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百花潭词赛略议

作者: 留取残荷  发表时间 2009-06-03 14:09:07 人气:
编辑按:
    百花潭是网上一个著名的诗词链接网站,08年评选出很多年度诗词,我的一个朋友被褐斋对此颇为关注,写了许多评笺,我跟风也写了些,一是对被褐斋评稍做订正,另外也说点自己的看法。下面所评词作者俱为网上极知名的,有兴趣的可自己去百度。

    水龙吟

    过岳阳访友不值,道边有三五梅树,将萌未萌。立有顷,遂去之。

    月随我渡江南,盈盈一道何清绝。潇湘雨歇,巴陵风歇,洞庭波歇。疏影低徊,点兵台上,吴歌悲彻。恨传书乏客,小乔墓下,有山鬼,如人咽。

    不记何年相遇,记何年、与卿相别。归来缓缓,看花偏在,无花时节。多情易老,光阴难替,愁肠千结。看车行杳杳,梦中辙迹,掩倾天雪。

    注:岳阳有鲁肃点兵台,有小乔墓,君山上有柳毅井。

    被褐斋评笺:情、老、梦三字出律。潇湘三句求巧而费笔墨,留其一便足矣,且与前后文意脱节。起五句情感与后文不合。疏影七句用岳阳故实如其自注,表达访友不遇之情感。只咽字作声塞解似不见独用者,或呜咽或幽咽,如“陇头流水,鸣声幽咽。”我或作偏呜咽。下片不记二句说别,归来四字带过,看花二句有感而发。只个人觉得有看花二句,则不记二句似可省略。梦中二句因车行而记梦,亦是表达怀人之意。

    残荷曰:盈盈一道何清绝,似用山谷登快阁句.首两句很不错.清雅.后面三句就过于取巧了,三地名叠在一处,颇感累赘.于意境拓展亦无太大作用.吴歌悲彻这个感慨因前面缺乏铺垫,这里不免有些落空.山鬼本是传说神话语,这里未与现实相关联,亦觉空泛.咽字应该可以单用.被子可能失察了.过片不错。但和上结却远.承接三句亦不错.多情三句则是俗笔.可谓全词最弱处.结当是呼应立有顷,遂去之一语.梦中辙迹,掩倾天雪。当是回首之空寂之境有如梦境.意思不错.但表达还可斟酌.病在隔.

    喝火令

    闷倚难言是,慵眠却道非。晚来斜照锁蛾眉。禁得此中消受,心绪百千回。

    梦影还摇曳,秋声也颤微。遣愁依旧见愁归。越是无聊,越是好风吹。越是好风吹处,蝴蝶又双飞。

    被褐斋评笺:起二句写坐卧难宁。秋声二字实为败笔,歇拍处为春景更动人心魄。

    残荷曰:闷倚难言是,慵眠却道非。这一联蛮工.两结俱俗.梦影还摇曳,秋声也颤微。意薄句纤.

    贺新郎

    寄远

    一夜端阳雨。过溪桥、红残飘瓦,绿深垂树。隔水桐花无人见,开罢江南春暮。滴未尽、泠泠清露。槐穴初醒浮生梦,认粟山杯海归来路。算十九,总成误。

    相思伏似堂前虎。逐心头、前尘滚滚,遍山狐兔。涸辙翻波今盈尺,濡沫间听尔汝。掉尾去、藏身涘渚。剩有离愁千万结,散天涯海角如重罟。逃不出,只相负。

    被褐斋评笺:飘字劣,我或用依字。隔水二句又写花似复。此处意在无人见三字,可用他语缀于前后,不必桐花。粟山杯海不知何典,看槐穴或指一粟为山、杯水为海之意。换头写相思如虎而伏,堂前二字不知用何典,似赘语。下二句写前尘似狐兔而相思追逐之。涸辙二句逆用濡沫故实。尔汝,亲近也。此二句似写因今而怀昔。题作寄远,则赠友人也。掉尾去一句用庄子神龟故实写别离似不妥,君与友人谁为祸端呢?

    残荷曰:我倒感觉飘没问题.,灵动。问题是:隔水二句又写花似复。作者写的随手了.后面几句不错.算十九总误说明回不了头了.粟山杯海应该是作者自创的,只用于说明生活的恣意尽兴吧.相思伏似堂前虎。逐心头、前尘滚滚,遍山狐兔。这几句是连在一起的.用两个比喻说明往事难排,相思不已.遍山不顺,不如说满山或漫山.涸辙翻波今盈尺,濡沫间听尔汝。这两句有些词费.总的来看全词都是起好.结都不够有力.

