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我们这一代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5-12-09 15:30:19
人气:

    60年代过来的中国人说:“80年代出生的人是幸福的一代。”再靠前一点的老人日:“你们是娇生惯养的一代。”80年代出生的人,承担着他们不该承担的义务,承受着莫须有的思考。鬼混着如日中天的年华。

    不错,回望上个世纪的中国历史,不难用伤痕累累的社会形态来诠释大刀阔斧的革造与创进,时代选择了历史的洪流,在建国与治国的矛盾中造就了空前的统一,国体的统一,民意的统一。政体的统一和理想的统一。往事不堪回首,改革开放时期,时势缔造了上世纪空前的一代人,失去统一的一代人,张牙舞爪的一代人,这代人,现在有了代名词,美其名日:“80后。”

    这是个煮烂掉的话题,鬼死人的话题,我再来写,有感胜于论述,思索释于杂笔,驳斥?这是驳斥不得的一代人,血性十足的一代中国青年。昂奋着说,我的确挤进了娇生惯养的“80后”盛筵,悲哀而说,“80后”某种意义上心甘情愿做了革造的牺牲品,尤其是那些知识份子,至今还扼死在自己的摇篮里。这是桀骜不驯的一代,目中无人的一代,傲物冷漠的一代。同时也是解放个性的一代,思想进步的一代,才人泛出的一代。

    说起血性,这得追溯到我们的历史,国人自诩为“龙的传人。”大禹治水,龙门开山,舜帝苦难,龙游井底。二月又二,龙复云天。难怪连鲤鱼也想跃过去,这做龙的传人是一件多么英雄豪杰的勾当,我们的祖先认为我们是世界的中心,得名“中”国,这从纬度和军事上来看,似乎勉强人意。华大约同“花”,这世界中心的花园逆磷腾升,似乎不太雅观,故而久之,龙反而成了咒孽,叶公好而生畏,唐太宗也怕龙,继而由畏生憎,以后犯了天灾,就全往龙身上扣了,古代皇帝也是龙,不好分辨,这龙便有了等级,蛟龙泛水,火龙焚火。雨龙降雨……兴云吐雾起来,一个国家就完了,我们含蓄,不好明喻,这个典故拖沓了历史的遗憾,于是这条龙多少次要擦亮眼,看看在世界中心杀人放火的不是龙,而是活生生的人,赤裸裸的人,秦人将首级跨在腰上作战,匈奴铁骑的火花连罗马帝国也胆寒,蒙古人几乎建立了一个强于亚洲的帝国,后来倭寇也来了,冲绳属于人,而不属于龙,知道了西方文明管龙叫邪,我们那年头的小学里,没少教导龙和传人的概念,却不知道中国人为什么非要以不存在的图腾而终身感到沾沾自喜,就如那毫无抵抗能力的城墙,只是留下了一个浩瀚的印象主义罢了,以后想起龙来就会伤心,那是一条善良的病龙,不抖擞就得等着人来割肉吃。

    80后的桀骜不驯,是一种幸福,也是一种溺爱,更是一种变更下的悲哀,我们出生在一个高瞻远瞩的治国领袖执政和改革的年头里,文革闻而陌生,当70版人闹学潮时我们还是娃娃,成长跨过了世纪,我们的时代到来了,却又迟迟没有到来,言论太过自由让我们童言无忌,牛逼到淫说蛮哄的境界。作为成长在开放社会形态里最年轻的一批人,我们的确与上辈人划下了无奈的沟壑,年轻也好,任性也好,80人,我们的血性却不是拿来主义,而是无知的愚蛮,陈腐与创新的接替适应期需要牺牲一个时间段的人,很不幸我们成了诠释者,我们的音乐颠覆了,比任何时代的中国人还要愤怒。我们的玩具失落了,比任何时代的鸦片还要堕落。我们做爱了,比任何时代的中国人更害怕承担责任。我们追求的理想怎么变成了个性?我们呐喊是因为我们无法选择,我们伤害是因为我们麻木不仁,我们聪明是因为我们失去了信仰,只能去适应迟迟不到属于我们的时代,该放一片天空给我们了,要不怎么给90版孩子做榜样呢?我们的反抗、桀骜是种悲剧艺术,我以为大人们都挺不厚道的,似乎我们挣扎得越厉害,越痛苦,他们就越推崇,越欣赏这种病态美,看看现在的80后作家都在写什么,要不是在痛苦挣扎的就是在愤怒辱骂,不然就是患了心理疾病和忧郁症的,好不容易有几个有点能力的都被怂恿打压得不轻,我很客观,绝不帮着80后写东西,不过是我们的老毛病,言论自由惯了,

