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犀利哥,一个时代的悲喜剧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10-03-07 21:26:47 人气:
编辑按:
    

    记得几天前小葵发“犀利哥”的照片给我看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想到,几天后这位所谓的“潮人乞丐”会在一个时代里大红大紫,从其走红网络的程度,时间,区域,成本上来看,当年的芙蓉姐姐,流氓燕,即使是同时期人为炒作的“凤姐”“兽兽门”也得甘拜下风……

    犀利哥,乞丐王子,潮人乞丐,最帅的乞丐……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或许连他自己也不清楚,更不会晓得病态的娱乐风气已经惊动了上层建筑,上了报纸,电视,自己都红到日本去了,犀利哥是一个患有精神病的无业流浪者,孤独的拾荒者,形同乞丐,当我好奇的打开网页浏览那些图片时,却发现自己和所有的看客一样,把他当成了动物。

    这位乞丐老兄没有对社会,对群众,对公共财产造成任何危害,他是合法的,至多不和群,却遭遇了这个信息时代最残忍的精神摧残,人肉搜索,街头围观,网络曝光,人格践踏……我很想弄清楚这其中有多少侵犯人权的行为,人与人是平等的,乞丐就不能有尊严?不能有人权?不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么?

    道德沦丧的市场经济时代,引领一个民族,一个时代前进的文化精神除了娱乐,还是娱乐,除了愚民,还是娱民,犀利哥的走红的确是个奇迹,即使是某些人为预谋炒作的托,我们还是很难从营销学的规律里找到一种合理解释,那就只有一种解释,这个时代将会越来越浮躁,也越疯狂。

    中国人是喜欢热闹的,火锅,爆竹,游行,闹腾,聚众……这是一种民族传统习性,不甘于寂寞,以寂寞为耻,做一个中国人可以一无所有,可要是没了热闹,就等于没了人情味,你就等于自绝于群众,自绝于社会,寂寞者必弱势,也最容易受到迫害,甚至不少人唯恐天下不乱,总要给其它人戴个高帽,揪出来狠狠斗。这又让我想起汶川地震时许多愤青游街斗殴,抵制家乐福,殴打超市工作人员,美其名日“爱国主义。”这几千年的民族劣根性,谁说我们的态度和周先生笔下的看客能有本质区别呢?

    犀利哥,一群人,两群人,三群人……全国网民观看一个乞丐,一个穷人,一个精神病人的苦难和悲剧,发出意犹未尽的笑,无情扭曲的笑,并在短时间里冒出不少不甘寂寞,不甘平庸的人和媒体平台,一会说是乞丐老兄的战友,一会说是乞丐老兄的老婆,这传奇越来越精彩,犀利哥瞬间有了家庭,有了单位组织,有了朋友,有了生命的温暖和爱,真的是这样么?他仍然是个拾荒者,饥不择食,身体几乎快丧失了说话的功能,面对莫民奇妙的围观者,犀利哥发出动物本能的恐惧和警戒,许多网民根本无视他的痛苦,依然在网络上对他进行恶搞,娱乐,这事真应验了凤姐的经典名言“往前推两千年,往后推两千年,五千年来没出过这杆子怪事。”这真是对人性赤裸裸的践踏。

    曾几何时,也有换位思考的良心者,良知者,开始向社会呼吁,开始呐喊,救助,援助,关心,可犀利哥想要什么呢?他对自己的未来比许多良知者更迷惘,更没有主意,我相信他此刻想要的只是平静,不再被当作动物围观,嘻笑,指指点点的爱,也不是送进那个折磨死了不少穷人,农民工的收容站。

    我们的呼吁是远远不够的,像犀利哥这样的拾荒者在全国各地都有,人数众多,乞丐王子因为相貌英俊,穿着时尚而被娱民,社会关注,这就好像一个城市里成千上万条流浪狗,有一条是金毛犬,是萨摩耶就博得了关注和同情,而其它流浪狗就只有被饿死,被打死的命运,对犀利哥的救助到底是治标不治本的道德秀,还是一个时代的悲喜剧呢?

    2010年3月4日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