    掉尾去一句用庄子神龟故实写别离似不妥,君与友人谁为祸端呢?这个和祸端没啥关系.中国向来喜欢恬淡生活.这个不过是老调重弹.说明自己不能象朋友那样掉尾而去吧.

    减字木兰花

    中秋无月,独步出,归作

    滩青芦白,飒飒江风沾欲湿。霜滑星稀,桐井飞声秋满衣。

    一灯如月,已看百回圆与缺。同坐何人,阶上流光梦不真。

    被褐斋评笺:此篇为中秋无月而作。因看一灯如月,故怀月之圆缺。但看月圆缺可,看灯圆缺似不妥,或指灯火烁烁明暗之间,如月之圆缺。余好。又,同坐何人句一问,歇拍落不真二字则无人也。

    残荷曰:起感觉不错.有视觉有触觉.但四句突然冒出桐井则有些搞不懂.首句应该说明在江边.要不不会欲湿.一灯句不错.但已看句确实理解不了.或者因为没有亲身经历?结可.

    沙塞子

    正是梅风心溽,云蘸水、树黏天。恰似旧时抛别,雨如悬。

    却怪无端闲恨,纔似潦、又成川。还剩斜阳檐溜,水痕圆。

    被褐斋评笺:溽、蘸、黏、悬、溜等字炼,但不喜蘸、黏、悬三字,熟。纔似二句模拟好。

    残荷曰:这手看了半晌感觉不错。这个牌子以前没填过。也很少见人写过。事实上确实也是不好填的。上下片字句都相同。六字句当然好弄些。但三字句要写的很工就不容易了。浣溪沙写的人很多。山花子就不那么多了。我想有这个三字句作怪的原因。这个词我感觉一是好在字的锤炼上。二是好在虚字的处理上。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却怪无端闲恨,纔似潦、又成川。这12个字是很可分析的。无端闲恨是承上面抛恨二字来,所以不突然。但因为天气本不关人事,岂能有恨。故曰无端。因其无端,,好似故意,故曰却怪。才,又字两字承接递进很好。既写雨,又写人心,起双关作用。可谓情景交融而无痕。这个短章能入选十大小令,单从技巧论是绝无问题的。也是让人服膺的。较之其它的一些同样入选的,有些实在是很泛泛的作品。下面再从全篇分析。首三句虽然写景,但心溽也反映幽思之情。笔法简淡。如白描。恰似一句点出回忆。雨如悬反映雨欲下未下之景。却怪无端闲恨,转得很好。天下雨本不干词人事,但这里着无端两字。情景交融甚妙。纔似潦、又成川。雨渐渐大。这里有多少往事,故事,作者并不说出。都留给旁人回味。还剩斜阳檐溜,水痕圆。高潮已过。一片清寂。还剩,又是虚词推动情节发展。

    乌夜啼

    流星飞过潇湘。下河梁。散作人间灯火满空江。山与泽。如宾客。坐相望。一路秋烟秋雨两茫茫。

    被褐斋评笺:写景语虽佳,但不明主旨何在。

    残荷曰:这个被子或看得草率了.羁情还是可见的.结句尤有前路茫茫之感.流星潇湘河梁.背山川而去亦都属分离之意象.整体还是颇浑成的.

    谒金门用大鹤韵

    醒不得,僵卧四肢如折。鬼战当空呼特特,飘摇孤焰黑。

    一魄仓惶南北,看老江湖颜色。恨此皮囊终是客,梦兮为故国。

    残荷曰:这首有鬼气。

    满庭芳

    寄畏庵次鹿潭韵并与贻柏兄

    去矣斯人,水云犹在,此间名曰溱湖。西风何事,吹恨上菰蒲。应恨公来也晚,空搔首、宿醉难呼。凭公指,劫尘消处,人世两萧疏。

    嗟余。真梦寐,飘摇一橹,惊起群凫。问霜树谁栖,天地谁庐。揖罢还奔岁暮,且珍重、春酒秋鲈。烟波下,可堪记取,隔看谷仓孤。

    被褐斋评笺:和韵处当别开生面为佳,此篇菰蒲、萧疏二韵终是可惜。鹿潭翁当年写满庭芳黄叶人家时,在今江苏泰州,卽是溱湖所在之地。看歇拍,谷仓当指地名,在台湾,故有隔看谷仓孤之说。除去首尾,上片写公,下片写己,以人世两萧疏句绾合。但上片公字不知写何人,鹿潭、畏庵或贻柏?看公来也晚二句,当指今人。但凭公指三句,却似写鹿潭。下片飘摇二句照应溱湖,细密。问霜树二句出别意。揖罢二句人我俱写。此篇佳构,只上片似有含混处。附鹿潭翁满庭芳词如下

