再起飞怎么办呢?机长说飞机已装有**别的设置,可以如火**闫舳皇撬俣雀欤锏狡鸱傻乃俣龋苫憷肟孛媪恕

    我还是不放心,谨慎地再问:我们的航班会不会出事?机长自信地说:放心好了,民航从未出过事。

    又起飞了,天上是狂风暴雨,机舱内惊呼声响成一片……我心里默念着一个名字,不停地说:我们一定会安全着陆的。

    然后,我听到了自己的惊呼声,伴随着惊呼声,人已摔到了地板上,坐在地板上我抚摸着摔痛**觳仓獠唤Τ隽松

    好象有许多年没有睡觉时摔到床下了。看看时间:十二点零五分,天哪!这个休假休得真是简洁,贪吃贪睡不**活已不可救也!

    此刻,窗外正狂风暴雨,电闪雷鸣,烦闷了多日的燥热天气正慢慢退去。而因洪水被冲毁的铁路线,不知又滞留了多少南来北往的客于此。

    又听闻:近期提前一周也难买到列车票的乘客,被迫因数条铁路线的停运而改乘航班,民航售票火暴!

责任编辑 彧儿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