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这是一个充满着极端矛盾的世界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5-08-31 20:08:18
人气:

    这句话是一个被誉为"时事直通车"的政府官员说的。

    昨天下了一天的雨,一如我飘雨的心情!

    清晨上班的号声还没有响起,办公楼前就挤满了员工和急待上学的学生,大家对我们的情绪显然临近愤怒了。只是怯于怕以无理取闹的名义被扣精神文明奖和年终的奖励而没有暴发。他们以自己的心思猜度我们没有尽心尽责的为孩子们的事情奔走,前来围截上班的领导要准确回答,在没有得到答复前我们是不能作出任何承诺的。本打算耐心地解释一下政府行为不是轻易就可以改变的,但想一想这一天天奔跑的繁琐程序却懒得说话了,就算是告诉员工也没有多少实际意义。你不能希望他们理解你有多累多疲惫,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你就应该去做,哪怕不属于你工作范围内的事情。为了让大伙儿离开办公楼,我们用十分不客气的话威胁:聚众闹事影响我们的正常工作,担搁了我们外去办事的时间你们自己承担责任。其实说内心话我们是希望员工罢工的,只有这样才能给政府施加压力。但是罢工所蒙受的经济损失于企业和个人都是难以承受的,且不说是否破坏了构建和谐社会的政治理想。

    从九点到十点半,我们向一位可以直接找市委任何一个领导的特殊人物递交我们的报告和请求,听说只要此人出马就可以省去一切办事的繁琐环节,但是之前我们还是应该按正常程序每座庙里上一柱香。前期的工作我们已经做完了。这个被誉为“时事直通车”的人五十多岁的样子,个子长得高高瘦瘦,头发剃得滑稽可笑,只在头顶上留有一圈花白的头发,周围剃得光光,说话走路及坐着的姿态根本不象个正人君子的模样。我把一周的情况向他讲了一遍,可能说得气愤,他打断我说:你已经说了三次政府不值得信任了,我也是代表政府行驶职能的。我也想上访我找谁去?如果我有权就撤他们的职,但是我不能。我便说了句“对不起。”然后他加重语气并以不太严肃的口吻拉长语音说了一句:这是一个充满着极端矛盾的世界,解决问题也是矛盾的方式。

    在与我们同去的上司聊了会儿抽什么烟好、喝什么茶香并抽了两只烟喝了一杯茶后,“时事直通车”开始从网上查找与教育相关的文件和政策,并不时问我们几句话,然后他将文件下载让他的秘书打印出来,再然后他开始给区政府和教育局打电话,再然后他自言自语地说了句“看来这帮人我全要得罪了”。再然后他给市委第一副书记打电话,他说我们单位的职工为学生上学的事情已经群情激愤了,需要迫切解决。放下电话后,他叫秘书进来填写了一张呈报市委书记的公文处理笺,连同我们交给他的报告和秘书打印出的文件一起装进一个皮包里,随随便便地将皮包往肩上一甩,语气漫不经心却很坚定地说“快点走,去见市委副书记。”

    外面的雨是越下越大,我们又从江北开车返回到江南,“时事直通车”自己开自己的车在前面跑得飞快,到达某开会的现场,会议暂时中止,只十分钟,市委副书记便在公文处理笺上签上了他的大名,并告诉我们他的秘书手机号,交待如果进展不顺便直接与秘书联系。

    终于我们单位八十二个新生在今天如愿报上名了,我们免交了四十多万元的借读费,但是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学校在给我们报名的时候反而说我们享有了特权。也许教育划片的确是有它的合理性,是得兼顾学生生源并照顾那些考试总考不好的学校,但是试问教育如此失败是谁之过呢?

    曾经我怀着对教师的梦想自我折磨了十年,无论走到哪儿只要说谁是教师便会感到亲近,每学期看到老师给我儿子写的成绩报告书的评语我都会以感激之心写一段长长的家长回复,并且长久以来一直深信不疑老师们对孩子们都有如自己孩子一般的感情,但是现在我的想法开始动摇了。

    我不想再让自己的孩子由老师们帮忙去择校了,我要亲自为儿子选择最好的中学,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他接受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最好的教育!

    

    二00五年八月三十日

  

责任编辑 徐不老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