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照妖镜

----关于张非事件的思考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07-07-02 17:21:56 人气:
编辑按:
    高考从过独木桥开始到如今全社会呼吁教育改革,多种杂乱的声音将处于社会不同阶层的相互鄙视的实质半遮半掩地显露出来。

    最近被网络和新闻媒体炒得沸沸扬扬的张非(更名为张空谷)事件,如同一面照妖镜,让社会人面对一件单纯事件时自私偏狭丑陋的嘴脸一展无余。

    张非只是一个社会心理晚成熟的孩子,因为孩子的天性才会贪玩并迷恋于网络游戏,入学北大后由于考试多次不及格被劝退,再以703分的成绩入学清华后又由于考试多次不及格又被劝退,今年的高考又考了677分的高分,原本一件改过自新的好事,却压得他抬不起头来……试想想一个被相关的报导称之为考霸的人还会考不过由大学辅导老师出题的试卷吗?也就是说他在大学期间的时间全都泡在网络上了。一个如此执迷网络的高考奇才,为什么就不将他转入相关专业的学习呢?

    看了众多的报导和数以千计的评说,心中的感觉如同被打翻的五味瓶。尤其是那些损人以利己的所谓占用了他人入学名校名额的言论,在嫉妒之外更显示出其无知与无能,而那些所谓的重考是为了十万元奖金的虚伪论断则把一个个唯金钱论的阴暗心理揭示无疑,学校所奖的十万他们家里只要了五万另一半已经捐出去了,这句话为什么被人忽略了呢?如果张非不去北大清华而去报读香港大学,所得到的奖学金将远远超过十万元。概因想吃这十万酸葡萄的人为数不少,却又没有能耐去吃到,故酸味泛滥成腐味了。

    所谓论教育,说来人人都可以谈得头头是道的,家长们会表现出自己对自己的孩子是多么多么地关爱,教师们会赞美自己为了学生的成绩是多么多么地勤劳、付出了多少多少辛苦的汗水,教育学家们会炫耀他们在教改中取得了多么多么卓越的普通的平民百姓不能理解的伟大贡献……一句话:都是为了孩子!进一层一句话:通过孩子要表达的是家长教师教育学家们可资获取名与利的表现形式。但是对于别人的孩子和对于自己的孩子在公正公平公开的教育机会与客观评价时的尺度上是可以有伸缩的。

    不知:当家长说考上名牌大学都是为了孩子好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孩子自己独立的精神和意愿呢?当老师说只有考上了好的大学才有出路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那么多的优秀的学生从大学毕业后有多少人找到理想的出路实现了自己曾经执着的梦想呢?当教育学家们天天唱赞歌来颂扬教育取得伟大成就时,有没有看到许多因为受不起大学教育或者不爱学习书本知识的人才却在社会生存中获得巨大的成功呢?

    曾经自己也是一名教师,在最青春的几年以无比的热情来从事教育的职业,喜欢每一个有缺点的孩子,也深受每一个孩子的喜欢,寒暑假几乎不布置学生作业(除了自由的假期生活可以记下来给老师看之外),那些所谓的练习册你愿意做就做,不愿意做就不做,我只保证自己课堂四十五分钟的教学质量,给学生填写成绩单的评语全是用第二人称以书信的形式写给孩子和他们的家长(直到我的孩子上学后才发现教学改革开始通用了这种形式填写成绩单,也就是说我一个才走出校园初为人师的学子所以为好的自然方式早于所谓教育学家们至少六年探求出的科学结论,感觉很是怪异),然而,凭借自己优秀的教学成绩和不与人相同的教学方式,在工作调往另外的城市时只因为没有官场的社会关系,又没有想到去送礼(就算是想送也没有钱送),终没有如愿再踏入社会学校的校门,直到今天却还是舍不得丢掉自己的教师资格证。想到教育时,时常觉得教育很悲哀,有很多人是不适合当老师的,他们只是为了一个饭碗去填表的师范,他们的心中并没有多少爱心是真的对孩子的,而有些老师呢的确是想教好课,却没有那个才能,付出了很多努力,不仅教不好成绩甚至于行为也让学生生厌。所以这几天也禁不住感叹,张非并没有遇到真正关爱他的老师,如果遇到了一个真正关心学生的老师,学生是会从心理上获得彻底改变自己的动力的。而真正关心学生和孩子发展的试金石则是你的出发点和着力点和最终的目的真的是为孩子吗?真的是站在学生和孩子的角度来因材施教的吗?

