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故乡的野菜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8-07-04 09:10:50 人气:
编辑按:
    似乎也确乎又开始想家了。

    阳光透过厚厚的玻璃和厚厚的窗帘,明朗地映照着室内的鲜花、挂饰和墙壁上象猫一般的老鼠贴画时,我正在做梦。

    吵醒我的是一阵手机的铃声,从遥远的城市传来的遥远的问候及询求。

    人在旅途,总会面临很多的选择,有时候不作选择也是一种选择,而有时候不断放弃也是一种选择,我现在面临的就是不作任何选择的选择和不断放弃的选择,这两种选择让我表现出的姿态是要么沉睡,要么收拾了行装再出去旅游。偶尔作点自我剖析时,我把自己的这种状态称之为从容不迫,也就是说哪怕明天发生世界大战,遇到核爆炸,只要声息尚存,就会有无数条路可以行走。

    近乎有半年没有被色彩纷呈的梦境环绕,所有的思维空隙都被一些繁杂的人与事拥塞得满满。昨夜却梦回了故乡,梦到了家乡的田野,一望无垠随风起舞的麦浪,宽阔的庭院,宾客满座的牌场,父亲、叔叔的笑脸,更奇怪的是已经故去的爷爷他居然在梦境中活了过来,爷爷坐在他一惯坐的最上席的位置,用很温和的语气与我说着话……说的什么呢?夜里醒来时尚且记得,天明后却忘了。

    菜市里面招徕顾客的乡音听来分外亲切,可能是我不喜欢讨价还价的缘故,每次去菜场不论是否买张家或者李家的,那些小贩都会给予十分热情的问候。

    家乡的野菜水灵灵地摆在摊面上,这些野菜本不是南方的,而是北方的土地上生长的,概因为生活习性的差异,北方人不知它可以做菜,因而就不知如何吃它。每次我买的时候,总有北方人问我这菜能吃吗?如何吃?其实简单得很,当作青菜正常地炒,喜欢辣味就多放点尖尖的红辣椒、生姜大蒜切细一点,炒熟了加点白胡椒粉和鸡精调调味道,入盘后再在锅里放一小勺水烧开倒入菜盘中。这些野菜是不经任何人工的天然,因而就算是汤里也和着泥土的芬芳。

    春节前卖得最贵时是十二元一斤,我满市场找才找到一家有卖,很多时候是整个市场上都没有。现在有两家,价格也降到了六元一斤。依然比其它青菜的价格贵了几倍。野菜的生长期不长,从麦苗开始生长到过罢了阴历三月三后就很难再挖到清新嫩绿的野菜了。尽管它还可以切得很细包饺子、也可以清洗后煮面条,皆因我不喜欢吃面食,故它的用途就成了唯一。

    可能也或许我确确实实又开始想家了。

    炒菜的时候,脑子浮现的是家乡的旷野,一望无垠随风起舞的麦浪,宽阔的庭院,父母的身影、声音和笑容,还有一大群儿时的玩伴,他们中的很多人帮我打过架……

    很多咸咸的东西不断沿着脸颊滴落下去,我仿佛听到父亲和叔叔的声音:不论你长到多大,不论你在哪儿,都是父母的孩子啊,遇到任何事情要记得你有家。

    可是我已经三年没有回去那个生我养我的家了……

    我忘记了回家的路……

责任编辑 彧儿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