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暗香盈袖 ——古词欣赏——

作者: 红挽苏  发表时间 2010-12-23 20:28:45 人气:
编辑按:
    冬日的午后,窗外寒风啸啸,屋内温暖如春。为自己彻一杯香茗,随手翻开唐诗宋词吟诵,不知不觉间就进入了古人的意境之中,仿佛坐上了时间的快车,回到了那盛行诗词歌赋的时代。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亡国之君李煜,在一个寂寞的清秋之夜,独自登上西楼,新月如钩,眼望故国,不堪回首,“问君尚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不得不说,李煜是个才华横溢的好词人,但他不会治理国家,最终落得个国破家亡的悲惨下场。

    “一夜东风,枕边吹散愁多少?数声啼鸟,梦转纱窗晓。 来是春初,去是春将老。长亭道,一般芳草,只有归时好。”

    曾允元的这首点绛唇,为我们描绘了一副离家在外的游子,浓浓的思乡之情。枕边的愁绪,是无法吹散的离愁,是无法割舍的乡愁。春去夏来,芳草凄凄,只有归时好,归心似箭,辗转反侧,不觉间已是啼鸟声声,纱窗渐晓,新的一天开始了。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李易安的这首醉花阴如暗香袅袅飘来,我们仿佛看到了易安女士,在阴云浓雾的重阳佳节,为了驱逐寒冷和寂寞,把酒黄昏后,西风卷起纱帘,愁怅的人啊,比那凋零的黄花还瘦弱。易安飘泊的一生,是时代的悲剧。她如那开放在山野的一株迎风傲雪的梅花,暗香盈绕,留芳百世。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秦观的这首鹊桥仙,缠绵悱恻,淋漓尽致地抒发了对美好爱情的赞美,对横刀隔开牛郎织女的银河及王母娘娘的不满之情。“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君不见,多少海誓山盟皆淹没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事之中;多少柔情蜜意都随苍海桑田化为乌有。唯有爱情的绝唱,唯有美好的传说留存在人们的口碑之中。“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距离产生美啊,长相厮守也会有厌倦之感的。

    “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欧阳修的蝶恋花描述了深宅大院之中,虽有杨柳如烟,雕栏玉砌,但在狂风暴雨的三月黄昏,雨打乱红,花无语,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心境,跃然笔端。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杨慎的临江仙,随着电视剧的热播早已脍炙人口。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那滚滚的长江水,淘尽了多少英雄豪杰,看惯了多少秋月春风。历史的变迁兴衰,各路英雄的争斗,都淹没在波飞浪卷之中,为我们留下多少感慨与深思。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苏轼的定风波以轻松的笔调向我们描绘了一副潇洒倜傥的诗人风采。在风雨声中,诗人芒鞋蓑衣,吟唱徐行,任他风雨横行,我且独往独来,淡泊的心境令人神往。读过《苏东坡传》,深为东坡先生坎坷的一生愤愤不平,在那乱世之中,东坡先生不惧权势,在流放的岁月里,还能自寻欢乐,吟啸徐行,不能不说是一种看破红尘的心境,一种淡泊名利的心态。

    读唐诗宋词,品古人意境,如暗香盈绕,袅袅婷婷,沁人心脾。

责任编辑 秋江月影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