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中国新诗探索

——以第一个十年为限

作者: 卧珠  发表时间 2009-09-06 22:20:38 人气:
编辑按:诗歌创作不是只凭灵感就可以了,多学习是基础。类似的读书笔记,不仅会对作者有好处,对读者更会有一些启发。
    郭沫若狂风暴雨般的《女神》使新诗站稳了脚跟,但新诗的美却远未发掘出来。前行者开始在这方全新的土地开垦,试图建立起一座诗歌的宏伟殿堂。然而,毕竟是一块新的土地,要了解它有无数的方向。现在来看,那时的探究可以分成两大类,诗歌的外在形式和诗意的表诉方式。外在形式主要指韵律,段落格式等诗的直观形式,著名的理论有闻一多主张的诗的“三美”,音乐美,绘画美,建筑美。另外还有小诗体的引入。一种即兴的短诗,一般以三五行为一首,表现作者刹那间的感兴,寄寓一种人生哲理式的情思。代表作有冰心的《繁星》《春水》等。

    相比,诗意表诉方式方面是更广阔更深邃的一块区域,按时间先后排列,大致有:郭沫若极具“五四”时代精神的,借助天马行空的想象,典型的象征,将自己的情感火上式的爆发而出;与郭沫若相相一致的还有湖畔诗人,虽然不像郭一样激烈但依旧属于将情感在笔端直接的宣泄,诗人的任务就是抓住这种奔流心间的情感并极力的原态的表现出来,相关理论有成吾仿的《诗的防御战》,认为“诗也要人去思考,根本上便错了”,同时他反复强调文学与诗的抒情本质“文学始终是以感情为生命的,情感便是他的始终。”郭沫若自己明确概括他的诗歌观说:“诗的本质专在抒情。”;紧接着的是强调情感理性节制的观念。鲁迅曾说:“感情正烈的时候,不宜做诗,否则锋芒太露,能将‘诗美\'杀掉。”内心的激情不宜采取直接倾诉的方式,或外化为客观的形象,或蕴涵于简单情节的娓娓叙述中。前者如冯至《蛇》通过奇特的想象,把炽烈真挚的情思寓在“蛇”冰冷寂寞的形象中,后者如《雨夜》深情而又简洁地叙述了一个行人怎样在林中迷路并与幽灵相逢,披露的却是诗人自己在现实中迷失方向的凄苦心境;早期象征派出现了,穆木天主张“诗的世界是潜在意识的世界”诗是“内生命的反射”,“是内生活真实的象征”,强调“诗是要暗示的,诗最忌说明”强调诗“暗示”与“朦胧”的特质。如李金发的《弃妇》:“弃妇之隐忧堆积在动作上/夕阳之火不能把时间之烦恼/化成灰烬/从烟突里飞去/长染在游鸦之羽/将同栖止于海啸之上/静听舟子之歌”。用一连串的象征形象激发起人们一种颓丧,感伤,忧郁的情结。这样,弃妇的微妙的难于名状的“隐忧”就由此得了具体形象的体现。从中可以看出象征派诗歌强调表现人的内心感受,在远距离的事物中发现诗的联系。从情感表述方式这一维度,我们可以看到,先驱者的探索是由直接抒情一步步走向间接曲折抒情的,并且越走越远。

    在此我们看到了先驱们在诗歌大陆上各个方向的探索,也更清晰的了解了脚下踩着土地。我们可以继续在这片大陆的未知区域探索,也可以再现知的区域找到自己理想的地基,建起自己的建筑。和所有爱诗的人一道希望这块土地繁华多彩,供更多的旅者驻足。

    (这大概是个读书笔记吧,原文大家可以看北京大学出版社《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第六章。)

责任编辑 老船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