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旅鼠奔海——闲话中国80后的生存文化和生活现状(下)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10-01-24 19:55:34 人气:
编辑按:
    第三种:豺狼蛮族

    豺狼,象征拿来主义,食肉者,捕食者。侵略者,蛮,倔强,勇敢,血性。不知天高地厚。

    感谢他们,把80后里的那份轻狂,那份叛逆和倔强发展为不畏艰难,人生无悔的奋斗。他们具备草根蚁族的吃苦耐劳的精神,适应能力和小聪明,他们有一部分是从草根蚁族里进化来的,却不屑于蝇营狗苟的窝里斗,更不屑于小小的投机主义,从不讨好大神贵族的富二代们,用他们的话说,市场经济把生物达尔文时代带来了,弱者才会埋怨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弱者才会整天骂这骂那。他们是行动的巨人,嘲笑着贫穷的小破孩们,要抢的是富二代的饭碗,以年轻的资本和奋斗要和富二代平分江山,能者据上游,虽然他们当中也有一小部分是从没落的大神贵族里诞生的,他们坚定的执行了国家鼓励大学生,青年一代自主创业的政策,不去参加这样那样公务员,会计,司法,人力资源,评估师等等考试,因为他们的定位是做草莽皇帝,做老板,要驾驭的是市场经济和人才,要学习的是大智大勇,生存之道。

    这群孩子大多从小就很有个性,很有智慧,家里父母多是小职员,穷商人,穷教员……有一点点文化,有一点点思想,对子女的教育塑造多是无为而治,物质上也给不了他们许多,有的辍学早早进入了社会,在挫折中摸索,完成了草根蚁族向豺狼蛮族的升级和进化,也有的身留在了学校里,心却找寻着未来,天高任我飞,一边工作一边念书,他们早早就有了自己的人生规划,和所有80后不同的是,这一批80后只对情感迷惘,很少对事业和未来迷惘,勇者无畏,他们是第一批奔向大海的旅鼠,并且学会了潜水,到海里和鲨鱼竞食,而不是等着呛水或者救生圈。

    这一类人为数不多,在生活中,这样的朋友我只有一个,他常常像我的良师益友,说出许多我这个舞文弄墨的书生说不出的道理,许多句子都很精辟,可要做起来,真的需要打不死就爬起来的坚韧和勇敢,我记得念大学的时候,我的古代法老师曾经和我说了一句很感伤的话“这个国家回馈你们读书人的东西太少了,潺潺小河,埋头苦读十数载,学成文武艺,货找不到东家,上报国无门,下找不到好的买家……”我也曾像所有从大学里走到社会里的草根蚁族一样,去挤铁饭碗,去竞争门槛规则,去加入国家不愿意看到的大学生公考热队伍,浪费了不少时间和时光,方才醒悟,这上层建筑的志向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有的,正像阿Q怎么能姓上赵,怎么配姓赵;钦差的儿子是巡抚,富二代的婆娘还是富二代。29岁的80后副省长在群众的一片质疑声中低调下来,这世袭家文化延续了好几千年了,谁也改变不了,但求和谐发展。所以鼓励我们穷大学生都去创业,并且给了不少好的贷款政策,可这怎么看怎么像打发,比驱逐好一点,驱逐不给好处的,呵呵。

    识实务者为俊杰,心动不如行动,既然注定要奔向大海,又没有救生圈,不如适应了大海,成为海洋生物;一时间,80后下海经商,白手起家,虽然辛苦,虽然屡屡碰壁,他们大多没有怨言,绝不后悔,这是一种精神自由的生活方式,也是强人的生活方式,感谢他们,为80后无产阶级做了榜样。

    豺狼蛮族里也有好几种人,一种是从草根蚁族里过渡过来的,把小聪明做成了大智慧,早已适应了社会,并且玩转了社会,懂得种种潜规则,多才多艺,精于多种工种和业务,在人际交往和理财处事方面是一把好手,长期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吃得苦,下得烂。不畏荆棘和艰险,苦尽甘来,他们是草根蚁族里的佼佼者,是最有责任感和社会危机感的一群80后。