    这让我想到清末那个光绪皇帝,最终还是没熬过老佛爷,说是不放心吧,好多家长都下岗了,那股子叛逆喜欢思考,从整个人生的角度来看也不过是昙花一现的可贵,我们习惯了委曲求全、心甘抵命……一类的消极词汇,以后每每想起都不希望是自己说的,当然自己堕落的就没办法了,上不了学的话工作还是要尽快找一个的,能上的话也大多是实际能力比较薄弱的人,比如我这样,再昧着良心混两年,腾出点时间给自己好好筹备路线,糊口,要绕这么大个圈子,累呵,要想实现个人价值对大部分人来说是空话,能不靠关系糊口是70版人的能耐,我们叫得最大,结果靠了关系也实现不了理想,80人真的这么消极无能吗?不然,励志可以,那绕的圈子可就更渊博了,不学无术却又所向无敌的人比比皆是,这可不是历史渊源的事情,在学校却往往不是在学习,或者学到些鸟语花香的皮毛,比如说我吧,在中文系呆了两年就知道原来汉字按音标还可以拆出阿拉伯数字来,以前那应试的苦年头就甭提了,每次去面试那是绝对不可能说我还会拆字的,要不真是不晓得自己IQ有没问题。80人的天空与现实,彻底脱轨了,我们的时代从来就没有到来过。那“戊戌变法”也是昙花一现的事。

    回到血性一词汇来,说来悲哀,80人的成长接受的日本文化要比自己国家文化更普及一些,独生子女交际能力差,习惯冷漠,也有人读懂了西方对狼的诠释,把这套哲学弄得到处都是,血性的电影、漫画、逃避,然后回想80人的成长,估计没人会对校园暴力很陌生,严重的涉及多少零版的汉子不也经常把丑陋和残忍伸进我们这个悲哀的圈子里来,80人的血性,是一种成长的极端还是文化的入侵呢?我们到底该做龙的传人还是狼的传人呢?龙的确不如狼来得强悍些。更容易生存些。我们的血性,实在是一种成长的压力,80人是有抱负却没有信仰的一代,我们成长在过分自由的时代乱了规矩,任性,冷漠,懒惰,扭曲,容易把梦想和理想混在一起,却什么责任都怕承当。我们是精神自由的一代,即使真有能耐也无法把理论转化得更务实一些了,我们也是苦难的一代,我们的挣扎呐喊成了艺术供人观赏,理想建议成了个性化的偏见,真可谓“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啊,没有更磅礴大气的乐观了。

    80人怕也听烦了父母不休的“老子英雄儿好汉”论,“我有你这么大,都怎么怎么了。”真是造物弄人啊。除了“时代不同了。”我们不知道还能反驳些什么,这时候看看外国的80青年,又在做什么呢?美国加州失败六次的18岁学生代表竞选州长,中国人评论说“美国制度乱套了,混混也可以来选州长。”我看不然,他在行使法律赋予他的权利,我们中国的80青年也只能指望“超女”了。以后要“超男”也火了,80人可谓把自己的所有热情与悲哀全部转为艺术给人欣赏了,我们是爱慕虚荣的一代,可惜这个时代却不属于我们。知识份子就更悲哀了,以前大专以后指望公务员,到机关单位哪怕任一打字员职就一副小人得志的脸嘴,这让我想起我高考时正好遇上了“非典。”那年头的应试教育可真是炒得像科举一样,结果文理状元都还没做贪官呢,那记者炒的,进了名校谁知道以后会混出个什么样,我说这形式,研究生也难走自己的理想实现个人价值。我那些哥么,当兵的当兵,当警察的当警察,都想挤个塌实点的饭碗,他们满不在乎的告诉我理想就是一份糊口的工作,一个看得下去的女朋友,小勇告诉我,“等老子做了监狱警察,他妈的等着抽印象。”王笑也说:“要多收点礼才好开展工作。”我们一早就失去了对于年轻的思考和理想的坚定,这娇生惯养是谁惯给我们又要我们来承担责任呢?我们至今都徘徊在长期整装待发的迷惘和执着中。

