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旅鼠奔海——闲话中国80后的生存文化和生活现状(上)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10-01-24 19:55:34 人气:
编辑按:
    我们是一个时间平行线上的同龄人,但却生活在几个不同色彩的世界里。我们曾一起成长,一起学习,一起奔跑。直到我们的生活理念,人生哲学,价值观念,兴趣爱好都无法调和,这是一个矛盾的肿瘤,还是一宴铜臭的社稷……

    ——写给所有80后出生的朋友们

    在北极苔原地区,生活着一种色彩斑斓,非常可爱,繁殖能力极强的老鼠。当幼鼠发育成熟,数量极具膨胀的时候,旅鼠便采取自我暴露,死亡大迁移,甚至奔向大海的壮烈方式减少种群数量,很难说清这是一种旅鼠的行为习惯,天性,还是某种不可预知的秘密。只是每当想起旅鼠祭大海的壮举,眼前忽然一亮,想起诗人海子写下的成名诗歌,果真面朝大海,就能够春暖花开了。

    几年前撰文《我们这一代》《我提议,饿死80后》的时候,我还是个孩子,一只没有长胡子的小老鼠,每每跳梁,摔得都不轻,只是跳梁跳成了习惯,跳到了拆台的地步,便总是要被抽嘴巴子的,可这疮疤扣得不够,损人不利己的傻事还得干下去,并且与时俱进,这难道不是旅鼠奔向大海的那一幕么。

    汶川地震以来,我们欣喜的看到。80后得到重新评估的机会,被赋予新的内涵,我们这群表面玩世不恭,桀骜不驯,有些浮躁的年轻人,在国家民族危难时,和国人一同承担起一个社会人,一个民族的荣辱和责任,给90后做了积极健康的榜样,这群曾被前辈炮轰的年轻人,用行动和思考得到了平反的机会。

    当然,文化的事情,还要由文化人来说,并且说出点内涵和新意。

    每当出现一个新颖的焦点,老的事物必定被边缘化;也就漫漫被包容和接受了,这让我想起刚被骂得翻来覆去的《三枪拍案惊奇》,许多论坛谁要说句人话,谁就成了脑残党,我也吓得把写影评的计划变更为《阿凡达》;中国人是喜欢崇外媚洋的,也是盲从和凶猛的,跟着群众,安全。就算错了罚不责众,也没人敢把天掀了,自绝于群众。于是外来的和尚肯定会念经,人家的东西咱看不懂也就怎么扯淡都有观点,怎么扯淡都是取来经书功德无量的事,一群看客把老谋子的作品鉴定一番后,定了罪;这还不过瘾,判不了刑,那是广电和《蜗居》的事情。于是子虚乌有多了一句莫民奇妙的话,“说《三枪》好看的都是90后,脑残党。”这让我想起几年前王朔炮轰80后,当许多90后高举着上一代愤青的旗帜,把改革开放发扬光大,加入了市场经济元素,一时间LOME,朋克,廉价哲学,自负,轻狂,视觉系,叛逆,自我,潮流,性开放元素被揉在了一起,形成了90后褒贬不一的“非主流”文化,这绝对是个牛逼尚且稚嫩的现象,“非主流”文化里的每一个诞生元素都有浓厚的文化思潮和市场依据,甭管好坏,文化本无好坏,存在即是合理。这就像一面旗帜;相比之下,80后就土得多,衰得多,也囧得多。富二代出了一堆,文痞出了一堆;拜金女出了一堆,商品卖了一堆,先下海的死了不少,焦头烂额的待评估人物树了版样,可惜这版样是学不来的,也学不会的。大多数人也是没有条件去学的。一群奔向三十岁的旅鼠,没有自己的旗帜,文化,信仰,信念,也没有良性的,零消耗的,可以效仿的策略,规划,领军人物,榜样。注定一只接一只奔向大海,至多没有畏惧的表情。