    从高干子弟,富二代里过渡而来的蛮族,大多从小性格倔强,喜欢自由,少有智谋,或者家业中道衰败,不得已走上了这条路,生意人的子女,自己的父母就是很好的导师和专家,高干家子弟,则要忍受父母的偏见和质疑,他们大多喜欢和身边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合伙起家,做着做着有了经济矛盾,打肚皮官司,又各自单飞的多,他们同样是大神贵族里的佼佼者,他们尝试了不属于自己的命运,并且依赖自己的劳动和双手过上自己希望的生活,奔向大海就一定是走投无路么?蛮80后会告诉你,不,弱者和懦夫才会无病呻吟。

    关于他们的情感,还真是不好说,他们需要的是务实,精明能干或者在事业上能帮到自己的另一半,而不是面包和海洋,知识层次低一点的,很有可能一发达,就成了暴发户,李自成,农名起义军,徘徊于烟花场所,生活作风很不好。知识层次高一点的,或者女性,也难免玩小资情怀,身边从不缺少情感,却缺少爱情,难以建立情感上的信任,在他们身上,你能闻到市场经济的味道,铺鼻而来的早熟味,从物质到心理甚至生理上的早熟。

    当然蛮族也不乏血性之爱,这需要月老和缘分,一个贫穷的小伙子或者女子走上创业的道路,如果在初期就有一个一起承担患难的异性陪伴着自己,不舍不离,如果对方再能干一些,这两者之间多半会有恩情和感动,恩情愈多,就越容易拨动心弦,诞生忠贞于彼此的爱情,只有拨动了心灵而后拨动身体的情感,才配称做爱情,当然婚姻可能是爱情的坟墓,也可能是另一种超越爱情的亲情,蛮族需要有亲情的爱情,这种情感需求比任何一族80后更强烈。

    蛮族并不具有80后的代表性,因为数量不多。无论是草根一族,贵族还是蛮族,透过现象看到的本质,还是感性,开放。从物质到身心的坦白,无论是个性也好,血性也好,只要是积极的,是健康的,是文明而向前发展的,这个社会就应该接纳。

    第四种:相忘江湖族

    这里的相忘,指的是隐匿,自卑,自恋,甚至宅男腐女,亦或与市场经济社会不合作,被孤立起来,具有80后人群的普遍性。江湖,从身心到物质的绝对意志,绝对自由。自由职业兴起于70后,发展于80后,影响于90后。

    有一篇著名博文里的某个句子说得很有意思“70后喝长城干红,80后要么喝啤酒,要么喝水。90后喝韩国汽水,日本可乐。”当然这里没有褒谁贬谁的意思,每个时代的人,都有自己对生活的认识,品位,自由职业者,将品位生活诠释得淋漓尽致,他们喜欢自由,不受世俗束缚,无所谓舆论和规则,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大有李白,庄子,令狐冲一般的浪漫情怀,豁达与潇洒,他们给人的感觉像沙发,亲切,安逸,懒洋洋的功利心不强,随遇而安。勇敢选择了自己喜欢的价值观念和生活,这里面就有个问题,李白固然是“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好大的口气,好大的才气,莫不是家财万贯的富二代,就是买彩票中了个3.2亿,可当真挥霍完了,连酒也喝不上,老李晚景凄凉。散尽就能还复来?老李一辈子穿梭在旅行社,大侠,宝剑,酒吧,政府部门,女人,文联,看守所的关键词搜索里,一事无成,独诗歌名垂千古,当然我也从来没看出老李有什么卓越的政治才能和军事才能,如果现在放政府单位里给领导挡酒那也算有点本事,也能混口饭吃,关键是老李他不愿意呀,老李给咱中国诗人争了块脸,古今多少年,写诗写得震惊了皇帝的还只有老李和柳永俩个,后者和领袖叫板,留条小命,当真溅得宋词好惋约,“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成了小姐眼中的白马王子,风流才子。怀才不遇人士娱乐人生的好榜样。可老李不兴这个。老李是谁,太白金星下凡。皇帝一召,便“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结果落得个“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一首谄媚诗气得老李拂袖而去。老李这辈子没少做傻事,他是自由职业者么?是,有稿费,偶尔出去工作,吃喝玩乐享受生活。可老李名气大呀,面子值钱,活的潇洒。至多不会理财;庄周就惨淡得多,当然庄子值得尊敬,他在那样一种贫穷窘迫的生活里坚持做着毫不务实的思考,思考着那样荒诞而浪漫的哲学,不肯为五斗米折腰却又找朋友乞讨,搁现在,别说他还有个老婆,谁肯救济他,做慈善也做到希望小学里去,老庄有着自由职业者看似愤世嫉俗实则避世无争的高尚品格,甚至比老子的小国寡民更消极,也比陶潜更纯粹,正如老庄所说,穷困而不潦倒,他这辈子不是没有机会成功,也不是没有智慧,一国总理的职位放在他眼前他也没能看上,而是他的智商已经超出普通人太多,甚至超越了时代,与整个世界格格难入,庄子的悲剧,是智而近妖的悲剧。他不是个称职的自由职业者,更像一个乞讨者。但他的避世情怀存在于许多80后自由职业者身上,至于令狐冲,我就真不明白这丫的是怎么混日子的,经济收入从哪里来,也只有金老爷子能说明白了。

