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左眼与右眼的对白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5-10-15 14:04:54
人气:

    开往上海的列车已经行驶了近十个小时,迷迷糊糊中我不知道已睡了多久,只记得是吃过一次晚餐、看过几页书、发过几条信息、收到过同事两个电话的。因为不十分清醒,我的左眼和右眼是步调一致在行动地。

    昨天为先生新购的房子做清洁、挂窗帘和摆放家具,为儿子分类整理好秋冬季节的衣物,已是深夜一点多钟……没待头脑完全清醒,九点多钟的阳光破窗而入把眼睛刺痛,收拾好自己“离家出走”的衣物满满一大箱,我踏上了前往上海的旅程。因为十分紧张,我的左眼和右眼也是相互完美配合在行动地。

    中铺真是最好的位置,躺着就可以看到左右两边窗户外面的风景,可惜现在已是夜晚,窗外的一切不甚分明,但我的两眼却不安分,它们已消除了倦意,没有安宁下来的企图。

    列车员说还有半小时就熄灯了,吩咐乘客们拉上窗帘准备休息。

    关了手机,我感到自己似乎从来没有象现在这么乖过,迅速以最舒服的侧卧姿势安静下来。可是两只眼睛却不听使唤了,它们不肯休息。左眼要往右看,右眼要往左看。

    好吧好吧。我对它们说:一边看一会儿,左眼看的时候右眼得安静,听左眼告诉你它看到了什么;右眼看的时候左眼得关门,听右眼告诉你它看到了什么。

    我闭了右眼,让左眼先看。左眼说:我看到了你模糊的鼻尖,白色的枕头,紧贴在枕头和脸中间的一缕长发;我看到了车窗外一闪而过的村庄的灯火,还有道旁的树木站立的身影……

    我闭了左眼,让右眼来看。右眼说:我看到了行李架上你的红色皮箱和蓝色提包,看到了对面上铺的那位先生在手机翻看他老婆和女儿的照片,看不太清楚,但是那摆出的姿态都很美,那位先生挂在防护栏的西服快掉下去了……我命令右眼停一下,假装咳嗽了一声,那位先生惊了一下,转过脸来,我迅速闭上右眼……右眼睁开来笑笑,继续:那位先生的西服挂得很好,对面中铺的女孩子睡得不安份,踢了两下被子,手里还拿着没有看完的书,对面下铺的小伙子有一手好牌,除了常主,就是黑桃,常主有一对大王,一对红桃七,一对黑桃二,另有一梅花七和一方块七,黑桃有双A一K、双Q,双十,双八,其他的全是单张了。

    真的是一把好牌。庄家以一打三也会无可抵挡,何况还有朋友鼎力相助呢!这种牌在我们老家叫做定七,也叫做找朋友,此局的朋友便是持梅花七的人。高手出牌时通常故意混淆朋友的身份,不到关键时刻是很难知道谁是真朋友谁是假朋友的,所以玩法也就很巧妙,又因为不带彩,所以大家打得兴致反而更浓,只为体味其中的趣味。

    左眼怀疑地睁开眼睛:不信,你看到的我怎么没有看到?

    右眼也质疑:我也不相信你告诉我的是真的。

    列车内的灯光突然熄灭,左右眼为了适应新的环境握手言和。步调一致地闭上又睁开,于黑暗中寻找亮光,然后向同一个方向望着车顶。

    我在心里小声哼哼自己听过的歌,为的是给双眼催眠。无奈每首歌只记得两三句歌词,努力去记起歌的内容却更让左右眼没有了睡意。

    列车减速,停在了一个站台。

    右眼说:我们再来看。左眼说;好,这次我让你先说。

    我闭上左眼。右眼说:车内有三个人在吃宵夜,喝着酒,说着话,其中一人拉开了窗帘,车窗外有一道铁轨,铁轨过去是一面围墙,围墙外面好象是楼房,看不太真切。

    我闭上右眼。左眼说:列车现在停在南昌站,时钟的指针是:23点59分16秒,站台上很空寂,有一个南昌理工学院欢迎您的广告牌,有拖着行李箱的人过去了,有拖着行李箱的人过来了,有个破衣褴衫的乞丐蜷缩在一个柱子下面,有个警察在来来回回地踱步,有个路段工人拿着铁锤从右边走了来,在铁轨上轻轻地敲了两下向左边走了去,又有一辆列车进站了,车窗内只有稀稀疏疏的人头,我们的列车在开动,有三个路段工人在铁轨上,一个坐着,一个站着,一个弯着腰,他们都带着头盔,都拿着铁锤,上身的工装在灯光下呈桔红色……

    右眼打断左眼的叙说,强烈地抗议:说谎,你看到这么多我怎么看不到?

    左眼气不平地说:你讲的许多我不是也没有发现?

    听着左右眼的争执,感受着它们的委屈,我坚定地说:下次,遇到相似的环境,我将改变方向,换了睡姿,让左右眼互换了角度,再来一次细致地讲述。

    我深信:只要角度变了,它们将彼此信任!

    二00五年十月九日至十日于旅行途中感悟,十日夜作于上海

  

责任编辑 笑笑眉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