    作为一个已经离开学校很久的人,似乎我是没有资格再谈教育了。年初在一个网络教育单位工作,与一位据说是某社科院院长的夫人、从高中毕业班退休的数学老师共事过几个月,当然她是领导,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网络教育编辑,尽管这份工作是在千人求职中获得的。她问我为什么要选择做教育工作,我尊重她是老教师,并没有想到她的问话是与我玩政治,便如实告知自己的梦想,我希望把大家所从事的工作全记下来做教育研究用。她给我当头一盆凉水说:我教了一辈子书都没法做教育研究,你离开讲台这么久了有什么资格做?我愕然但随后只一笑。第一次听说了原来教育研究只是老师的事情?作为孩子的家长是没有资格研究教育的?作为一个社会人也是没有资格来研究教育的?后来,她找我谈网络管理的事情,我便告知关于网页改编和设计方面我的构想,她又给我当头一棒喝:你没有学过计算机专业,不懂软件开发,你是做不出来的。这让我又疑惑了:我要吃饭得自己去种粮食,我要穿衣得自己去种棉花并学会纺织,我要去旅游,得自己造汽车火车轮船飞机,但是奇怪的是,为什么这些我都没有做,却有饭吃有衣穿还可以全国各地到处跑呢?再后来,为了强调军事的重要并讴歌试飞英雄李中华的光辉业迹,我将一个栏目的滚动字幕改换为“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这下子好象捅了马蜂窝,这个政治嗅觉特别敏锐的人,骂我是个没有政治敏锐性的人,说现在强调社会和谐,而我用这样的句子是在暗示社会不太平,让人想到刀戈相见。

    这是我重返教育后所接受并承受的最可悲的教育经历,幸而我没有政治的前瞻力选择为官的人作夫,也幸而自己作为一芥草民因为蔑视权势数次拒绝了进入官宦之家的姻缘,否则,若夫君尚在做社会科学研究或者已身居某市某一行业的要职而身为教师的人在教书育人一辈子后所说的话不过如此,我宁可现在就找块石头撞死,也不要去误人子弟。

    由此,再联想到张非,他只是一个孩子,那些来自伪教育工作者的心理刺激的言论可能会少吗?那些一切为了学习一切为了考试一切为了将来发财的“谆谆”教诲还会少吗?

    从张非一事上的报导上看到最多的是各方面拿成绩和名校做文章,并没有看到为人师者从个性发展和心理健康的角度给予他实际上的关心。也就是说这整个的事件,人们都拿他当了一颗棋子,这颗棋子险中取胜了,功劳是大家的,这颗棋子若被吃掉了,那么是他不懂得珍惜是他咎由自取。险中取胜了,都是赢家,而张非却可能还会是输家(要赢就看他自己的意志了,别太多寄望于社会有限的包容度),因为他未来的路会在很多人异样的眼光中行走,若被无情地吃掉了,正好符合了国人中一大批愿意以娱乐的心情看到他人的失败不愿意以祝福的笑脸贺他人成功的心态。

    叹!如果在一些特例上任由人性关爱整体流失,如果在压制劣势上任其社会良知集体泯灭,那么特例将会越来越多,而劣势却可能会成为社会的叛逆者……

    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日夜

责任编辑 寒如冰(邓荣栋)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