    避世就一定可耻么?市场经济时代夸你善良比骂你老母更损人,首先中国人是喜欢避世情怀的,这种人越多越好,若不是这样,你说你明天起不去工作了,不去竞争了,不吃饭了。可能你的公司领导,老板是不开心的,因为成本不划算,单位公司好不容易把你培养出来你就要走人,这不是给脸兜着?骂你是不忠诚没良心的员工。你的同事多半心里是美滋滋的,要是你还担任个一官半职,那就做梦都要笑醒不少人,你不做,任何人都比你有天赋做。你不下,别人怎么上去。

    关键在于,你避世能避出什么成就来。避成李白?避成庄子?有许多自由职业者,所谓的江湖族80后都来自草根族,贵族,蛮族;他们在社会里失去了乐观,也失去了某种勇气,而选择了另一种另类的勇敢,在一些稀薄的领域做出一番事业。也有先天的江湖族80后,考研避世,游手好闲避世,啃老赖校避世,当然你最终真要读了博士,硕士,圣斗士。那也是大器晚成,好事多磨的事情,可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条件,你有避世情怀,你家庭没条件供你做学问,那也不成。游手好闲避世者,小白脸最多,吃拖鞋饭,公关饭,情人饭。女性早混入蚁族拜金女里面去了,啃老赖校的,是值得研究的病态社会现象。

    江湖族有一个准80后的特点,如果说蚁族代表了80后的普遍性,贵族代表了80后的局部性,蛮族代表了80后的轮廓性,那江湖族就代表了80后的本性,他们大多感性,叛逆又善良,开朗明媚又内向,自恋又自卑,脆弱又倔强,其实不矛盾,叛逆是因为骨子里的良善和耿直,开朗是为了掩盖尊严里的胆怯。自恋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自卑。倔强是为了不再轻易受到伤害,80后的情感生活是缺少90后的幽默感的,伤疤文化元素太多,你如果注意观察,就会发现大多80后的博客空间里都带有淡淡的感伤,或是博文,或是签名,或是图片,或是只字片语,浓烈又残酷,这种伤疤文化曾经也被作为商品交易,春树和郭小四就是这个类型的代表人物,只是小四越写越像个农名起义军,也越像个暴发户,越写越市场经济,也越浮华,把本质的东西给淡化了。成了伪富二代,伪非主流90后,这里不聊韩寒,虽然他不止是80后的领军人物,也是江湖族的成功代表,韩寒草根味比江湖味浓,不具有春树,小四这样的代表性,这种愤世其实避世的思想性在春树身上是最浓的,存在主义的残酷青春大旗曾风靡一时,被许多80后追捧。虽然他们现在都已经脱离了自由职业者的时代,开始向媒体发展,成为了有钱人,小资一族。可是对于一个时代的思考是纯粹的,是朴素的。韩寒幽默,小四忧伤,春树残酷,他们的特点是所有80后人具备的特点,郑小琼延续了春树的残酷气质,愤世其实避世,残酷实则良善,倔强其实脆弱,讽刺批判是为了良心的呐喊。当然她属于蚁族过渡为江湖一族的代表人物,在她的自白诗歌里,你能找到太多如我这篇杂文一样批判市场经济社会阳痿的东西,一些真实存在的毒瘤。80后,仍然需要这股血性。

