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践踏生命比漠视生命更可悲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8-05-22 01:53:42 人气:
编辑按:
    自从5·12汶川重灾以来,国人呈现出空前的团结,狂热,爱心和爱国美好道德情操,华夏民族的精神已经崛起,脊背已经挺直,可物质性的的民族劣根性如先前盲目抵制家乐福一样,呈现出浮躁,血性,泄愤面,道德歧视法律,舆论强奸法律,人治压倒法制的事情也正在发生,再次发文给网友读者,还有我们80后人,要理性爱国,理性公益,不要在灾难中盲目挑起民族矛盾。在震灾之后真的留下难以调和的民族创伤。

    哀悼日三天以来,昆明一些娱乐场所依然营业,并美其名曰“文化产业。”面对这样的情况,民众予以道德谴责是应该的,可发生打砸抢等强制性手段则是愚昧的表现,并且悲哀于一些热血青年正在呼吁效仿,无事生非,毕竟警察也只是劝说,一些青年如此盲目过激的爱国行为无意中带有煽动性,挑衅人权和法律,发起不可调和的民族阶级矛盾,扰乱社会治安,给伤痕累累的中国再增创伤,这样的行为虽然不反对,但也不应该得到支持。谁鼓舞唆使这种地痞流氓的行为大肆蔓延,才真正给我中华抹黑,丢人。

    网络中现在炒的最火的,还是某某明星捐了多少,捐的多的就大肆赞扬,捐得少的就引来公愤,正像韩寒博客里说的“差点捐了钱还背上骂名。”有的人自己不捐还恬不知耻指责别人,有的人则是单位上公司里学校中强制要求捐了心里不平衡,骂这骂那,成了气候,骂成了文化,不利团结,这又像种民族劣根性,粪青文化,多少年来一直嚣张跋扈,不可一世。不闹到中国人打成一片,某某某倾家荡产,这些人貌似不可心安理得。

    再有神州神舟电脑董事长吴海军,不甘寂寞,财大气粗,这民族产业尚且人治强奸法律,圣旨挑衅《劳动法》,好一句“不捐款就从我公司滚蛋。”精神可嘉,民族气节值得鼓励,只怕狂热消退也只是给自己标榜上壮丽的人格魅力和商业化情操战略,国内一些公司企业更是弄个小黑板,光荣板什么的,把捐钱弄成腐败,弄成作秀,弄成政治资本,真正损害的是中国人的形象和心灵。真有人格魅力的人,绝不会做出不尊重生命和生存状态的举措,“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屋。”连自己的员工下属人权都可以肆意践踏的人,他的博爱能高尚到哪里去?吴海军炒得开心,一杆子脑残份子和鸟人随从跟着呐喊助威,品牌越卖越好,个人魅力越来越大,油肚越来越大,真正被侵害的是人权,真正饿肚子的是那些辛勤劳作的打工仔,你吴海军是人别人就不是人?你有爱国情操别人就没有?有多少能力办多少事情。一些社会上打工的人自己的温饱都解决不了,沉重的房租,物价。肆意的加班剥削劳动力,一个个全年无休,一个个迟到一分钟扣上百元的打卡机,一个个市场经济建设中扰乱公平竞争的血泪作坊,一个个强制遵从的封建王朝企业文化,黑心商人,一种种绝对受压迫剥削的人权。

    震灾以前,中国的老百姓生活真的到了强大得可以让我们的商人大肆咆哮的地步?从猪肉起物价猛涨,百分之八十的老百姓工资收入不见涨,股票大跌,失业情况不容乐观,一些地方社会治安混乱,环境污染,交通拥堵,炒啊炒啊,穷人买车富人买房,毕业大学生难以就业,老百姓吃不起肉,住不起房,这百分之二十的人掌握着百分之八十的社会机遇资源和财富,世袭垄断,任意行为着这个时代的步伐,炫富耀富,贫富差距持续扩大,我们高尚的商人呵,政府抬到地价压制你们的乱炒行为,你们就将势高价再炒房子,你们呼吁尊重劳动规范却肆意让自己的职员加班至深夜,宰除员工的法定休假日和补贴,你们的博爱的情操呢?凭你们践踏着别人的生命,人权,有什么资格故做高尚,吴海军说这番话的时候,也许一开始是出于好意,可你有没有想过被你辞退的那些员工又将给这个社会就业治安稳定带来多么大的隐患,捐款是一种法律行为么?你公司的规章制度一开始有说明凡国家出现灾害不捐钱就得被辞退么?也没有,他们有违背你公司规定么?我看你就是个疯子,人品很有问题。

    可悲的是跟着吴海军这一类现象恶搞盲从的热血青年们,你们大多还是学校里的学生,有到这个社会体验生活么,这种风气扩张开来真正被侵害的还是你们的利益,你们知道吗?那些跟着起哄的商人煤体无不想分一碗膏,提升知名度和经济效应,我看不出你们有多么高尚伟大的人格,也看不出你们有什么民族气魄和气节,你们和那些谩骂某某某明星捐了多少,没捐多少,扰乱社会治安的地痞流氓仅有阶级区别,没有本质区别。

    真有心做善事,即使说出来也没必要自己炒出来,践踏生命的人比漠视生命的人更可怕,更可悲,可怕的是践踏生命的人处于这个社会结构的统治地位,可悲的痛定思痛以后是我们还将长时间遭遇这类人的物质统治,并且在道德与法律间选择是否受益。

    我再次呼吁,中国的年轻人,尤其是80一代,化悲痛为力量,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把我们的满腔热血洒到祖国最需要我们的地方去,健康的实践我们的理想和个人价值,健康的为这个社会做义务和贡献。

    琉璃姬(傀儡娃娃)08年5月21日于书房

    [昆明的诗人再感伤]

    ——谨以此诗献给我的祖国和奥运年再一次饱受地震灾害的同胞们

    祖国,当灰色的蜈蚣再一次蛰伤你的脊梁

    把毒刺蛰断,面对这硬朗的身板

    我的胸膛,在呼喊龙鳞的河川

    惊起巨浪,震慑这害命的毒虫

    昆明,你是母亲的宠儿

    安睡在母亲的襁褓中,梦见一把破旧的椅子

    母亲摇坐在椅子上,脱下外衣盖住疼痛的膝盖

    给孩子们织毛衣,讲一个圣火的故事

    ——温暖我们梦中相互依偎的希望

    诗人,你该做点什么

    任这灰蜈蚣对母亲疯狂蛰刺

    任这地动山摇肆虐残害着半个中国

    我的祖国,请给我耕具和火种

    ——高举起火焰为母亲驱逐毒虫

    播种狼籍的大地,照亮这黑暗的诗篇

    震灾,你这残暴的胡虏

    目睹席卷半个中国,杀害数以十万勤劳善良

    ——淳朴,无家可归的人们

    任你罪孽的行径,凶蛮跋扈入侵神州

    损毁乡镇,人民财产,公路,阻断交通,通讯

    还有数万遇害的兄弟姐妹,我的母亲

    ——被你深深伤害了

    母亲,裸露在大地上圣洁的乳房哺育着母腹里的儿女

    哀伤纵马万里,点燃我们新的希望和火炬

    在这孤独而坚硬的高原上,我曾忧伤的砌下

    ——这一行行写在龟裂瓦砖上的诗行

责任编辑 寒如冰(邓荣栋)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