    悲哀的是,许多80后也搅和在看客中间,把90后,小沈阳,老谋子,《三枪》捆成套餐,一泻(泄)千里,活像未庄的阿Q,自以为姓了赵,便当真把自己当赵家人,你们怎么会姓赵,你们怎么配姓赵?好了伤疤忘了疼,慈禧挂了袁世凯还在呢,小甜瓜悠着点,70后接管了时代,我们的时代还早着呢,我们从来不是自己的主人,小时候被父母,学校管着,大一点被纸飞机教育捆着,再大一点被70后管着,导师管不了,单位公司管不了,还有社会管着,社会是不讲情面的,乱世用重刑;那也够呛,可数来数去,管它几零后,不都是中国人么,不都是骨肉兄弟,打断骨头连着筋么,有个句子说得好,一个太极图揭示了中国人几千年来喜欢窝里斗的秘密,这不是恨铁不成钢,这炼钢炉子里本身就有问题,问题还不小,阿Q和赵老爷子不都是炎皇的子孙么,我看就是阿Q真姓了赵,也是两家人。

    在《我提议,饿死80后》一文中我说,《奋斗》有个更好听的名字,叫《一群纨绔子弟吃喝玩乐的故事》,后来几年里,我发现看这片子的70后比80后多,80后不看《奋斗》的比看《奋斗》的更会规划自己的职场人生道路,更懂得生活,也更少依赖客观。这片子忽悠忽悠宅男腐女们还行,对那些上山下海,吃住生活冷暖,铁骨铮铮的80后来说,就是一娱乐情感片,80后其实很难评估,一概而论未免偏见,就是在整个中国80后人群中,由于出生背景,生活成长环境,教育程度等等条件的限制和作用,不同的80后平行存在于不同的社会颜色里,不同的社会冷暖里,这个现象很值得探讨一番,以下我把80后分为四个族群,并闲话,大话,娱乐一番。当然一家之言,纯粹扯淡。

    第一种:草根蚁族

    第一种,相对普遍,“草根蚁族”社会上数量最多,最平凡,生存能力也最顽强。他(她)们是80后的重要组成部分,相对也是对社会贡献最大的一部分,他们是小民,蝇营狗苟,从小受小农经济,小民意识的父母家庭教育,在学校成绩一般或者不好,在学校里混日子或者没读过多少书,和几零版几零版的人走入社会后没有本质区别,适应能力强,对工作不太挑剔,谋生重要,现实主义。对书本以外的知识模仿能力强,一方面安逸现状,一方面又拼命投机;年轻而浮躁,不见有大智慧,小聪明者却不在少数,真走出学校一看,当真像刘邦看了皇帝的车队,具备自我激励的能力。善于掌握市场经济的小规律,经济价值是他们的待人处世的人生哲学,心里面的小算盘一打起来,便入市(世)了,涨了跌了全看造化。

    你可不要小看了他们,他们大多是无产阶级,劳动人民,或者进城务工人员,没有他们,社会就要瘫痪,许多人就要下岗,白领就要成为灰领,纨绔子弟就没有饭吃。不委婉的说,他们大部分人生存现状并不是很好,大多是一些苦孩子,上报国无门,下走投无路,行政单位,垄断国企,外企,上市公司四艘航母挤破了头皮也进不去,到大型私企还得纳投名状,签卖身契;挑战门槛,想逃避社会家里却拿不出钱念书读研,自己大多也知道没有此能耐,想当土皇帝自己创业又没有能力和资本,于是饥不择食,做别人不愿意做的工作,拿别人不愿意拿的薪水,遭遇别人不愿意受到侵犯的权益,最后是非成败转头空,成为了这个社会里最朴素,也最浮华,最真实,也最虚伪;最可爱,也最可恨的一大部分人。这一拨老鼠奔向大海,是没有退路,他们只能奔向大海,要么被淹没,要么呛几口水后,学会了游泳,并且进化为陆地海洋两栖生物。

    值得讨论的是他们的婚姻,这绝对有80后特点,草根蚁族有个特点,要么早婚,要么晚婚,这早婚更有特点,一般是在学生时代就培养出深厚的情感,这种情感只要经受住物质诱惑,可以称为这时代少之又少的一种爱情,什么是爱情?即两情相悦,心有灵犀,共建物质到心灵和生理的和谐与双赢,双方自愿进行隐私性心理沟通和性行为,包括性行为前自愿的性挑逗,性隐私。付出和得到能使双方从心理到生理都受益,可他们大多数人却选择裸婚,打了证,不发请帖,不办宴席,不买房,不买车,没有固定资产,照不照婚纱照因人而异,许多小夫妻结婚几年了远房亲戚,身边的朋友们都不知道,他们嘴巴倔强,多自由呀,中国人的礼节繁多,俗气,复杂,规矩太多;咱成了很好的榜样,不花钱,不劳神,不伤身就把终身大事给办了,两个人生活在一起只要幸福,快乐,不是比什么都重要么?