    江湖族也不乏顽固不化的孔乙己,这类人大学里出来的比较多,每年参加公考,司考……一心功名,一年又一年,考不上就赖在家里啃老,我不知道他们看到自己父母两鬓斑白的时候做何感想?这不是茴香豆的茴字有几种写法的伎俩,而是把独生子女自私自利,冷漠无情的缺点给放大了,这和家庭教育从小溺爱有关,这一类80后不值得提倡,也应该引起社会和政策的重视。

    江湖族里最常见的,还是游牧人,他们没有自由撰稿人,自由音乐人,美术人,艺术家模特那样的思想,才华和身体条件,也没有找财的头脑和路子,更不会去行骗乞讨,做违法犯罪的事。却又执着于自由浪漫的生活方式,我曾经也尝试过这样的生活,并被朋友评为“跳槽大王。”可漫漫就行不通了,先别说你在社会上评价和声誉不好,前几年不少公司企业里喜欢有工作经验的人,工作经历越多表示越有能力,公司企业投入的培训培养成本越少。这几年不同了,搞人事的持证上岗,蒙得了唐朝和尚蒙不了齐天大圣,你工作经历越辉煌,越没有公司敢要,对于企业来说,忠诚比能力更重要,当然有忠诚又有能力的固然最好,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时候,忠诚放在第一位,当然这也是小技巧,你可以把工作经历书面减少,只是有的企业喜欢较真,要证明人和电话调查,这时候诚信和声誉就很重要了,名声臭了,社会舆论多,就等于自绝于群众,自绝于社会,何况年轻耗大了,还在基层里晃荡,心理承受得住身体也未必承受得住。游牧人的浪漫,到底是癌症早期,亦或是为加入蛮族创业做准备呢,这是个多选题。

    江湖人自然儿女情长,大爱大恨,歇斯底里,蚁族的裸婚,贵族的激情,蛮族的血性之爱,江湖人的浪漫都是80后最真实最朴素的爱情,可是正如80后伤疤文化一样,我们的情感像垃圾,从没有被这个物质社会提倡和正视过,也没有被歌颂过,并且一路荆棘。甭看歌里每天唱的,电视里每天放的,都是高于生活高于情感的东西,和80后真实的情感距离太遥远,除了富二代的搭点边,其它扯淡的多,别说日剧韩剧脑残,我们本土拍出的80后情感戏也是意淫的充气娃娃,打氢气的安全套,怎么看怎么不像80后。文化人和暴发户的区别在于,前者愚民,后者娱民。

    江湖人最容易感受到爱情,因为他们太浪漫,亦或太多情,太开放。情商太高,越太容易身心投入,受到伤害和欺骗,他们专注于自己的情怀中,接触社会而不长心计,单纯而真实,当理想和残酷的现实发生碰撞时,他们思考的时间比所的80后都多,感性多于理性,感受力比普通人强,江湖人的爱情,最不现实,最古老,也最容易壮烈夭折。他们的情感对象相当广泛,没有局限性,只凭感觉,没有世俗美丑的评估和规矩,也没有太强的经济意识,富二代和自由职业80后恋爱时最容易挥金如土,只是江湖人更率直,不讲究,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一万块钱有一万块钱的浪漫,一块钱也有一块钱的浪漫,争取我们公民的合法权益,只可惜呀,我国民法通则不可能像法国民法典那样用浪漫的诗句书写,也没有加上这一条“追求幸福是每个公民应有的合法权利。”而对于婚姻来说,他们的概念就更模糊了,多看看,多玩玩,属于晚婚一族。

    这群旅鼠奔向了大海,不慌不忙,他们是最后奔过去的,看看同伴们,有的被淹死了,有的呛水学会了游泳,有的套了救生圈,有的潜到水下去了,他们有什么办法呢,还真没有办法,突然发现,可以呆在浅海里生存下去。

    最后的话

    在90后成为新时代焦点的时候,我又把80后拿出来再次恶搞了一番,要说的都在正文里了,如果你从废话连篇里找到一点自己思考的空间,那我们就一定合得来。

    2010年1月22日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