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骑马上”成吉思汗点将台”——新疆禾木记实

作者: 清香独韵  发表时间 2017-07-05 12:13:36 人气:
编辑按:
    去年高温假,我和亲朋好友一起走进了新疆原始村落禾木,真是走进了神仙仙境,至今让我刻骨难忘。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首先迎接我们的是乌鸦,它们在空中盘旋,“呱呱”地叫着,然后落在草原牧场或村舍的牲口围栏上歇息,一群群的起落,在这里乌鸦成了吉祥物,它们伴着牧人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而在内地,乌鸦视为不祥之物遭人讨厌和排斥。真是一种民族,一种风俗!我眼光追着乌鸦,看到了不同的内涵。同样一种东西,对待态度不同,有着鲜明的反差。其实透过风俗民情它展示出的还是人们的精神理念与沉淀的文化。

    让我感到震奋的还有耳边传来的“嘚嘚”马蹄声,一进村落,总能看到游客骑在马上,策马扬鞭穿梭的身影,而伴着他们的还有张扬的,开怀的笑脸,我坐在车上一直羡慕地追着看。心想,我一定也要骑骑马,亲自感受一下草原牧民们的豪放!

    进村后,导游按家庭分组安排住宿,我们8人被分在别的人家,和我们这个旅游团的人相隔较远,我们背着行囊跟着导游找到住屋,是一个小户人家,里面住着几个游客,都是木板房,每一个标间,里面两张床和方桌,设施简单,空间小,但可以上网,能充电,虽然可以在卫生间洗澡,但导游提醒,高山水凉,怕感冒,最好不洗。

    放下背包,我们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围桌而坐,休息,等着吃饭,老板娘一边为我们准备饭菜,一边和我们闲聊。

    院子里绿草铺盖,最里一角围栏里养着马、牛、羊、鸡,太阳高照,一片金光,看去原始,温暖。墙角下晒着的野山茵,大大小小的铺在地上,大姑子叫起来:“你们这里还有这好东西”,她翻看了一下,确定是野生的,她说这个有营养,就点炒了野山菌。牧民不种蔬菜,她们的菜也是从布尔津县城买的,成本高,价格贵,吃不到,于是我从背包里拿出了一袋自备的牛肉干,让老板娘切成片,端上来,也当一道菜,饭菜端上来,都是家常便饭,大家都饿了,一会一抢而光。

    老板娘指着一处,告诉我们说,对面那个平台就是个景点,叫“吉思汗点将台”,我们可以爬上去看日出。坐在院子里也能看见,那只是一个土堆样的平台,像挺立在空中的一堵城墙,没有什么特色,成吉思汗点过将,它就有了非凡的意义和价值。于是,我提议,吃过饭,我们骑马上“吉思汗点将台”去看看,大家都一致赞成,老板娘说她家的马不够,还要到别家,找几匹来,到时一起载我们玩。

    大姑子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像发现新大陆,她摘了一些野菊花,泡水喝,治她难受的咽炎,我们也好奇抢着她采的高山野菊花,一人用开水泡了一杯,喝进去却是满嘴的苦味,却清火去湿,在高温季节喝它,清爽宜人,味道特别。

    吃过饭一抹嘴,我急切地往外走,门口一位年青人迎着我,直招手,原来他拉着几匹马一直等在外面。老板娘见我们8人都坐,给了个优惠价,一个人来回120元减为100元。我走上前看了看,他的马高大,彪悍,威武,根本上不去,他笑笑,说没关系,就扶着我,让我踩着马镫,翻上去。呀,年青的他还会讲地道的汉语,我很吃惊。打问姓名,小伙子说他叫巴图。

    他一个人管两匹马,用绳子连结在一起,姐夫也是个急性子,于他坐在后边的马上,我们就开始骑马观景。我坐的是头马,桀骜不驯,一坐上去就打着响鼻,让人害怕,怕它走着走着,甩我下马,于是巴图就坐在我的身后牵着马绳,指挥。我问他:“这只马,怎么一只耳朵有点豁口?是有缺陷吗?”他笑笑说:“这是我作的标记,小的时候,给它的耳朵划开,这里马群太多,容易混淆,好认。”呵呵,牧马人也很聪明能干。难怪游新疆,一路见着的羊群都是五颜六色,我还以为是牧人为了美观好看,专门不怕麻烦,给羊群化的亮装,原来我想错了,是为了好区分,各家各户好相认。

    一路上全是骑马观光的游客。走过桥边,按马头点数交钱,过桥,走进高大笔直的白桦林,淌过一条小溪流,骑马上山,太刺激了。马有马道,既使在越过溪流的泥坑里,马也走着自己的路。我终于体会,什么叫“老马识途”。

    边走边说,原来巴图是医学院的毕业生,医院实习结束,马上就是一位真正的医生。我问他怎么学的汉语,他说上大学的时候开始的,他曾经想过放弃,因为汉语太抽象了,特别是学医的,名词多而抽象,很不好理解记忆。但在舍友的鼓励和帮助下他还是坚持了下来,不但完成了学业,还终于学会了汉语,他还会讲蒙古语和本民族的语言——哈萨克语,是大学生活磨练了他,和汉人的勾通和交流让他见识了另一个世界。我问他,“家里还有什么人?怎么为生?”,他说,父母健在,还有一个在外面免费上学的小妹妹,父母很辛苦,平时两人忙不过来,靠把自己的屋舍和马匹出租转包为生,她和妹妹只有假期帮帮忙分担一下。

    走在半山腰,到了一个路口,看到一位小姑娘背着大包,陪着游客,坐在马上牵着马绳,大约有十一、二岁,很艰难,巴图翻身下马停了下来,他从小姑娘的身上接过包,自己背着,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语言交流后,又带着我们向上爬去,我问是她的妹妹吗?他说是邻居家的小妹妹,看她忙了一天,很累,帮帮她。一边是小姑娘的懂事和勤劳,从小替父母分担的过早成熟,让人爱怜和无奈;一边是巴图的乐善好施,助人为乐,体贴爱幼,体现出来的良好素养,这些让我看在眼里,有种莫名的相知和久违的感动。

    骑马终于爬上成吉思汗点将台,巴图带着马去一边休息,我和姐夫转了转,山顶上有一大块平地,山花盛开,绿草如茵,游客来往不断,想象当年成吉思汗在此点兵点将,声势浩大,十分壮观,他的骑兵英勇无敌,横扫欧亚,雄风尤在,特别让人敬慕。景点还有小姑娘抱着羊羔招揽生意:抱一下,喂喂草,10元。她把小羊羔洗得特别白,看着都可爱。小羊羔咩咩地叫着,打破了山野的宁静,增加草原的气息。一会我们8人终于在山顶聚在一起,加上巴图坐在马上站成一排,一起合影留念,留下了骑马上成吉思汗点将台的美好记忆。夕阳早就下山,尽管我们都未看到落日,但一路骑马挺进,让我们心情快乐愉悦。

    天快黑了,该下山去,巴图带着我们一起返回。我骑的那马被他解绳放了,他说,明早马会自己回家来,他们这里的马都是放养的,马自己以山上过夜,马无夜草不肥,难怪身强体壮,很彪悍。

    在新疆禾木景区,在“中国第一村”的原始村落,我们住简易的木板房,吃当地图瓦人的饭,品野山菌和野菊花,看乌鸦飞,穿桦树林,像一条汉子的哈萨克人巴图带我们骑马上山看夕阳,观成吉思汗点将台,乐似神仙,好浪漫呀!

    写于2017。4。17

责任编辑 苍梧遥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