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我接受了所有的夜

管窥宝安现代主义诗群的审美构成与写作趣味

作者: 老船  发表时间 2009-06-27 12:35:37 人气:
编辑按:
    “我接受了所有的夜\\却没有一个地方把故乡眺望\\逐渐地月光消退\\乡愁阔大好几倍……”(陈鹏)。读这几句诗的时候,我先是觉得自己的乡愁也“阔大”了好几倍,而后忽然发现自己对身边这些诗歌兄弟们的作品,平日里所知确实有限。我没想到,他们这些或粗糙或细腻,或在车间或在办公室挥动的手,居然能够写出这样近乎于完美的文字。

    一个诗群的兴起,承载着很多诗人的追求,同时也是这些人的有序叠加,渲染出宝安现代主义诗歌的锦绣图样。读完唐成茂老师发来的十几位宝安诗人的作品,一副完整的,既具有共同呼吸的特质,又分具个体特色的审美画卷跃然纸上——我们的抒情原来如此接近,我们的话语原来这样贴心,我们的审美构成,也一样正在被这座城市,被宝安这块热土浸染上相同的花色。

    “我写诗并不是为了发表。我是在倾诉,倾诉是没有功利的”。这是诗人陈再见的诗歌观点,我最欣赏的是最后一句,“倾诉是没有功利的”,而这句话,恰恰正是宝安现代主义诗群总体写作状态的一个观照。我们这个诗群的骨干力量大多各有职业,各有谋生的法子,我们能够功利的地方,已经够功利了,因而之于诗歌,其对于心灵的触摸意义突然放大,字里行间对自身的呵护,对尘世万物的视觉,都特别的内敛,太多的经历沧桑,让文字更多地富有含而不露的神韵。

    这其中,既有身世感怀,也有漂泊碎语。“白米饭溜进我的饥肠\\碗沿的气息足够咸涩\\庭院深深\\只剩得一个房东\\一个房客以及一个房客的客”(李智强)。李智强在寻找我们所有人都在找的身份感,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我们并不被视作深圳人,回到家乡,我们也不再被视作本土人,我们身份不明,我们漂流无依。这样的言说,属于纯粹的倾诉,并不针对某个人,也不针对群体,即便他无意中击中了我们的软肋。\"一车沉默的充满希望或沮丧的猪\\想象中我们弯成了各自的弓\\车子箭一般急速行驶着\\我们从一个站台射向了未知”(欧阳风)。现实中比较沉浮的生存状态,在文字里大都倾向于沉淀了,像一尾鱼躲在水草里抚摸自己的鳞片,同时,这些鱼类还把眼睛望向了更为遥远的水面,这些带有终极思考特征的写作,很有价值,不经意间将时代前端的神经末梢凸现出来,最终使作品具有了更为宏大的指向——他指向了我们每个人的内心与时代接壤的部分。

    如果这样的文字是有所求的,那么我想在作品完成的瞬间,他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四十之前\\走南闯北\\四十之后\\我淡出了尘世\\唯有那活色生香的厨房\\让我与早已倦怠了的人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高旗)。严格地说,高旗的写作很有故事性,这一点与欧阳风、小兵小卒、阿北作品的内在关联度比较大,他们倾向于在倾诉的同时,展现一种状态,很客观地,很细腻的,充斥着细节与细节的转换,各种的矛盾和冲突在其中彼此摩擦取暖,互为犄角。寥寥几笔,就将城市的人文生态勾勒出来,不管是伤痕还是勋章。

    “列车呜咽\\割破城市的沉默\\我什么也看不见\\车窗流动的光线蜇入暮色\\城市看不见伤痕”(胖荣)胖荣的诗歌状态不是很稳定,不过这一组里选的都是很精彩的,他是深圳诗歌的拾荒者,总能够从一些细小的场景中,摸索到奇异的脉动。这种脉动积攒了一种力量,仿佛控诉,又像解释,总之自身在其中是模糊地,对于自己和城市的对照,始终具有一种隔离感,这成就了他的诗意。“一个人打开了\\开关,便有一股生命的血液\\涌动。它是渴望流向\\另一个生命的,而我只好\\假装微醉”(温木楼)。这是一种回答,是对李智强的回答,也是对胖荣的回答,虽然未必准确,因为每个人的选择决定了你所要呈现的向度,但这毕竟是一种主动地回答,即便只是对自己的一种“敷衍”。

    从纯粹的诗艺而言,我更欣赏唐成茂的从容大气,我看他的作品越多,就越来越感知到他对传统浸染的深度,从这个意义上说,他的作品是对时代的一种纠正,从先验的、前卫的方向折返跑,最终到达心灵的终点。“一浪高过一浪的男人骑骏马醒来\\马蹄得得\\黄叶枯瘦……”(唐成茂)。我从他的“马蹄得得”得出了一种直觉,直觉他内心里只是一介青衫书生,即便身在繁华喧嚣的现代都市,骨子里头却还荡漾着一些朝代的气息,他喜欢从这些血脉里找到自己。技术上较为成熟的还有吴夜,他是另一种对传统的继承,吴夜的节奏感、层次感和对作品的整体把握功力都很强,形式上更具现代气息,内容上与唐成茂的气质颇为相近,“有些时候,两个人,不相爱\\可能也会相遇\\你从大老远,坐车,沉闷黄昏\\湘菜馆有木纹桌椅\\衣襟镶花”(吴夜)。这种相遇是在另一个深圳,也就是诗人内心的那座城市。

    纵观诗群琳琅满目的作品,我觉得最大的优点在于体验和真实,最大的缺陷来自于艺术性的雕琢欠缺,像唐成茂、吴夜这样诗艺纯熟的还是少数,这说明我们在倾诉之余,还必须学会倾听,倾听自己、倾听书本、倾听城市,并从中打磨自己的语言能力,让生活的诗意得以最大程度的展现。最后我要借用徐东的诗句,给与宝安现代主义诗群一个祝福:“又一次起飞\\你并不在我的视野内\\你那么孤独\\但是不要怕”(徐东)。是啊,我们这么孤独,但是不要怕。

责任编辑 老船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