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孩子 我该怎么爱你?

作者: 风尘布衣  发表时间 2016-04-21 09:39:50 人气:
编辑按:
    没有了蓝天白云,父亲还可以给你只有想象力才能抵达的诗意和远方;没有了地肥水美,父亲可以给你一个文字里的精神家园;没有了清新的空气静洁的环境,父亲还可以为你谋构水墨中的世外桃源,曾一度,父亲以为能给你很多很多,但是现在,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爱你了。

    一首流行歌曲《时间去哪儿了》,一夜之间,让所有爸爸妈妈角色的含金量和荣光暴涨;一档娱乐节目《爸爸去哪儿了》,以聚焦或放大的童心、童真、童趣的世界激活了大众荒芜麻木的娱乐视点。这是成功的创作或是炒作,都不是父亲愿意关心的话题。现在,我只想知道:这些时日,持续高温发酵,呼天抢地刷爆微信圈的问题疫苗去哪儿了?!在一群怎样无辜孩子的身体里、生命里?也或许你?

    当阳光被驱逐在生命之外,当自由呼吸成为悬念,当至善的水被阴谋和贪念绑架,当米面粮食、瓜果蔬菜不再代言农人的汗水和良心,当毒奶粉的狰狞还在撕扯人们的小心脏、大神经;当问题疫苗开始肆意书写一个时代变态的殇……我的孩子,活下去已然成为如此危险,如此不容易的事,作为父亲,我该怎么爱你?

    震惊、愤怒、惊惶、悲怆……这些曾风光无限的形容词,在面对事实真相的时候,显得如此虚浮苍白;声讨、泪奔、控诉、祈祷……这些曾威力无限的动词,在面对一个叫做良心的名词面前,显得如此猥琐苟且。而当语言成为废弃的时候,除了失语,我们该以怎样的表达?

    作为成人,在这个崇尚舍生取义、舍己为人、舍命证道侠义精神的国度,身处无处不毒,无时不毒生存环境的我们,呼吸的是毒,吃的是毒,喝的是毒,用的是毒,练不就百毒不侵、金刚不坏之身,那是你道行不够;可是,那些承载着家庭幸福,民族希望,国家未来,时代使命的小小孩子们,承受、经历、面对这样的毒害,是百姓的悲剧还是社会的耻辱?谁又来给这个时代的良心和公民道德打一针救赎的疫苗呢?哪怕是一针同样的问题疫苗,也让我们在恍惚中心存一丝奇迹发生的幻念!

    自然界里,黑熊母亲为保护自己的幼崽,勇敢地与饥饿的老虎搏斗,黑熊母亲义无反顾,誓死护幼的决心和勇气最终让老虎落荒而逃的情节让我们震撼;刚刚完成生产,还没有完全从分娩阵痛中恢复过来的大马哈母鱼,面对身边一群嗷嗷待哺的小鱼,毫不吝惜地将自己的肉体送上的镜头让我们飙泪。这让我想起小时候听过的一个猎人与金丝猴的故事:被猎人困于树上的一对金丝猴母子,面对猎人的枪口,母猴迅捷地将孩子抱在怀里喂奶,尽自己最后一次义务,并不时向猎人频频摆手,哀告不要伤害它的孩子。待哺乳完毕,决然地将孩子安放一边,然后拍打胸膛,示意猎人:你可以开枪了。这样的来自动物界彰显母性伟大的情节和镜头,在一次又一次感动作为万物之灵的人类之后,同样作为母性的两个女人,那么无知、无畏、无良地制造的这一出问题疫苗事件,仅仅是为了挑战人类良知和道德底线吗?她们的决心和勇气又来自哪里?

    每次看到你打疫苗被针扎得眼泪横飞,哇哇大哭的时候,父亲总在想,这一针疼痛和眼泪换取的,到底是隐毒遗患还是灵丹妙药?这被称为医学界伟大发明的疫苗不是用来预防和遏制传染病发作和流行,保护幼小生命成长健康的吗?如此,疫苗何罪之有吗?一如不是牛羊吃了有毒的草,而是人类的灵魂滋生了贪欲的毒;不是土地长了有毒的农作物,而是市场逐利的暗流侵蚀了人类的良知。

    在父亲的记忆里,儿时除了种水痘的小小疼痛,除此,好像再无别的什么打疫苗的经历了。可为什么如今的孩子,这样那样,国产进口一大堆的疫苗,一个接着一个,一次连着一次地需要打呢?打吧,是在闹不清对你今后的成长发育是利是弊,是祸是福;不打吧,别的孩子都在争先恐后地打,咱虽是小老百姓,亏什么也不能亏了自己的孩子。打与不打,让人纠结,打进口的还是国产的,让人纠结,打自费的还是免费的,让人纠结。总之,对于身在这个伟大国度的小老百姓,对于这个伟大时代所有为人父母者,对于这个和谐社会最基本细胞的每一个小家庭,给孩子打疫苗,是件多么困难、多么犹疑、多么费思量,多么让人纠结的事情。

    孩子,写到此,父亲陷入了更大的困惑和更深的恐惧。作为父亲,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爱你了。我其实没有能力让你呼吸没有污染的空气,为你觅一方可以放心饮用的水源;也没有能力专门开垦一片土地种出没有毒害,可以放心吃的粮食蔬菜和瓜果;甚至没有能力告诉你,该怎么去爱这个连幼小生命都不再保护的国度和民族。

    昔日,只一曲杰奎琳 杜普蕾大提琴流泻的《殇》,便足以催眠并安抚整个世界;而今,面对大中华疫苗的殇,把一个民族的良知和灵魂剥得鲜血淋漓,深入骨髓,我却只能再度患上失语症。原谅父亲已不能告诉你:曾经,天真的很蓝,水真的很清,空气真的很干净,所有的粮食蔬菜是可以放心吃的……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