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自省自强 洗刷国耻

——关于日本人挥之不去的记忆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10-09-18 21:08:49 人气:
编辑按:
    这几天心情颇不平静,每天行走于最老旧城区的居民中间,了解的情况越多,心情越复杂。看到那些想做成事的人,有限的权力难以做成更多的事情。而同理,无限的权力却可以做无数掠夺民众利益的事情。

    掠夺民众的利益,我们手到擒拿,外争主权国权,我们却懦弱到除了“呻吟”似地抗议空喊几声、连伸出拳头给予重击的狠话都不敢放出一句。尽管到处都能听到民众愤怒的骂声!

    “九一八”这个国人心中的痛,象针刺一样再次刺痛国人的心!旧伤未平新伤又起!

    无法想象作为代表国家象征的权力机构,被人在国际社会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还能心无愧色的泰然处之?莫非他们已经忘记了丧失国权主权的清政府是如何一步步地退让后终让民族备受一个世纪之久的羞辱?莫非他们已经忘记了国民党就是因为内部腐朽、对外消极,才给予了共产党星星之火蓬勃燎燃的机会。不然,国民党何以会失去政权?没有哪一个政党比共产党更应该深刻地铭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一真理!

    愤怒之际,一个关于日本谋杀案的侦破故事和一个关于日本留学生的记忆每天交错纠结在我的脑海里,让人忧虑而又凝重!

    小学的时候,特别喜欢看课外书,不论什么书,拿起来就可以津津有味的读,不论是否真能看懂,就是要看,时常会一边看一边笑,大人们有时很奇怪地说:“这孩子象个傻瓜,痴人多笑”。在所读的侦破书中,有一则故事是发生在日本一座山庄别墅的系列谋杀案。剧情大约是:一群散于不同地方且素不相识的人,同时接到了一个休闲山庄的免费邀请去度假,然后在那儿先后被杀。这些被杀的人都是正常的公民,平静而平凡地生活着,找不到被仇杀的理由。然破案的引线则是多年前刊登在报纸上的一幅新闻照片,照片反映的是一个老妇人挤公交车时被一群人挤下去摔死了,而挤在照片中公交车门口的人,就是这些受邀到山庄度假后被杀害的人。案情由此清晰,原来是老妇人的儿子根据那幅图片的人象,通过多年的寻找并精心策划了这起谋杀案,他认为,哪怕当时挤在车门口的任何一个人伸出援手拉他的母亲一把,他的母亲都不会摔死,所以他要让这些冷漠的人为之付出代价!读这本书的时候,因为年纪太小,我始终想不明白这个理由怎么可以成为他滥杀无辜的理由,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也时常会想到这件谋杀案,但还是不能想透他杀人的理由,几年前的某一天,在自己经受了人生的重大挫折并深深地感悟到人心的歹毒与人性的冷漠之后,看看我们生活的环境,我恍然大悟了,这个故事给人的启示实质上就是在告诉我们,所有普遍的公民都具有最广泛意义上关于社会的责任,仿佛离自己很遥远的任何一件事都影响并改变着你的生活,当你对他人的事情持冷漠观望的态度之时,终有一天,你所生活的环境就彻底变了。是我们所有的人共同改变着社会。如此,我也终于理解了日本这个民族为什么会如此自强不息自尊自重,为什么会以那么少量的人口却敢横扫东南亚。再看看现实,我们所谓的引进日资及其技术换来了什么?用卑恭屈节、奴颜媚骨、物质资源及女人们的身体,换来了蔑视和主权侵犯!悲!愤!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挺直了腰杆,理直气壮地让他人表现出谦恭?!

    07年5月,在结束甘南藏区一所希望小学的行程后,与一个工作在深圳通用汽车公司的北京女孩,临时结伴到了敦煌石窟,参观其中一个石窟时,有一个小男孩看到一个捐赠箱中有一张大钞票,便好奇地问他的爸爸那是哪一个国家的钱,小男孩的爸爸回答说不知道,事实上,小孩子的爸爸不可能不知道,只是他不愿意说,因为其中有一种情感沉淀在我们全民族的情绪中。 当小男孩问第二次的时候,他的爸爸还是没有说话,我便漫不经心地插话说:“那是小日本的钱,小日本鬼子的钱面额很大,但是不值钱”。话罢,我继续前行,进入了另外的石窟,转了两个石窟以后,有两个男人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拦住了我,根据他们的自我介绍,其中一位中年人是来自台湾的商人,另一位年青人则是我国某市公派的随同人员,他们拿出参观券让我确认其身份的特殊性,确实与我购买的参观券不同,然后他们问我“是不是说了一句污辱日本人的话”,我觉得很奇怪,就问怎么了,他们说“在这个临时进入参观的散团里,有一个来自日本的留学生,他能听懂中国话,他认为你刚才说过一句话污辱了他的民族,所以他请我们出来向你交涉,希望你向他的祖国道歉!”我当时觉得这件事情很可笑,出于本能地反问:“我为什么要道歉?”台湾商人指着不远处一个黑黑瘦瘦的背着背包的小伙子“那就是日本留学生。”我看了看那个学生,依然是出于本能态度强硬地说:“要我道歉,他自己亲自来说。”台湾人和某市年青人一起笑笑,就走了,他们的心里亦并不希望我真道歉。那个日本留学生站在那儿望着我,我也看看他,约三四秒钟的时间,他大概是看出来我没有丝毫向他道歉的意愿,就低下了头,转身离去,那一瞬间,看着他受挫伤的背影,我心中略感歉疚,作为一个成年人,我欺负了一个小孩子。再续参观时,那个孩子又遇到我两次,都会把头低下去,我的心都会感觉歉意,不是国与国之间的歉意,只是人与人之间的歉意。参观完石窟后,日本留学生问导游还有什么地方没有参观完,导游说参观完了可以出去了。日本留学生就走了,但是导游却带着我们另外的人去了另外的展览厅。这时,我心里开始不安,作为一个观光客,我们没有给予这个孩子平等的参观权。因为知道了他是日本人。

    此后,我多次不断地反思这件事情,我是应该向那个学生道歉的,如果我们两个人在那个时刻都代表了一个国家的形象,那么我的形象是傲慢无礼,而这个学生的形象却是谦恭有度又不失民族气节,同时作为普通社会成员的一份子,对于日本人自愿捐赠的钱,无论面额多少,都是一份爱心的奉献,爱心是没有国界的,应该得到我的尊重!

    这两件关于日本人的记忆,时常冲撞着我的心灵,给予我新的思考和启示:我们只有把对一个民族的仇恨力量转化为学习的动力,自尊自强,无论是从学习科技的角度,还是从人文精神方面都超越他们,才能真正地洗刷掉他们强加于我们的耻辱!

    2010年9月17日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