    这里面就奇怪了,红白喜事是中国人一生当中的两件大事,其中红事要比白事在中国人传统观念里重要,这就等于说,结婚是中国人一生中天大的事,古语有云:男儿有三大不孝,无后最大。当然,和那些为交任务而结合婚姻过日子的80后小俩口相比,裸婚族的婚姻更像爱情,也更容易得到理解和幸福,穷小子和穷小妞结合,彼此都晓得生活的艰难,就能多一些理解和宽容;可他们的父母怎么想的呢?你说这80后开放,想得开,老一辈人不这么想呀,尤其在农村里,谁家小俩口要敢裸婚,那真是大逆不道,有辱祖宗的勾当。所以裸婚族在城市里居多,其实做父母的也有难言之隐呀,家里确实是没钱买房办婚礼,父母拿不出,小俩口也拿不出,结了婚还得和父母凑合挤着住,要么我家张三把你家王二肚子搞大了,坚持不打胎,男的不赖帐,女的也心甘情愿,愿打愿挨,生米熟饭。两情相悦,家长也只好认了,你问我,为啥买不起房呢?你是富二代,是社会精英,前者我无法回答你,后者我不必回答你,《蜗居》没说明白,我更不敢说得太明白,没见政府都在招商引资,刺激消费刺激纳税,市场经济社会价值体系下,穷人买车崩面子,跟着中产阶级把内裤里的老本和棺材钱拿去做房奴,炒房子吃差价,你说我要说得太明白么?

    裸婚族是善良的,也是无奈的,当市场经济社会的偏见,舆论,对准他们,炮轰他们的时候,我真他娘想问句,人家裸婚的干你鸟事,大不了你也裸婚呀?可是不行呀,对于虚荣的80后姑娘来说,选择裸婚的女人不是大脑进水就是养了鱼,是不可取的,也是模仿不得的,于是穷小子欢天喜地,穷小妞凄凄惨惨戚戚,这就又扯出一个问题来,男女不是平等的么,谁说平等,那感情好,你做个律师也讨不到老婆,这就是以下第二种现象:晚婚。

    80后裸婚现象固然是市场经济下的眼泪,改革开放带来的承重社会问题,而晚婚的80后,就更加直言不讳的揭露了市场经济引进后,未引进市场经济道德的社会学敏感问题,这又和我们的国情和传统文化链接起来了,由于早年中国文化传统观念里的重男轻女,还有农村人口的超生多生,导致了如今社会里男多女少,狼多肉少的社会矛盾,在城市里,成年男性女性中,是普遍存在重女轻男的,一方面,劳动力输出饱和,读书人也加入了工人阶级,在失业比例中,男性比例远远超出女性,男人找工作比女人艰难,草根蚁族,没文凭吃力气活,有了文凭还是吃力气活,没力气的杂办?文弱书生,那你就等着被大海淹没吧。等你有了升值潜力,恐怕你的女朋友都跑掉了,女同学都做上白领了,在种种招聘中,尤其是一些金融行业,航空,铁路,媒体,即是非门槛子弟也有机会蒙混进去的好工作岗位角逐中,对男性的硬件到软件的要求也多于女性,这让我想起几个案例,湖北某大学刚刚毕业的小伙子因为身高差两厘米而被中国银行拒之门外,云南某大学刚毕业的胡某因为体重过轻而被本不相干的教师岗位淘汰出局,即便就职后,男性的工作量,劳动力,付出与得到难成正比,人QUAN难以得到保障。几年前,报考国家公务员,本地公务员曾有一条荒谬规定,女性要求RU房对称,真不晓得这RU房对称的标准是什么?从事的岗位和RU房对称又有什么联系?后来这条荒谬的规定在民意的不满中被废除了,可对男性文凭,身高,相貌,体重要求却越来越苛刻,有意思的是我还从未见到有单位,公司招聘简章和面试中对一个人的能力和道德做要求,所以在草根蚁族中,文凭低的,个子矮的,相貌差的,身材不好的小伙子注定生存得要更艰难些,我们当然崇尚不以貌取人,可社会不这么看,世俗不这么看,不知道电影《孔子》的即将上映,能否割掉国人沉重的眼袋,那也不成,没看见演孔子的是谁?发哥,谁知道孔子是否是一表人才?只晓得苏格拉底为真理献生的时候孔子选择了保全生命,也只晓得孔子是个谓之长人的大高个。

