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爱情九十九步走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6-07-09 22:25:25 人气:
编辑按:
    男欢女爱是一个随着人类发展无止无休延续得恒久的话题,意乱情迷是人世间谁也无法摆脱的灵魂与肉体的痴缠。无论处于什么样的境况,本能的欲望会在人的动物性特征里滋长,精神的奢求又会在相知的渴望中流浪。

    在凡夫俗子、红男绿女的世界里,少有人痛悔有没有成就一番事业,能志满意得的毕竟少数,心有无数未竟的愿也只好存放于脑转而化为对社会不公的怒斥,再转诉诸于笔端来倾诉其郁郁寡欢;也少有人会愧对对上辈的赡养与对下辈的抚育,这些是正常的伦理关系,就算出现少许不孝也不会出离轨道太远的距离。

    可是若随便翻开一本与情感相关的书,随便点击一篇关于情感的文章,十之八九便是有关爱恨情仇的故事,其百分之九十九又会是悲情的篇章,主旋律中的浓重一笔则是痛与悔的基调。

    若暗夜里读到一些爱断情伤的悲切文字,常常容易使人泪眼凄迷,心也会为之伤痛;若品赏到一些平淡琐事中偶拾的真实喜悦,也会满怀欣狂地为之傻傻地笑。然后思索然后畅想然后分析是道德的冲撞击碎了一些美好的梦想,还是原本有些情爱就只停留在初级阶段并没有随着精神一起飞越。

    应该说人的动物性特征的膨胀,是勿需用道德来谈论的,只知与爱情无关足矣,而那些纯粹精神的慰藉是否真的爱情呢?我以为也不能算是凡人的爱情,可算是一种对爱的膜拜,是一种信念的坚守,真实的爱情当是用现实生活的洗礼给人生的快乐与相守的喜悦一个平平淡淡地注释。

    所谓爱情无非就是倾情的付出与占有的渴求,不舍昼夜地思恋的付出,甚至失去自我尊严的付出;厚实其精神的占有,钟爱其肉体的占有。爱过的人没有谁可以否认思恋之痛对心灵的折磨,没有谁可以否认深爱着对方却不想揽对方入怀。爱在精神与肉体任何一个方面的失落与不完整,都会给完整爱情刻下一道道伤痕。这些伤痕便伴随着世态炎凉与功名利禄的冲撞在走到第九十九步时轰然一声倒塌成一堆废墟,然后互为痴男怨女。

    在爱情的国度里,其实并没有太多现实的樊篱隔断相互融合的心,而是心的多思多虑多疑把简简单单的两情相悦搞得复复杂杂,复杂成牵连众多关系的问题。多少无疾而终的结局并不是因为现实太冷酷不是因为心性太怯懦不是因为情感太脆弱,而是因为伪装伪装再伪装,伪装得过于坚强;多少纠缠不清的伤害不是因为误解太深厚不是因为前路太迷茫,而是因为不肯面对不敢面对,自尊自尊复自尊,谁也不去低下高傲的头,自尊得近乎扭曲,从而偏离了心的航向。

    有一首歌,名《多情人间》,曲调凄美中带几分悲壮的色彩,歌词哀婉中带几分梦幻的情调,很好地勾画出了爱情前行九十九步与后退九十九步的矛盾与挣扎,渴求与期盼。“抬头一片天,何处有神仙,亘古的传说在耳边,明月照无眠,为何冥冥间,总似有前缘。失去的梦里把手牵,沧海和桑田,就这样等候了一万年,就这样等候了一万年。”然等待的心痛却在望眼欲穿后被淡化成一种对未知答案的扣问,“我想问问地,问问天,你是一个过客,还是为我守候的千古奇缘?”

    问问地,问问天,问问他,问问你,是站在前行九十九步的台阶上再进一步,成为为“我”守候的千古奇缘?还是站在后退九十九步的坎坷上再退一步成为彼此生命中的过客呢?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