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微博实名制是个好东西

作者: 金陵叟  发表时间 2011-12-25 23:09:34 人气:
编辑按:
    网载,北京要求写微博实行实名制,这个做法很好。

    写篇文章,画幅画,不用真实姓名,用个化名,文雅的说法叫笔名,现在时髦的说法叫网名、昵称,我们不妨统称为非真实署名。

    这个习惯古已有之,像“陋室斋主”“梦溪居士”“东坡山人”“青莲散人”等皆是此流。大名鼎鼎的《金瓶梅》署名是兰陵笑笑生,其作者真实姓名是什么?是王士祯还是别的,目前尚无定论。有关作者名字的研究衍成金学的重要课题。西门庆和潘金莲们只顾自己的风流快活,也懒得搭理后世的大儒们,所以至今仍是一个谜.

    非真实署名的鼎盛期当在民国时,研究现代文学的人都知道,现代作家十有八九用笔名,几乎到了无笔名不文章的地步,堪比如今的无黄段不酒席。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周树人先生,一生中不知道用了多少笔名,鲁迅只是灿若星河的众多笔名中的一个。于是因研究先生笔名而跻身于鲁学大师行列的不乏其人。当在什么旧刊物上,发觉一个疑似鲁迅的笔名时,往往欣喜若狂,并可以挤进鲁学名流从此而衣食无忧。《子夜》的作者茅盾的真实姓名叫沈雁冰;老舍的真实姓名叫舒舍予;巴金的真实姓名叫李尧棠------如果有一天所有的图书馆的《鲁迅全集》改为《周树人全集》,《林家铺子》的作者改为沈雁冰,《四世同堂》作者必须是舒舍予,就连中学生试卷上《射雕英雄传》《鹿鼎记》的作者标准答案是查良铮而不是金庸,那将是一道怎样的风景呢?

    新中国成立后,使用非真实姓名的遗韵犹存,而且颇有从个人走向官方的态势。我们常于报纸上看到“本报评论员”的署名,便是此例。当年揭开“真理问题大讨论”序幕的雄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是“《光明日报》特约评论员”的署名。一代国学大师余秋雨先生在文革中参加批判小组写出的文章的笔名是“石一歌”。至于文革中家喻户晓耳熟能详作为风向标出现的的“梁效”,是清华北大“两校”的谐音。当今思想界的权威,泰山北斗式的“秋实”先生,我也怀疑是个笔名。如果真是笔名的话,那就有点不够庄重,这些关乎国家民族命运的重大思想的推出,怎么能不以真面目出现呢?当初汉武大帝提出“独尊儒术废黜百家”治国方略时,如果不使用“大汉皇帝刘彻”的玉玺,而只署“雪山飞狐”之类的呢称,人们会作何想法呢?

    非真实署名被官方用了几十年无可厚非,可今天小百姓写点议论谈点见闻的博客却不能使用,如临大敌并一禁了之,说到底这是什么样的思维方式呢?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思维方式。这样的思维方式当然是好的,因为百姓们都吹灯睡觉了,州官们可以得心应手的放火了,这火放的更热闹,更亮堂、更灿烂!

    看来,实行微博实名制真是一件好事,可喜可贺!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