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有朋自远方来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10-11-27 16:05:12 人气:
编辑按:
    听到一声轻唤“叶子”,阴霾的心情,倏忽间变成冬日晴朗的阳光下碧透的长空。

    网络的姐姐来了。为等姐姐的到来,我已经期盼了三年。武汉一别,尚历历在目。

    我知道姐姐只要踏上北京的土地,是一定会来找我的。虽然我从论坛已经消失了两年。

    “叶子”是我在论坛写作五年所用笔名之一简略的小名,只有我的亲密朋友——极少数几个令我赏识的网络友人,才知晓并以之相称。而他们之中有两人在武汉、一人在山东、另一人已移居加拿大。

    取名其意,并非飘零飘落之孤寂,而是寓意蓬勃与顽强的生命力,即使因秋风和寒雪,一度远离枝头,也不是作为萧瑟的葬礼,而是以凤凰涅槃之壮美,化作泥土守护并滋养给予它生命的土地,等待春风再次为大地添加更加浓烈的新绿。

    白居易有诗云: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才须待七年期。此诗句若用来引伸为识别友人,而不仅仅是洞察并检验个人的才能也未尚不可。

    七年,不算长;七年,也不算短。一个孩子成长到七岁时,观其言行也可以洞悉并初步判断其一辈子的发展趋势。

    而我与姐姐的网络相识奇缘至今已经不止七年了。多少曾经凭网络文字相识于论坛甚至于一度相知于论战的“友”人,在逐次的交锋中分道扬镳,那些或消极阴暗、或虚美掩恶、或言行错位、或以文字之美行哗众取宠之实者,被我永远地划入了黑名单。

    在个人的信仰中,只有那些能以膜拜之虔诚来敬重文字的人,才能算文化产业人,也才有资格做文字工作。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实乃至理名言,而网络的聚散离合就是另一种现实的印证,是一种只见树木难见森林、或者被修饰后呈现截断面的现实,所以通过网络来识别人辨别事就更加需要凌利的眼、冷静的心和锋利的日子里所见的“刀”光“剑”影。

    与姐姐的相识是在聊天室,那是一个非常无聊的夜晚,浏览网页而误入,看网人们在滚屏上打字交流,觉得更无聊,就试着分析一个个聊天的怪名字,寻找可以“打击”一下的对象。目光锁定了一个寓意很超凡且很自信的网名,以挑衅的心态试探虚实,一剑刺过去,却剌到了棉花上。接招者是一个温婉而富有才情的女人,一个晚上的交流,竟然奠定了我们七年亦将会是终生的友谊!我们谈对文学的认识、谈对世事的看法、谈个人的处事原则和婚恋家庭观念,谈得异常兴奋,临分别时,她发给我一个社区文学论坛的网址,建议我注册后写文章上传。我问我们还能再相遇吗?她说有缘份就会再相遇。按照她说的方式,我第二天就进行了注册,并试发了第一篇文章,然后再跑去聊天室“守株待兔”,一周后“逮”到了她,告知她我的笔名,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而姐姐和她生活中的朋友,从此亦以关注、期盼并祝福的目光一直“跟踪”着我的脚步,从网络到现实,从通途到曲折再至未知……

    在取与舍之间,如果你舍弃了全社会都在拼命追逐的东西,而主动去选择另一条难走的探索之路,那么你注定必须要承受更多来自现实的压力与重负。然唯有如此,心灵之旅卸掉物质与名利依附于身的附累后,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舍弃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既来源于自身的冶炼,也来源于社会联结关系的作用。在这个过程中,姐姐就象我的家人,亦抛开功利的因素给予我更多的鼓励、支持和信任,而不是认为我傻。

    昨天,姐姐和她的部属来人大参加一个研讨会,三年多没有见面,姐姐还是原来的模样,干炼而又秀美,播音员的仪态中又蕴含着领导干部特有的风范和气质,这种气质是那些普遍沉迷于杯盏、热衷于争斗的为官者所不具备的特质。

    无以表达见面的喜悦,两个女人众目睽睽之下长久的拥抱……

    昨晚,我们去了奥体中心;今夜,将畅游什刹海;明天,香山的红枫下,将留下没有脚印的风痕……

    愿所有无所求报的纯净友谊都能地久天长!

    2010年11月

责任编辑 彧儿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