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太阳,请允许我陨落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8-01-25 18:56:46 人气:
编辑按:
      [面包,我表示怀疑]
      
      我怀疑,一块面包怎么涂上眼影
      把梦中的熊猫叫醒,挠出跳蚤
      津津乐道生活的恩赐
      
      我怀疑,一块面包留下脱落的齿痕
      来自树的脉络,和寂寞的甲虫
      细小而尖锐的摩挲,剽窃着生命的牙齿
      
      我只有一块面包,我在怀疑
      怀疑熊猫,怀疑跳蚤
      怀疑甲虫,怀疑牙齿
      ——是谁咀嚼着我的面包
      
      
      [我看见树,我看见]
      
      在失物认领处,我看见一棵树
      我看见,男人,女人,上帝
      住在一棵树上,他们只认识一棵树
      
      男人的手臂伸向土地,女人的手臂指向天空
      上帝从不说话,他们住一起,住在一棵树上
      男人的手臂开始枯干,用力挽住仅有的毛发
      女人的手臂开始枯干,用力挽住男人的手臂
      树枝纠结在一起,女人要天堂,男人只想生活
      上帝还是不说话,他们只认识一棵树
      
      在失物认领处,我看见一棵树
      一棵独立于爱情之外的树
      我们只认识一棵树,一棵住满上帝的树
      
      
      
      [太阳,请允许我陨落]
      
      在庆我幸三十摄氏度的高温下打伞的女人
      她是否在洗影子,洗得和她的皮肤一样光滑而嫩白
      那些在母腹里就死去的星星,窥视着射日的人
      这世界有许多永无所获的徒劳者,或许是一只低飞的蜻蜓
      
      在我庆幸我左边的左手和我左手边的乞丐
      蜷缩得像一枚戒指,也像裤兜里吐出的丝茧
      从梦中破蛹而出,我相信这急促的火苗
      将给蜥蜴带来一排眼睛,从焦黑的夜中爬出来
      
      在我庆幸人们活在沙漠的两岸
      在我庆幸一排安静的树木脱掉了鞋
      在我庆幸黑夜下的眼皮被译成了太阳
      
      
      
      [我的诗或许适于阅读]
      
      整整一个下午,我度过了半年的生活
      人们只认识泰戈尔,没有人读过琉璃姬的诗
      作协与我无缘,铅字与我无缘
      可我还在写,坚信我的诗适合阅读
      
      整整四年零一个月,我度过了诗人的蜜月
      为每一道遒劲的闪电喝彩,为每一只受伤的小鸟忧伤
      “花园没有领主,孩子可以买下整个世界”
      “伸展的黑夜,淹没了我眼睛里的梦”
      ……
      琉璃的诗还很年轻,适合阅读,批评,指正
      
      整整《八千夜》,我度过了《忽然,光阴》
      把海子写成了杜拉斯,把杜拉斯写成了于坚
      把于坚写成了琉璃姬,又把琉璃姬写成了刘谣
      为《八零后》彷徨,为《冷却的太阳》呐喊
      琉璃的诗还很年轻,抹在诗死亡的年代里
      
      整整一个小时,我写下几首小诗
      琉璃的诗还很年轻,或许适于阅读
      
      
      
      [心的彼方]
      
      是灯把夜吹灭,打翻了我杯子里的音乐
      回忆却长着嘴,你知道我没有故事喂饱她
      
      
      
      PS:关于现代诗与印象诗的碰撞,融合
      关于诗死亡年代一组适于阅读的小诗
      
      
      
      
责任编辑 花生苏.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