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从“羊续悬鱼”谈廉政

作者: 风正一帆悬  发表时间 2016-09-29 14:52:35 人气:
编辑按:
    古语云:“物必自腐,而后虫生。”俗语说得更直白:“篱笆扎得紧,野狗钻不进。”说明不管外部环境多么险恶,只要自身足够坚挺强硬,就会百毒不侵,永葆康健。如果当官的都悟得此理,“老虎苍蝇”就要少了许多。

    说到这里,笔者不由想起“羊续悬鱼”这个“老北京的传说”。

    羊续(142-189年),是东汉一个地方官员,历任扬州庐江郡太守、荆州南阳郡太守。他一生廉洁,自奉甚薄,甚至连妻儿老小都不管不顾,几乎到了不近人情的地步。

    一次,羊续的老婆在乡里生活无着,就带着儿子进城,指望羊续能接济接济,让娘儿们以后的日子过得好一点。谁知进了衙门,羊续把宿舍大门紧闭,不让他们进入。后来,娘儿俩闹得凶了,就只让儿子一人进屋,向儿子抖搂自己仅有的资产:就是一床布被、几件短衣、一点盐和数斛麦子而已。羊续两手一摊,对儿子说:"我做老子的就只有这点东西,我拿什么给你们娘儿俩呢?"说完就让儿子和他妈回乡自谋生路去了。

    羊续身为太守,约当于现代一个地级市的市长,连妻儿的生活都照顾不了,不用说我们当下的人想不通,就是他同时代的人也想不通。有的人甚而认为他的清廉,纯粹是一种矫情,是做表面文章给人看的,说不定他骨子里贪狠如狼,要“天狗吃月”“蛇吞大象”呢!

    还真有人想方设法要一试羊续“清廉”的真假虚实。

    从哪儿下手?最老套的手法当然是“投其所好”。羊续“好”什么呢?经过多方打听和持久观察,有人终于发现羊续有个最大的嗜好,就是喜欢吃鱼。

    对,送鱼上门,这可是一块试金石,也是一个突破口。

    于是有人就动这个脑子,准备一举把他拿下。但又觉不可造次。送礼一般先轻后重。先送一条中等大小的非上色鱼,看他收不收,收了,咱们再来大而名贵的,到那时,予取予求,还不是我们说了算!

    就这么办!

    有个拿头的,还是个“郡丞”,是太守的僚属,约当于现在的“副市长”,就他“敢为天下先”,还真的带了一条半大的普通鱼来“敲”羊续的门了。

    羊续虽也亲民,但一向公事公办,与人素无瓜葛,更不会拉拉扯扯,搞庸俗作风。故见人送鱼上门,吃惊不小。有人一直讨好拉拢我,要我徇私舞弊,跟他们沆瀣一气,同流合污。我严词拒绝,不为所动。现在倒好,要从我的“口腹之好”上打开缺口,而且还只是一个小小的试探性气球,如果我堕其术中,更大的筹码、更深的陷阱还在后面呢!这可是个狠招呀!他表面不动声色,暗里警醒自己:千万不要贪图小利,以免坏我一世英名。

    但又考虑到郡丞与我是同僚,都是熟人熟事,抬头不见低头见,而且“人要面子树要皮”,过于决绝,让来人下不了台,把关系搞僵,也非良策。于是他脸上堆笑说:“大家都在一个衙门里忙活,送什么礼呀!按理我不该收,但你也是一片好心,我也不忍拂你的面子,这次我权且收下,可要说清楚,下不为例啊!”说罢,收下鱼,送郡丞出了门。

    那个送鱼的郡丞,本来心里惴惴的,生怕碰一鼻子灰,挨一顿臭骂,甚至说不定还要枷号示众,贻害终生呢!现在倒好,他收了。他自命清高,真的是矫情啊!这益加证明,“财帛动人心”确是一条铁律!

    这件事在郡里产生了轰动性效应。地方上的土豪劣绅,以为可以交接官府,从此胡作非为,再不怕天理国法了!

    还是那个郡丞,他心里想,我是探路的,冒着多大的风险,好不容易打开这条通道,我应该是第一个得利的。这次,我不惜代价,再送他一条又大又贵的上色鱼,让他给我办一件私事。

    羊续见到上次来的老脸色“郡丞”大人,又看到他手上的大家伙,知道果不出自己所料,开始扩容加码,要“图穷匕见”了。好在早有预案,可以从容对付。那人送上礼物,正想谈事儿。没想到羊续指着挂在绳子上的一条鱼说:“那不是你上次送的吗?我还没有吃呢,咋又送了?”意思很明显:这次断断乎不想收了。最后,郡丞只好满面羞愧地把原物带回。其后,有人密切关注那条挂在绳子上的鱼的动静。可是,“天不变,道亦不变”,那条鱼始终“硬硬的还在”,羊续的并非“矫情”让他们大失所望。自此再没有人敢打羊续的主意。正直清廉的羊续也博得一个“悬鱼太守”的雅号。

    羊续政治上过得硬,不但表现在他既不受贿上,还表现在他也不行贿上。

    汉灵帝刘宏汉任命幽州牧刘虞为太尉,刘虞执意推辞,要推荐羊续等人。刘宏便下诏书任命羊续为太尉。当时官拜三公的人,都要往西园缴纳一千万的礼钱,实际是皇帝公开卖官鬻爵,变相“索贿”。贿款则由宦官担任使者负责收取,名为"左驺(zōu)"。左驺前来宣布诏令,很多官员都对他礼数有加,甚至还向他行贿。但羊续待他十分简慢,仅让他坐在一张席子之上,并拿出一件破旧的棉袄给左驺看,说:"我能拿得出手的,就只这件破烂了。"左驺当然看不上眼,气冲冲地走了。返回朝廷后,向刘宏汇报,说羊续宁可不当太尉,也不愿缴纳一千万的礼钱。刘宏不高兴,于是作罢。

    羊续虽然做不到“三公”,但凭借他不行贿不受贿的清廉行为,却保全了自己洁白无暇的政治品格,直到今天,其人其事,还是值得歌颂和师法的。特别是他的“悬鱼”故事,更是一份不可多得的“廉政”教材。

    2016年08月08日

    丙申年桐月初六日

    广陵大汪边虚静斋

责任编辑 笑笑眉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