    残荷曰:和韵处当别开生面为佳,此篇菰蒲、萧疏二韵终是可惜。这个说得过了。其实这里还可以的。后面那几个小令确实凑的随手。未脱大鹤词束缚。这个词我不满意的是上下片的两个结。上结凭公指我感觉无论公指谁,似乎都很难解释。下结隔看不说生硬。气象也小了。

    高阳台别人

    云澹风高,横阶霜白,千里共此深寒。满山烟色,红碧渐摧残。江畔何人吹笛,何人在,折柳前滩。无如说,无如说也,说也只平安。

    悲欢。求一誓,子如蒲苇,我亦如盘。便天涯遥远,稍慰心宽。终岁参商消息,负约者,几次三番。归来梦,去时桥畔,夜夜起波澜。

    被褐斋评笺:里字出律。用清真体。上片何人两迭,无如说三句三迭,俱贪求工巧。若我则前作又谁在折柳前滩,递进一层。后文三迭作二迭,第一徧无如说三字以他文代之。换头化用孔雀东南飞诗语。终岁三句写伊人负约则事不谐也。歇拍三句以景语结,波澜亦在心中

    残荷曰:这个不是太喜欢。意思比较直白。也谈不上有特别惹眼的句子。两迭处应该是作者着力处,但细味之下,其实意思浅薄。殊无必要。归来梦,去时桥畔,夜夜起波澜。这个结也谈不上有什么新意。几次三番,尤感坏味。

    凄凉犯

    遇雨漓江泛舟半日归时天尽墨矣

    玻璃蘸影,连江岸、倭峰各拥寒碧。泛波瘦梗,拘霞病树,黯然尘客。秋氛暗积。觉风拽、衣痕似汐。渐迷蒙、惊凫怳逝,暮雨打篷急。

    应念当年事,剩水残山,指天越石。乱云竞渡,裹旌旗、陨如朱实。虚籁凝烟,唤归心、回身何域。正微茫、黄灯一点,漏夜幂。

    被褐斋评笺:依钦定词谱,影字失韵。越、心、何字出律。倭、拘、汐、怳、朱实、幂等字可见用力处,但亦有用力太过处,如指天越石四字竟不知何意,朱实二字亦不知何意。玻璃,江水。起扣漓江,连江岸句写岸山映水。泛波四字写水,拘霞四字写岸,接黯然四字扣自身。秋氛一句写景亦是写情。衣痕句用汐字韵复转回山水,过拍点遇雨。换头应念句回忆至唤归心句转回今朝。此篇主旨似在裹旌旗七字,所陨者何却只有作者自知。幂,读密。本义幕布也。

    残荷曰:越石我不知是不是指刘琨。如是。则陨如朱实当指刘身亡。这两处确实有些晦涩。总体较之清词。就是有些地方特意选了些生猛的词。

    高阳台寄人

    溪树横云,遥山染碧,一帧水墨江南。小巷无人,桃花几度开残。纷纷落尽轻红色,又飘零、吹上春衫。石阶前,竹伞垂圆,绿入眉端。

    昔年燕子归来晚,众中谁识汝,沧海飞还。星走波翻,如今雨鬓风鬟。并双肩向窗前立,记此时,灯火阑珊。说相逢,明月愁心,商略清寒。

    残荷曰:溪树横云,遥山染碧,一帧水墨江南。起八字略随手.不过可以完成任务.小巷无人,桃花几度开残。冥想.纷纷落尽轻红色,又飘零、吹上春衫。眼前.石阶前,竹伞垂圆,绿入眉端。终于点明人物视觉.用字工整.手法很好.昔年燕子归来晚,众中谁识汝,沧海飞还。以燕衬人.星走波翻,如今雨鬓风鬟。抒发感慨了.并双肩向窗前立,记此时,灯火阑珊。点明感慨来由.说相逢,明月愁心,商略清寒。惟有月可相语.感慨无限.

    临江仙寄人

    坐看当窗月小,麓山一角茶庐。何堪心事细乘除。知君杯水意,冷落紫砂壶。

    走过时光荏苒,如今人在归途。也曾风露梦江湖。满城灯火色,总不似当初。

    残荷曰:坐看当窗月小,麓山一角茶庐。起平正.何堪心事细乘除。与下结相呼应.知君杯水意,冷落紫砂壶。呼应寄人主题.手法含蓄.走过时光荏苒,如今人在归途。直爽.

    也曾风露梦江湖。上片写彼,这里写己.满城灯火色,总不似当初。以感慨作结.这手如易去走过两句.置之前人集里亦可.

责任编辑 秋江月影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