    扯远了,回正题,晚婚的大小伙,大多是找不到对象,这可难了,爱不爱是一码事,对父母交差是大问题,转眼奔三了,如今组织单位不帮介绍,朋友介绍?狼多肉少,朋友还打着光棍呢,找不着女人的原因是什么?本质原因是无可奈何的贫穷,世俗的偏见,同龄女性的现实,虚荣和傲慢,次要原因还是上面说的那些,但影响不大。最本质的原因还是贫穷,所以小伙子们拼命投机,正像我在《对天空说,我不孤独》一诗里写道,也在卤腐筷头拼个你死我活,许多80后穷小伙,性格内向点的,人才差点的,快三十岁了还是个处男,同年龄女性恐怕处女情节少之又少,因为性本身也是市场经济必然存在的商品之一,我最烦一些80后拜金女骂90后非主流,这不是五十步笑百步么?性开放,是色色交易。潜规则,是权(钱)色交易。你要用名存实亡的道德来评估,那么我可以告诉你,各打五十板子的事,我们的市场经济缺乏一套完善的市场经济道德体系。

    男人嘛,30岁和女人18岁的概念是一样了,到40岁还一朵花;只是这么多光棍男,这么多壮力,精气旺盛,看什么都不顺眼,势必对社会治安造成影响,夫子说,食色性也。我国情色业是禁止的,可却屡禁不止,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抓一头放一头。在网络上年轻人中间狠下功夫,封了许多愿大愿挨的黄色网站,视频网站。这不是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只许FU败嫖娼不许穷百姓自慰么?你们过来了小甜瓜还没开始呢,当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气粗的大嫖穷的小嫖,或者学90后玩一穷二白一YE情,何况这事本来就是人的天性和本能,没什么可避讳的。这又回到社会舆论来,要说这社会还存在男女不平等的现象,那一定是舆论,男人可以当街抽烟讲黄色笑话,离婚越离越升值,女人则不行,所以谓之权(钱)色博弈,交易现象为市场经济潜规则之一,而潜规则一词涵义为,不通过正当渠道竞争和劳动获得难以得到的名誉,社会地位,工作岗位,物质享受和高品质生活。

    而女人恐怕是只等黄花瘦,美人迟暮。中国文化有个奇怪的现象,这也导致了中国政治氛围最浓,百姓离政治最远,政治参与性最差。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同期出生的80后女人,对爱情的开放,向往,而较之男人更热烈,更浪漫,更渴望爱情的态度,当然这也导致了韩剧市场的泛滥。上面说的这个奇怪现象,要追溯到我们五千年的历史和文化里面去,苏妲己,杨贵妃,貂蝉,西施,王昭君……哪个不是倾国倾城,沉鱼落雁,最后下场好的恐怕只有王昭君,可那也不踏实,王昭君的政治婚姻有爱情么?恐怕没有,有幸福么?我要是王昭君我就不幸福,一个大美人对一个小老头能有什么生理兴趣。一个坚强的才女和一个野蛮的匈奴王能有什么心理语言。而前面几个,不是红颜祸水被妖魔化,就是误国误民被处刑,欧洲男人为一个女人发动一场特洛伊战争,虽然吴三桂也有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壮举。中国男人却把打仗打输的责任推到女人头上,所以正如貂蝉,西施,王昭君成了政治斗争,权力斗争的工具,貂蝉是被董卓,吕布,曹操都睡过了,恐怕被王允也睡过,成了性NU。王昭君前面说过,西施被装箱沉湖的结局比较可信,关系暧昧的越王勾践没让她活着,说什么为国为民那是政治口号,不可信。苏妲己和杨玉环成了历史的妖精,一个女人的美貌居然能把一个国家的政治都耽误了,那下面的官僚士兵难道也去做男公关了?恐怕这几千年来,包括我们的父母辈,婚姻就是一纸责任,一项必须完成的革命任务,你和你家里的小狗狗时间呆长了也能有感情,何况于人,到了我们80后一代,改革开放的大旗一树,我们就失去了自己的旗帜,女性高调歌颂爱情,追求爱情,感受爱情,男性则木纳多于狡猾,所以80后草根蚁族还存在着大量的处男,有的小伙子甚至是一表人才,才华横溢。当然也不乏许多吃拖鞋饭的小白脸,女的则多贞洁于幼稚园里了,有姿色的不是做起了生意,就是做起了交易,当然前者比后者聪明,前者没把幸福给卖了,也没把青春和爱情给卖光,过河不拆桥。后者是赔了还是赚了也是人云亦云。至少女人是越离越不值钱,越离越没人要,多离几次恐怕穷小伙都能骗你。没点资本和姿色的成了剩女,当然剩女还有一种,我以后还会聊起,或者剩女中有很大一部分就没有端正心态,脚踏实地正视过自己,最后弄得猪八戒照镜子,眼高手低,这也没办法,这社会里总的趋势就是狼多肉少,生女的父母就是生了个小金库,你没超前意识父母也会贯输你,女人就是要比男人在城市里社会地位高,就得偏傲一方,等着白龙马和金乌龟上门,只是白驹过隙,穷小伙越熬越升值,穷小妞越熬越贬值,到了30岁,基本是打折处理了,这下急了,许多条件并不好的80后剩女浮躁起来,极端起来,又嫉妒婊子又没条件做,只好立个牌坊,偏傲一方,以一偶绝于红尘,这社会就越发浮华了。

