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哲学小语:二
作者: 蓝-泉 
发表时间 2005-01-07 22:01:03
人气:

    

    

    □

    

    时间的背叛者,用鞭子抽自己的身体,这样的“快乐”可以缓解时间的滴痛,我们艰难地从母亲的胎床中挣脱后就被推上了时间的温床,乳汁喂养出肉体和精神。

    人的一生都在逃离,逃离期待、瞩望、限制、压力、指责、成就、命运。我们最终被自己抓住,被我们曾经熟悉的时间背叛。

    我们这一生中,有多少不确定性,那里充斥着物欲和情欲、抉择和委就。我们从一场场战争中坚定信念,为自己的胜利抛洒热泪。

    当我们看到最后一朵花的凋零时想到自己,我们想顺着夕阳寻找还有杨花扑面的季节,我们看到自己的双脚扎进泥土,生成一棵树。

    我们听到宁静,听到阳光拍打树叶的声音......

    

    □

    

    “人的一生就是在做选择题”,小孔若有所思;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问;

    “我们的一生被拟订了选择的题目和答案,只需要我们去完成这个选择的过程,从出生起这些问题就随之而来,到了死亡的时候,答案也就不唤而出了,出生和死亡是确定的,这些问题和答案就是确定的,不可更改的,整个人生就是一个选择的过程,我们有正确的选择,也有错误的选择,在我们选择的时候,它们正确与否我们浑然不知,只有到了生命枯竭的时候,这些问题的答案才会依依浮现,然后我们才能知道自己的一生所做出的这些选择的意义。

    当然这些问题不会一时都压向某个人,它像黑夜里的路一样,当你走完了这一段,却发现还有另一段从黑夜里钻出来向你示意。到了死亡的那一刻,我们会发现自己的路是那么的唯一,而在我们行走的时候,却感到人生是那么的复杂和琢磨不定。

    所以,我们不该拿着答案说问题的简单,人的一生最重要的就是这些过程中复杂的问题,而不是结尾的那个答案”

    我问:“我们现在就正做一道复杂的选择题吗?”

    小孔背对我,面朝绽放的夕阳,点了点头。

    

    □

    

    我们不该谴责罪人,那是因为罪人已经很苦了。

    我们都是造物撒向人间的微小元素,我们用信赖和鼓励彼此取暖,罪人走出了我们温暖的家庭,忍受流放的苦难,他们风餐露宿,劳顿成疾,他们在自己灵魂的煎熬中惶惶不可终日,他们制造了罪恶,而罪恶以其十倍的痛苦逼视他们的内心。 

    罪人啊,我向你们伸出双手,请你走向我们的人民,让我们友善的目光温暖你。

    

    □

    

    我宁愿长时间地泅于忧郁之中,因为那样可以让我平静,我生活在一种嘈杂的宁静中,从人群之间穿梭,我可以感到自己是多么的唯一和不可替代,人一旦处于长久的欢乐之中,就会忘形,就会产生对身边的所能激起他欢乐因子的依赖,人一旦依赖就会失去独立,最后迷失、毁灭。

    人生就是一种寻找和填充,在肉体上,个体之间的差异很小,人都在努力寻找能够填充他们生命的东西,那些东西构成他们的另一部分,即另一个“我”,由于成长环境以及接受教育的方式不同,人的思想内涵就会分化。人还是有差异的。

    小孔说:“如果把你重新放到过去,长到现在这个年龄,你会是什么样子?”

    “一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肯定地说。

    

    □

    

    只有在苦难中,人才能感到自己的真实存在。我们之所以总在埋怨幸福的一瞬和苦难的漫长,是因为,我们根本无法感受幸福。前面我也有所提及,人处于欢乐之中,时间就会逃离自己,加速他的脚步,我们可以预见快乐之长,可以感触快乐之长,却无法回忆快乐之长,所以当快乐就要来临时,我们就会犹豫着怎么去消费,并且处于快乐之中的人们,沉醉于现实的慷慨馈赠和对未来的虚构的快乐憧憬中,而每当我们回头去看那些快乐,一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并且感觉自己好象一梦初醒,漫漫的黑夜,在梦中消失的我无所察觉。

    相反,困难更能够给我们带来回忆,带来顽强搏击命运之后的酣畅淋漓,那是精神上的莫大享受,所以,遭受苦难和享受生命是等价的,享受快乐的人最终结果就是把他们的身体完好无损地还给造物而已,而且他们这种快乐的享受在我们看来,原本是多么的短暂。

    人之所以区别于其他的动物,就是因为人对时间的感悟是不同的,没有智慧的动物,它们出生之后只是面对一个固定时间之后的死亡,人虽然也会面对这种死亡,但是人可以在这段有限的时间内感悟生命的永恒,享受快乐的人在走向死亡的一刹那,他们无奈于生命的空虚和短暂,遭受苦难的人,此时欣慰的是生命的充实和永恒。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拒绝苦难呢?

    

    □

    

    “哲学家的责任是什么?”小孔问我;

    “认识别人不能认识的事物,然后告诉他事物是怎样认识的”我答道;

    “错,哲学家的责任是,改变别人不能改变的事物,然后告诉他是怎样改变的”他反驳道。

  

责任编辑 笑笑眉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