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官员不患抑郁症才奇怪

作者: 晓月如钩  发表时间 2011-07-19 21:47:07 人气:
编辑按:
    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区委副书记、区长张海忠,于10日21时许,被发现在其办公室内颈部割裂死亡,警方结论为患重度抑郁症自杀。这是一个主管城市拆迁的区长,“拆迁”在现实中的寓意为“与rm为敌”,同时意味着要想办法找到巨额拆迁费用,来补偿并不足以满足居民需求的谈判条件。如果你真是一个为民的好官,那么这是一个表面风光、累死了还会挨上挨下咒骂的角色。如果你确实想为老百姓做实事,那么好吧,整座城区等着你拆呢,你不想拆都不行,因为这项政策就是国策就是死命令,政府的最大量财政收入无不是从土地的拆拆建建拍拍卖卖中一次次叠加而获得,还有哪一个实体经济产业能如此快速地印“钞”呢?倘若拆迁区长你还必须为政府树形象政绩工程(其实这才是目的),那么好吧,整个城区还看着你怎么建呢。尽管拆不必你亲自去拆,建更无需你亲自去建。遇拆时人们肯定都不情愿冲锋陷阵,即使是城管,他们也并不真的愿意冲锋陷阵,或许那被拆迁的民居里就有他们的亲朋;遇建时挤破头的人肯定是排成长龙抢着建,即使建的全是劣质工程,一旦事发,你十分之九都找不到责任人到底是谁?那么总得找一个责任人吧?理所当然地,主管区长注定是难脱干系的一人了。据报道,张海忠自己在城里的家和父母乡下的家均十分清贫,那么至少由此可以判断此人乃清官,当清官想不抑郁就更难了。屈原不就是因为清醒地看到国家的前途与命运、失去信念而自沉汨罗江吗?张海忠之自杀,依我之见概更多地源于对ZD的失望吧?

    在一个官本位思想已经严重泛滥的ZZTZ下,从下至上的官员群象无不一天天练习着如何将玩弄权术演绎成智慧,直到终有一天可以炉火纯青地抵达媚上与欺下的变色龙嘴脸,方算修成正果。逐级递上,小官在大官面前可以谦卑得象一副奴才,而逐级对下,无论多小的官都可以俨然太上皇。对于手底下的普通公务员,能训斥就训斥,能压榨就压榨,因为“我”掌握着“你”的生杀大权呢,而普通公务员们,为着名利而当公务员的,自然很快就能学会怎么样世故处事,若是为着改造社会的信仰而当公务员的,当其志向无法实现时,郁郁寡欢就是必然的心理过程了。在理想与现实的冲突中,如果不想抑郁,就得扭曲,而扭曲无论是性格还是心态,都是会以牺牲或损害个人心底最深层的自尊作为代价!

    假若,公平与正义、持续地处于强权的践踏之下,那么未来,新生的官员(公务员)队伍,必将成为心理疾病的重症群体之一……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