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人从书里“乖” 准确百分百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5-08-29 20:13:34
人气:

    打小时候起,长辈和老师常常看着咱长得十分可爱的小脸摇着头叹着气说:“这死YA头太精灵鬼怪了,读书是读不出来什么名堂地。”对这些话咱是不以为然地,这不是分明夸奖咱有个天生聪明的大脑嘛。至于读书,咱就是意识不到它到底有什么重要性,咱只看到那些每天死啃书本的乖学生考试总是很差,而咱从小学到初中毕业不好好做家庭作业也时常不上晚自习上课还偷偷地看小说却总是全年级第一,所以呢读死书死读书就让它见鬼去吧!

    对读书的重要性冥顽不化的认识,让咱没有充分利用好脑资源、与时代保持一致的步伐,终于让咱临近不惑之年的今天尝到了不深钻勤读的苦头。

    因为自己的孩子划片上中学,因为别人的孩子划片上小学,为了试图改变极不合理的区域划分,咱不能不调动出全部的聪明才智并聚合团体的力量去政府部门、教育系统奔走请求。可是一周下来,除了道不明的失望就是说不出的痛。咱终于从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社会精英们的谈吐中发现自己的书读得太少了!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如果咱书读得好,在学校混个校长当当,那每天的酒肉穿肠过至少是有保证的吧?恰巧咱不端杯,那不更好,正可以滴酒不沾落个清廉的好名声,成为教师队伍中的楷模。如果咱书读得好,到教育局骗个局长位置坐坐不就走哪儿风光哪儿,现在教育至上,数千年前就有定论“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君不见求学是一切的敲门砖?如果咱书读得好,在政府部门谋个一官半职就算只当什么科长不也少受许多闲气?如果咱书读得好,一不小心就留学移居国外去,那异乡的土地上就算是有再多的苦难,至少会给自己一点安慰,我有祖国在心中啊!祖国还会时常呼唤“归来吧浪迹天涯的游子!”不为别的只为这句话而读好书就可以感动得痛哭流涕!

    当学校的校长带着一身的酒味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躺着睡觉,而值班的老师却不敢喊醒他只是自己在网上打什么扑克牌时,我就预感到不会谈出什么结果。果然,校长睡眼朦胧地醒来后说什么教育局的统一研究决定,与学校是不相干的,学校是基层,下级只有服从上级的份。“下级服从上级,个人服从组织,全党服从中央”这是咱不久前才从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中了解的几句话,从学校校长口中一说出来,咱才恍然,这“下级服从上级”竟是如此的精辟!

    当教育局的人说现在的时代什么都在变,党章和宪法不是也修改了?二十年前的合同就不用谈了。我竟然理直气壮地反驳“无论党章和宪法怎么修改,共产党的性质没有变吧?政府各职能部门服务于百姓的宗旨没有变吧?这可是党章中有讲过的。”其实说这些话时咱是自己给自己鼓劲,惟恐说出来软弱无力,尽管事实上说得底气不足。当教育局的人又说什么划片方案是通过人大讨论后才得以出台并公布的,我心里直呼完蛋:什么政策一旦披上民主的外衣,那就更显得合理化了。打着人大代表的旗号无异于掩耳盗铃!但是咱却依然理直气壮地质问:这些人大代表谁下来调查了解实情了,能不能把他们的签名公布出来?咱只知道和他们争字面的内容,却忘记了任何的措施出台其实质是:与时俱进!