    裸婚固然心酸,剩女却无泪倾诉,时代和人心都有问题,社会是向前发展的,正像猴子种群也会出现同性恋,而我国禁情色不止却默认了同性恋,这种宽容和大度似乎意味着什么,也预言着什么,草根蚁族80后,他们可爱,却又可恨,真实,却又虚伪,朴素,却又浮华。我也是草根蚁族的一份子,从我们身上希望你看到的不是我字里行间侃大山式的草莽与幽默,而是更深刻的问题,市场经济的构建缺少市场经济道德建设,正像当我离开学校,踏入社会时,当真看到的是,穷人穷凶,富人无情。

    第二种:大神贵族

    顾名思义,说的幽默,说得娱乐,说得消遣,其实就是富二代,《奋斗》里那拨人,吃喝玩乐,小资情怀,从小在温室里长大,天生带着看独生子女的自私,走上社会也难以校正,因为大多走上社会也在上层建筑里工作,天生的优越感导致看不起别人,自私自利,又过于自信和骄傲,关心一只小狗狗胜过自己的父母亲人,吃喝玩乐的哥么是最交心的朋友,泡妞吊凯子是拿手好戏,走在时代的前端是我们的态度,他们一般社交圈子局限,狭窄,生活要么YIN靡浮华要么高雅淡薄,是一群不折不扣的高贵者,市场经济贵族。

    他(她)们也有优点,看事物得一分为二,第一,他们本身就很优秀,很高贵,不是说血统高贵,生命本无贵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是说他们的出生高贵,大多生得白皙俊秀,衣冠楚楚,从小就是同学们羡慕的对象,第一个买洋娃娃,第一个买游戏机,第一个穿名牌,像明星一样一天换一套衣服,第一个考满分或者第一个谈恋爱,第一个手臂上戴小干干当小队长,中队长或者第一个调皮捣蛋,成了男生女生的头头,第一个穿乔丹,穿耐克,第一个用手机,玩RB,第一个穿西服,用高档化妆品,第一个参加选美选秀,第一个开汽车,第一个坐飞机,第一个出国留学,第一个就业于好工作好岗位,第一个对着电脑玩一天游戏下班……城市里大抵是这样,他们都受过良好的纸飞机教育(应试教育),有很好的家教,父母在培养方面舍得花钱,有的甚至多才多艺,天生就在优越感中成长,宠坏了的孩子特点就是高傲自大,目中无人,他们有个性,没血性,真正有血性的80后我后面会说,这群旅鼠,当真就是旅鼠,用高雅的姿态迎接官老爸富老妈安排好的,随遇而安的生活,下海,也得套个救生圈,或者做个游艇,当作一种娱乐,一次旅途。

    人与人一出生就是不平等的,一出生就是无法选择的,即使脱光了衣服也是不平等的,也有基因,肤色,身高,身材,美丑的差距。只有时间是平等的,奥巴马过一天,我们也过一天;小王子小公主过一天,苦孩子也过一天,他们听刘德华,我们也听刘德华。他们听周杰伦,我们也听周杰伦。小时候穷孩子抢富二代的女朋友,长大后穷孩子给富二代打工,把女朋友让给他们,我们是一个时间平行线上的人,但却生活在两个不同色彩的世界里。

