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心灵花园(之一)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3-10-12 20:35:17
人气:

    心 灵 花 园(之一)

    每个人都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心灵花园,它最初显现于世时是洁净的,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只因为空气中不纯净的东西太多,许多人的心灵花园中便悄悄地飘落进了芜杂的种子。

    儿子一天天长大,性格温和,一岁多一点点就学会了自己用筷子吃饭,一岁半就上了幼儿园,二岁时吹气球,不接受大人的帮助,创下了吹圆一个大气球连吹十七次的记录,从幼儿园到小学,是一个被老师夸奖同事赞扬的乖孩子,我们也不必为他的功课操心,日子自然就一直过得很悠闲。

    悠闲中常去上街购物,上街购物总会遇到一些尴尬的事情,比如好不容易看中了一套广州产的服装,付款时却发现钱没带够,售货员意味深长的眼光会“诚挚地”目送你出门,唯恐一不小心你看中的那套服装人间蒸发。但我最常遇到的尴尬,却并不是购物本身,而是儿子的吩咐甚至请求。在我们这个城市,走在路上总会遭遇到一些未成年的乞丐,有些乞丐看上去比我儿子还要小,在我们成年人的世界里早已经对此视而不见,由最初的同情心趋向麻木然后变得反感,因为在这行乞的背后隐藏了太多的为人所不耻的诡计,但是在孩子的眼里,那一个个脏兮兮的乞丐用儿子的话说“他们好可怜!没有爸爸妈妈”,在儿子初次见到乞丐时简单的推理中有爸爸妈妈的孩子是不会当乞丐的,他怎么知道也许在不远处正有一双贼亮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里呢?如果一次遇上几个乞丐,我通过斗智慧斗口才从专卖店小姐那里砍来的价格十之八九会从我的钱包中消失。有时我故意装作没有看见没有听见的样子走过去,但是过天桥的那一片地带乞丐总是会很多,儿子会不断的提醒“妈妈给钱”,不给吧伤了孩子的童心,也让听到喊声的过往行人感觉我是一个视钱如命情感冷漠的女人,尽管事实上给予乞丐小钱的人据我的观察并不是很多,有的时候甚至我是给钱中的唯一,但一次次的给予并非出自我的本意,却让那些以此为业的人不劳而获白白拣了便宜。给孩子讲这些道理他不明白也不相信,认为妈妈身上有钱,人家没饭吃没衣穿,所以妈妈应该给一点。怎么样才能让他理解呢?

    去年五一,我带儿子去荆州看望高中的几位同学,大人小孩十多人在五一节的早晨出去玩,很扫兴地在一条并不算很长的街上,连续遇到了六个成人乞丐,抢在儿子喊“妈妈给钱”之前,我问儿子今天是什么节日?他很奇怪,“你不是知道吗?五一国际劳动节!”“为什么会有这个节日?”同学中有一个的女儿已上初中,她抢着回答:“因为劳动光荣,全社会的财富都是劳动者创造的!”我接过这理直气壮的理由对儿子说:“你看妈妈的这三个同学,两个当老师,一个当医生,小文的爸爸在银行工作,涛涛的妈妈在纺织厂,紫薇的妈妈下岗后才与人家合伙开的饭馆,我们都是劳动者对吧?叔叔阿姨们都是自己挣钱自己花,不用找别人要的,是不是很光荣?你看看这街旁的乞丐,他们有胳膊有腿,就算少一支胳膊缺一条腿也还可以做事吧?但是他们不去做事,为什么呢?因为有人给他们钱啊!如果我们都不给,他一定会自己去做事的!”“那些小孩子呢?他们可不会做事呀”“他们也有爸爸妈妈的,他们的父母利用小孩子在赚钱,但有的小孩子是被人贩子偷来卖给别人的,也有的是无家可归了,”“警察为什么不管?”“警察事情太多了,管不过来,爸爸妈妈不是也因为工作太忙,总是让你自己上学自己回家吗?”把两件并无关联的事拿出来当理由,儿子似乎在思考什么,我不能找更多充分的理由来对儿子讲述属于社会的问题。好在动物园很快就要到了,四个小孩子欢呼着跑去,我便告诉同学们关于乞丐的话题由来、、、、、、

    这一年多来,每逢上街走到天桥那一片地带,儿子不曾说出那一句说了几年的话,当他看看乞丐,再看看我,我便笑着对他摇摇头,然后继续走自己的路。

    我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是不是正确,也不清楚自己在儿子的心灵花园中浇灌的是有利于花朵成长的水份、养料还是有毒的农药。但是我希望在儿子的心灵之树上开放的依然是善良之花!能够分辨真与伪、是与非、对与错的智慧之花!

  

责任编辑 笑笑眉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