    要说早恋,90孩子可比我们80人更叛逆和细腻,我们这榜样做的得差,所以现在回想起来还是要说句不好听的话,“学生时代的恋爱很难有结果。”这又让我想到了责任和习惯不承担责任的我们,我母亲那辈人没实行计划生育,几个子女现在遇到老人住院那费用可愁的,看我们这一代,两个人,上面至少四个老人,下面还有小的,福利差,就业形式严峻,自己创业不是谁都有资金和能力,一心挤公务员嘛那门槛关系可一个比一个还厉害,没能力的都去上大学了,拖延时间,看看时机,农村的还比较好,至少糊口还行,也别说我杞人忧天,我侥幸84的,还能当几年小孩子,80的看看你离这生活还有多远。看到这里80人那牛脾气可别发作,中国20出头的年轻人呵,该树立点责任意识了。要不真是很难想象我们的时代真的来临的那一天我们该怎么去延续璀璨的华夏文明和前人留给我们的社会形态。这可不是网络游戏掉点装备和经验就过去的事。

    80人学做人学得不错,学生活就难了,学爱国简单,学合作就难了,学办事容易,学说话就难了,学理论自然,学操作就急了,我们成了学习适应的一代,学习创新而不能的一代。

    我最害怕的,还是我们80人的定位问题,人与人的定位,社会与人的定位,政体与理想的定位,制度与思想的定位。很多人被定位了,那定位不是我们选择的却又像我们的选择的,错了以后定位的人不承担责任,被定位的反而要去自责,要去承当超过年龄负荷的责任和压力,80人逃避责任的本能,是从应试教育开始的,我们学习的并不是个体所需要的,只是与整体和谐强制达成的一个共识,连辩护的机会都没有,可要真跨进了社会,那法律制度似乎又变得不严肃了,维护的是国体和而非制度,维护的是人的本能而非人的权益,我们这群浩浩荡荡的80人,不是说我们如何去奋发和实现理想,而是如何去接受和适应这个定位,这个定位是前人给我们的,选择是因为我们无法选择,不要过早去适应这个定位,我们把80人最宝贵的思想与建议留给90人,争取让90的孩子彻底解放制约陈旧错误的反人性观念。时代曾带给80人伟大的洗礼,也留下了承诺让我们去履行。

    80人是血性的一代,同时也是骄生惯养的一代,年少轻狂的一代,却又是持才自傲的一代,人情冷漠的一代,也是讲交际效率的一代。直言无忌的一代,同时也是敢做不敢当的一代。患了精神病的一代,却不失感情充沛的一代……

    含蓄一些说,80人,是朴树的音乐、海子的诗歌、井上雄彦的漫画,委婉一些说,80人,是许巍的音乐、顾城的诗歌、进口的电影,叛逆一些说,80人,是BEYOND的音乐、韩寒的杂文、上瘾的寂寞。怀旧一些说,80人,是粗糙的洋画,进口的FC,帅气的小虎队。颓废一些说,80人,是黑豹的摇滚、春树的残酷、古惑仔式的义气和血性。那些文质彬彬校园歌曲和生活属于70人,跨过世纪后,我们的叛逆和世界接了轨,扭曲的价值观成了一种心理疾病,于是大学生的心理问题促成了诸多犯罪,诸多惋惜。

    “80后”也是前人给我们的定位,也许这是能让我们全然接受的一个观点。也许我们该把这些观点统统枪毙掉。换上五个字——年轻的责任!

    

  

责任编辑 笑笑眉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