    草根蚁族是最向往大神贵族的生活的80后,因为他们自知能力条件有限,蚁族中大部分成功者不是大器晚成,就是投机主义者,当然神童超人不在我的讨论范围,进入富二代的生活交际圈子,也是一种投机方式,不少见一个纨绔子弟的身边围绕着许多穷孩子,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群草根蚁族里一人得道,很可能是六亲不认,穷凶极恶。多是高球,是朱元璋,是刘邦。和贵族打交道不同,他们有固定资产,家产,有良好的修养,良好的生活习惯和道德情商,受过良好的教育,封闭在狭小的贵族圈子里成长,做人做事不切实际却很大方得体,他们单纯,他们高傲,你如果是草根蚁族里的80后,你会记得你小时候你父母多教育你,多和某某某在一起玩,他爸爸妈妈如何了不起,他爸爸妈妈都那么了不起,他固然也很了不起了,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打洞的勾当,富二代是不屑做的,也是做不来的。

    于是,你常常看到两种富二代,一种对着电脑玩一整天电脑游戏,一句话不说,下班走人,坐在KFC,慢摇吧,高档餐厅里对自己圈子里的朋友夸夸其谈的窝囊废,父母的经济能力和人际关系建成了弱者的大厦,他们大多一开始不是纨绔子弟,漫漫就成长为吃喝玩乐,谈享受,搞娱乐的高手,他们的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件事情,一件是攀比,一件是享受,这种享受包括享受心理上的虚荣,一旦被触发,被刺激到,就会走极端。前者激发出动力,或许真能依赖高贵的光环做出点事情来,后者就比较消极,不图进取,制约了他们的发展,富二代想要成功是很容易的,至少要比草根蚁族容易太多了,他们继承了父母良好的人脉关系网,社会财富,并且受到过良好的教育,接触的都是上层社会,从小就受前辈长辈的照顾,青睐。只要稍微有点头脑,哪怕是小聪明,就能做出一番事业来。他们是潜力股,也是许多蚁族女孩垂青的对象,只要他们身边有几个幕僚,有几个狗头军师和智囊,很快就能把事业做大做强。

    第二种为进取派,由于长期和外界接触,和不同层次的人群接触,性格比第一种差,头脑比第一种灵活,也比第一种上进,在学校时代就是一副天上天下,舍我其谁的小霸王气势,女性要好一些,他们谁也不佩服,多才多艺,看不到自己身上的缺点,导致他们得罪了不少人,也包括他们的长辈。这中间又分支出两种人,一种用功读书,目标定得非常高,最后当然是功成名就,拥有了大财富和大智慧,他(她)们是大神贵族里的精英,优秀者,是80后里的领军人物,明星人物,或者成为市场经济的商品。但却是学不来的版样,因为不具有普遍性,而以滥为滥的小霸王,又有谁说不能出个项羽呢,会闹的孩子有糖吃,不闹的孩子有新衣服穿,不愁吃穿还叫喳喳的孩子一定走到哪都是焦点,都是主角,倘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那就不得了了,子女承了父母业,有人说做个中国人为人比处事重要,做人成功就是做中国人成功,这话搁他们那不管用,他们是天生的大神贵族,戴着神圣的光环,对小规矩大规矩统统免疫,天生的成功者,是孙权,不是刘备。当然孙权本事也不小,把哥哥的霸业做成了帝业,守住江东基业,雄视天下。孙权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公子哥,爱好飚车射老虎,不爱驾驭英雄而喜欢驾驭跑车,搞酒吧,搞聚会,搞酒水促销,气得大管家张昭不上朝,躲在家里砌墙当钉子户;当然孙权也是不好做的,头顶有个曹操,肋骨有个刘备,家里上有个老不合作的张管家,下有个小不正经的陆经理。咱们现在富二代条件好多了,头顶晒着特色社会主义的太阳,肋骨藏着娇美的情人,上有头脑精明,神通光大,财大气粗的爹妈,下有唯唯诺诺,溜须拍马的蚁族,成功是安排好的,但却没有保值期,也没有必然性,殊不知坐吃山空,山穷水尽的道理,老本雄厚,固然游戏人生,老本薄弱,说不定哪天也加入草根蚁族的队伍,呛几口水,才知道自己的薄弱。

