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哲学小语:一
作者: 蓝-泉 
发表时间 2005-01-07 22:00:58
人气:

    □

    

    很明显,一场战争是这代人苍老的催化剂,但是和平,长时间的和平之后,人又渴望战争,战争可以让有些人感到兴奋,就像长时间在黑夜中的人,如果不给他一点光明,他就无法证明自己的眼睛是否还存在一样,长时间的和平之后,一场大范围的战争是必要的。

    人是一种可以在苦难中挖掘出顽强的动物,战争的时候,人就显的更加有精神和斗志,闲逸可以滋生罪恶,战争可以孕育良知,虽然渴望战争对那些正高枕无忧好逸恶劳的人来说,这是一种叛逆,但是我还是要奉劝那些得意的人们,不要沉醉下去,为自己设想一些苦难吧。

    

    □

    

    世界很复杂,人的内心更复杂。先就简单的说,世界无非就是一些在力的作用下,在很长的时间内处于稳定的运动状态的物质统一体,而人的内心,首先已经装入了整个世界,世界只是人内心的一个角落,人的意识有不可捕捉的跳变性,也即是不稳定性,一个事物,一旦它不稳定,我们就很难去把握,再加之人复杂的情感,这就更加给人的内心涂抹上一层朦胧的色彩。也就是说,虽然人和这个世界是一起的,而人是高于世界的,就像攀登者虽和山在一起,而攀登者在山顶之上。

    

    □

    

    我问一个过路人:“这条路你熟悉吗?”

    “这条路我都踩了几年了,能不熟悉吗”他答道;

    我又问一个过路人:“这条路你熟悉吗?”

    “这条路我都走十几年了,能不熟悉么”他答道;

    我再问一个过路人:“这条路你熟悉吗?”

    “这条路和我的年龄一样大,都几十岁了,我能不熟悉吗”他答道;

    我分别和他们说,我是新来的,我是一个外地人。

    

    □

    

    “我记不得来时的路了”我着急地说;

    “那就继续往前走呗”小孔说;

    “那我怎么回去啊?”我问;

    “往前走啊”

    “往前走就可以回去吗?”

    “对,可以回去”

    所以,我干脆就不回头记后面的路了,一直往前走。

    

    □

    

    再可憎的人,闭起眼睛总是安详的。人的头部是感知器官集中的地方,眼睛是最重要的感知器官,也是最能够释放一个人复杂情感的器官,一个人关闭了眼睛就关闭了内心,回归到他的本原状态,人的本原是协调友善的。人的头部很重要,那是人的智慧和情感的中枢,一个人内部世界的所有过客都经过这扇门,所以,头部对一个有生命的人来说,其意义无可替代。再说眼睛,一个人如果躲藏了眼睛,那么他就是一个被包裹的人,除非他把自己的内心亮出来给别人看,否则,别人很难读懂他。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一幅画面:一个戴了墨镜的人和一个没戴眼镜的人的交谈,没戴眼镜的人只看到两块黑黑的镜片,而戴了墨镜的人看到的是另一个人的裸舞。

    

    □

    

    有位哲人说,笑是人性的一大缺点,每个善于思考的人都应努力加以克服。

    

    有人问我,你为什么不笑;我说,我为什么要笑。

    

    □

    

    人是有“情”的,这是智慧的衍生物,情始终是件美好的东西,如果没有情,人就无异于一具尸体,随着物质与金钱温度的上升,这具尸体就会腐化。有了情,人就有了对物欲的免疫力,就有了健康。

    智慧和情感相互影响和制约,它们之中缺少一样,人就会走向错误的极端,所以造物还是公平的,他给人以自由,又在人的双脚上锁了铁链,生活在这种矛盾之中,注定了很多人的平庸。

    人是情欲过剩的动物,人可以打破生理的束缚享受性,这一点就远远优越于其他的动物,造物集一切优越条件于人一身,人有了俯视的高度,他们在高端上为所欲为,主宰一切生命的存亡。

    有一种心理畸形的人,在残暴和掠夺之中享受乐趣,这就出现了战争,出现了杀戮、占有欲。人的智慧是可怕的,在存在和意识上人都具优越性,而这种优越往往会给人的自身带来灾难。

  

责任编辑 笑笑眉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