    当市政府办责令区政府二十六日上午给予我们回复,而我们在区政府却见不到区委书记和区长,理由是他们全部外出开会了而且电话关机,尽管前一天已经约定好了时间。在见了四个不知道是什么官员的官员后(总之他们不是科长就是主任,大小都是政府的官),在看到整个办公楼尽是为医疗保险、养老保险、集资退款、破产企业索赔等上访的人群后,我决定坐在那儿安安静静地等。

    有一个经商的女老板在那儿拍桌子,说政府办一个什么实体,从她那儿借了一百万,那项实体的投资是七百万,说好了只是暂时借用就会迅速还的,可是到现在却没有还一分钱,她已经在政府办询问了八个月,也没有人给一句说法,我看到她一边骂一边拍桌子,那些工作人员耐着性子用好听的话在哄她走。我就问他们的投资项目叫什么名字,那女人不说,我再问她怎么不起诉呢,那女人装作没有听到。后来她接到一个电话就走了。

    我就坐在那儿静静地等,先前接待我的三个人分别过来说让我不要等了,领导上午是不会回来的,我说他们回不回来是他们的事情,我等不等是我的事情,如果我在约定好的时间不在这儿等,我会受到良心的谴责,而如果我在这儿等没有等到答复,我问心无愧地回去。那些人就不说话了。

    后来他们又相互传看我们的报告和合同,然后也和教育局说同样的关于划片入学兼顾生源的解释,只是他们解释的语气比较平和些。我知道和他们说得再多也没有用,便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们我们单位的孩子们是不会去另一所小学上学的。随后我又告诉他们前一天晚饭时我儿子说的话,我儿子说换一所学校交借读费就要五千元,他宁可不去。我弟弟说“你又不用交借读费”。我儿子就反问“有关系是不用交借读费,没有关系的同学怎么办?”然后我就问他们

    “我儿子还没有十三岁,你们让我们怎么对孩子解释这社会是多么地丑恶?!”那几个人保持沉默,可能是不屑于回答这么弱智的问题。

    一个年长的主任第三次过来给我倒开水的时候说:我们每天接待各方面的上访人员,对一切都已经麻木了。闻此言轮到我保持沉默了!

    十二点还差十分钟的时候,一个三十多岁的科长进来说,快下班了,领导们也不会来了,你先回去吧或者下午再来。我说不行还有几分钟我也要等下去,下午我不来。正说罢一前一后进来两人,这两人进来就直奔主题说,他们已经知道情况了,二十七日上午十点钟将有区政府、教育局、学校派的代表去我们单位正式商谈。

    二十七日上午,他们很准时地到达商谈地点。可是谈的结果是:空白(此处不能写,有损方方面面的形象。咱好歹也是个党员,尽管自由散漫,上班也常常迟到,不是个高标准严要求的人,但是此处我依然不能写出来,也不想写出来,为了以后回想时不记得谈过什么。)但是这次谈判让咱“聪明”的大脑又悟出了点东西,那就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所谓“人从书里乖”乖就乖在可以把什么黑学白学之类的理论,世俗心态面面观之类的巨著,法律法规的神圣性、政策措施的严肃性与实施方针的原则性与灵活性有机地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制约你没商量!

    市医院是本市最大的医院,也是被人泛称为“白衣天使黑心肠”的地方,医生上班的时间又是不能固定的,所以呢划走了也是不会送孩子去别的地方上学的,那么好吧,借读费交来!烟草公司是牟取暴利的单位,员工上万人,划过来了也是不会来这边上学的,那么好吧,借读费交去!公路稽查处是被百姓称之为阳光下拿着执照的“车匪路霸”,有的是钱,划走了也是不会去别的地方入学的,那么好吧,借读费交来!至于我们呢,八五年我们给这所小学赞助四十二万元的时候,学校修建的教师住宅大楼所需的全部钢材也是我们无偿奉送的。现在划到远远的地方去,我们也是不会去的,那么好吧,借读费交去!

    仅此围绕着一所学校的新生入学就可凭空划出一笔款式来,何乐而不为呢?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入学的还是那些个学生,一所学校的交叉借读就是年一百万的纯收入,还有什么产业能够不担风险也不用加大投入就可以获到如此高额的利润?

    TNND!恐怕只有教育,也只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能想得出如此周密的高招来!

    人从书里“乖”-----准确百分百!

    

    二00五年八月二十八日

  

责任编辑 徐不老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