    关于富二代的爱情,是很伤脑筋的,我之前说草根蚁族的裸婚是苦孩子最像爱情的爱情,富二代有爱情么?有,不止有爱情,还有激情,如若事业,成功,物质,梦想,激情和爱情都有了,那可真是做鬼也快活,不脱也风流。

    这就奇怪了,富二代为何有了爱情还要激情?西方哲学有这样一条定律,人的第一需求是饱暖,有了饱暖后需要尊重,注意不是饱暖思淫欲,搁现在那是说动物。有了尊重后就需要目标,这个目标,可以是理想,可以是梦想,可以是追求。再者就有了需要,当需要都满足了以后,人就容易物极必反,空虚起来,于是总想找些刺激,偷点油腥,找点乐子,作风正派的富二代,不是他们比你更道德,更懂得生命,而是因为他的目标定得太高,还没有完成自己的目标,或者在需求中还没有填满,这个需求是人的欲望,永远填不满,即使填满了,也会越掘越深,FU败不就这么来的么。哲学只有两个任务,一,忍受生活。二,享受生活。草根蚁族,忍受生活是为了有一天享受生活,大神贵族,不必忍受生活就享受到生活了,所以他们大多有第三种哲学,折磨生活,用自己折磨别人,也用自己折磨自己,细细数来,能折磨他们的只有父母,可父母是不会折磨他们的,虽然他们大多和自己的父母都有争吵和永不激化的矛盾。

    富二代的爱情来得太容易了,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就不会去珍惜,不像我们这些穷小伙,要被哪个姑娘看上了,心仪了。甭管美丑,肯定整夜翻来覆去睡不着,躲在被窝里偷着乐呢。被女孩子一约跑得贼快,被骗是常有的事,即使偶尔有偷腥的念头,也大多有贼心没贼胆,或者有贼胆没贼心,有贼心有贼胆的时候油腥就没了,公子哥,大小姐换BF和GF的频率是很高的,他们自身条件就很优越,换来换去,要不是圈子里的朋友,就是蚁族里的美女帅哥,或者其它80后分类里的人脑黑客,精英人士。说来说去,他们的爱情多发生在和穷小妞穷小伙相恋中,激情也常常发生在这一类结合里,最后常常因为门不当户不对的传统世俗偏见空欢喜,在圈子里找的,正像我之前说的,养一只小狗时间长了也会有感情,他们不缺物质,不缺关心,却缺乏交流和爱,而他们的心灵,情商,正是穷人投机的关键,也只有两个世界里的人,出现怦然心动的几率最高,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源自人性里先天的好奇心,至于找人脑黑客,精英人士的,家富贵而不是大富贵,他们也在盘算策划着如何把自己的家业经营好,像一场政治联姻,功利性多于心理需要和性挑逗。

    正因为如此,富二代的烦恼,不是人际关系,不是贫穷,不是饱暖,不是事业,不是理想和梦想(他们大多没什么理想和梦想,有的也实践了,实现了),更不是真理和道德,而折磨自己最多的,常常为之歇斯底里的,是他们的情感,他们将一个时代的爱情发扬光大,用物质营造了足够的浪漫,足够的奢侈,足够的充实,足够的挥霍,足够的勇敢与疯狂,这是裸婚一族80后向往而遥不可及的事。那真是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

    一个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富二代对自己的情感需求是相当高的,他们需要高品质的爱情,从物质到身心,从灵魂到精神,从道德到气质,从仪表到学识,正是好高骛远,富二代里也有不少剩女剩男,对情感相当挑剔,不同的是,他们就是老到牙齿脱落,只要老本还在,依然保值,依然抢手,青春永驻。也有随遇而安的浪漫主义者,遍地留情。段誉式的公子哥不在少数,而小公主大多单纯一些,居然也常常有被骗的,被伤害的例子。

    然后我想起我在新诗歌《年》里的那个句子“富二代的婆娘还是富二代。”

    80后的“大神贵族”是被社会炒作得最严重的一支80后队伍,他们大多被当作80后的焦点,市场经济的商品,80后正统80后文化的代表,模范。如果说“草根蚁组”80后不登大雅,不上台面。“大神贵族”80后缺乏画面感和真实性,那以下这一群铁骨铮铮,浩浩荡荡奔向三十岁大海的80后勇士,值得我们尊敬,也可以做我们的榜样。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