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教育 你想让人痛多久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5-08-25 18:30:52
人气:

    我面前现在摆放着两份合同。

    面对这两份合同良久我的思想一片苍白。

    为了找到这两份合同,相关的工作人员楼上楼下折腾了两小时,只因为这两份合同牵涉到单位的适龄儿童入学。

    每年我们公司都会有五六十孩子上一年级,每年新生入学我们总会收到什么划片入学的通知,这样单位就得派人跑学校去找校长找老师为孩子们入学的事情忙上一周。据说我儿子读小学的这六年是比较平静的六年,至少孩子们没有在上课的途中被学校统一命令背了书包回家去。之前的十多年间本单位读小学的孩子每年至少被赶回家一次。从公司领导到企业员工众口一词地说学校的举动是为了不断找企业要赞助,我并不认为这是真的。

    今年的新生入学又遇到新的麻烦,我们所在的区有十八所小学,为了所谓的调节生源,市里又重新划片,将我们由原来就读很近的小学划到需要过三条街穿过三个十字路口的另一所小学去就读。而且其中有一个十字路口位于江边的桥头,所有外地进出本市的车辆均从此路口经过。接到正式通知的这两天员工一片哗然,办公室的三部电话快被打爆了。十八号我去学校就新生入学与校方商谈的时候,那个与我同一姓氏还带着眼镜的校长很坚定地保证说让我们的学生正常入学。

    只几天时间情况突变,校方说他们也无能为力,市里统一的安排他们只能绝对地服从,无奈只好去找到教育局,教育局说所谓就近入学并不一定就是指在最近的学校入学,相对近也算的。我就问:我理解的就近就是最近的距离,这相对近是什么概念?应不应该把孩子们上学安全性的问题放在首位?教育局的人就解释说:划片是综合考虑了多方面的因素,请家长们理解。我就问:家长对孩子们的担心谁来理解?

    从表面上看,我们的孩子入学是必须要服从教育局统一的安排的,哪怕是舍近求远甚至于每天都面临着发生车祸的可能性也应该为教育事业作出理解与支持的。

    但是,当我面对现在正摆在面前的两份合同时,我便感到自己滋长出抑止不住的愤怒和痛恨之情了。

    这两份合同中,一份合同的签定日期是一九八五年七月一日,是有关小学生入学的。另一份合同的签定日期是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六日,是关于高中生入学的。

    关于小学生入学的合同是我们撤销子校时与当时的区科教卫委员会签定的,其合同的第二条是:甲方(我单位)对乙方(某某小学)一次性投资四十贰万元,此项投资从八五年七月一日至八七年底全部付清。合同第三条是:从八八年秋天开始,甲方每年向乙方补助教育经费壹万二千元,直至一九九五年。合同第五条是:甲方每年在乙方新增学生不得超过五十人。第六条(也是最后一条)是:本合同一式两份,从一九八五年九月一日起生效。(并无合同终止日。)据了解在合同生效的这二十年间,除了履行合同的约定外,每年我们都从其他渠道给予学校赞助,并且公司还从我们原子校中挑选了四位优秀教师派往学校任教,其四人的工资全部由我们单位支付。

    再来看另一份关于高中生的合同:十八个孩子入学高中时,企业一次性交清壹拾肆万肆仟元才取得了学生当年的报名资格。其后的赞助均没有写入合同。

    呜呼,咱出生于农家,咱以农民的无知与迟钝的反应从上小学时就天真地以为只要是孩子都是应该被学校接收上学的,到今天才发现原来企业这个团体孩子的入学是受这么多的特殊条件限制的。

    复印好两份合同、写好了情况调查报告和有关的请求报告,明天我们将正式以书面形式提交教育局讨论----我们的孩子到底应该划在哪儿入学?

    

    二00五年八月二十四日夜

  

责任编辑 徐不老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