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在线投稿
 HOME  小说评论诗词 散文 校园 文集媒体导读 连载 
作者其它作品
褪色的季节(组诗)
作者: 蓝-泉 
发表时间 2005-05-10 09:27:26
人气:

    
    [季节尾巴上的孤吟]
    
    被这个季节绊倒
    或者被下个季节吵醒
    我们都显的很无辜
    
    已经没有人计较雪的厚度
    以及从手指间遛出去的
    阳光破碎的声音
    
    昨天晚上热闹非凡
    许多人聚在一起
    交换粗糙的嗓子
    和泛滥的体温
    灯光在肉体上来回穿梭
    
    我习惯于一个人的气味
    凭歌声,踩过稳重的心跳
    和耳鼓
    或者看可爱的文字,舞蹈
    
    季节的尾巴上
    一棵树不能承受的重
    在我的肩上打理成枷
    
    
    [失忆的乐园]
    
    橡树下的孩子
    撩泥土和水的温度
    胡乱联想,鹅和骆宾王的样子
    啼鸟和花落的声音,还有
    枕边一个趔趄滑倒的梦
    风吵醒熟睡的耳朵
    
    刚学会奔跑,就奇怪于
    月光里的故事
    和文字穿过书页的喧哗
    山沟,牧童,和牛背
    竹子,穿透炊烟的茅屋
    
    走着,走着
    被跳出来的冬季,猝然一撞
    我就开始健忘,失忆
    和风中的荻花一样
    忘记了,自己曾经
    捉住过一个季节
    
    
    [零点的过客与歌唱]
    
    一
    零点的过客
    踩着发酵的影子
    许多疼痛的形容词
    都开始发困,打呵欠
    相关的人
    跌倒在梦中
    
    哪怕一个钟声
    我们就被丢成回忆
    季节和苍老
    厮打成灾
    
    零点
    那么轻轻的一声嘲笑
    人就冷的抱紧身子
    
    
    二
    零点的过客
    看火和冰粗糙的过渡
    自己是个幸存者
    偷乐
    没有经过打磨的嗓子
    想歌唱
    擦湿的手指
    结成茧
    
    他说,你没有足够的力气
    拒绝,一个季节的猥亵
    我和记忆相互搀扶
    
    零点
    从钟摆里跳出来的刀子
    指向他的观众
    
    
    三
    零点的过客
    被黑夜浸染的朝圣者
    在做最后的歌唱
    .........
    
    
    [合适的地方]
    
    找一个别人不留心的地方
    我开始观察,每一个人,包括我自己
    泰翁说:“人是无限的
    一种有限的存在”
    他们把时间挤的生痛,各自忙碌
    造化与生命的步子一点不乱
    
    冬天不再寻找冷的理由
    这是一件无法选择的衣服
    在合适的时候穿起
    也会在合适的时候脱下
    整个世界的人,都在围绕自己转悠
    然后,找一个合适的卧法,睡出黎明
    
    我看到,狼的回归,狡诈或厮杀
    每个人都把自己抱紧
    没有火的冬季
    雪和心事都难以融化
    
    
  

责任编辑 花生苏.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
 
CopyRight 2002-2004,YINSHA.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银沙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