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昆明的诗人再感伤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08-05-24 19:44:38 人气:
编辑按:
      
      ——谨以此诗献给我的祖国和奥运年再一次饱受地震灾害的同胞们
    
     祖国,当灰色的蜈蚣再一次蛰伤你的脊梁
     把毒刺蛰断,面对这硬朗的身板
     我的胸膛,在呼喊龙鳞的河川
     惊起巨浪,震慑这害命的毒虫
    
     昆明,你是母亲的宠儿
     安睡在母亲的襁褓中,梦见一把破旧的椅子
     母亲摇坐在椅子上,脱下外衣盖住疼痛的膝盖
     给孩子们织毛衣,讲一个圣火的故事
     ——温暖我们梦中相互依偎的希望
      
     诗人,你该做点什么
     任这灰蜈蚣对母亲疯狂蛰刺
     任这地动山摇肆虐残害着半个中国
     我的祖国,请给我耕具和火种
     ——高举起火焰为母亲驱逐毒虫
     播种狼籍的大地,照亮这黑暗的诗篇
      
     震灾,你这残暴的胡虏
     目睹席卷半个中国,杀害数以十万勤劳善良
     ——淳朴,无家可归的人们
     任你罪孽的行径,凶蛮跋扈入侵神州
     损毁乡镇,人民财产,公路,阻断交通,通讯
     还有数万遇害的兄弟姐妹,我的母亲
     ——被你深深伤害了
      
     母亲,裸露在大地上圣洁的乳房哺育着母腹里的儿女
     哀伤纵马万里,点燃我们新的希望和火炬
     在这孤独而坚硬的高原上,我曾忧伤的砌下
     ——这一行行写在龟裂瓦砖上的诗行
    
    
     [昆明的诗人在感伤]
      
      ——谨以此诗献给我的祖国和奥运年饱受雪灾的国人们
      
      祖国,当白老虎啃咬你凛冽的骨骼
      把牙龈咬出血,面对这铿锵的身板
      我的胸膛,在呼喊龙骨的山脉
      发出回音,震慑这食人的凶兽
      
      昆明,你是母亲的宠儿
      安睡在母亲的襁褓中,梦见一扇冻僵的木门
      母亲披上白色的风衣,踩着冻死的泥
      寻找火种,寻找温暖兄弟姐妹的圣火
      ——点燃我们梦中相互依偎的火炬
      
      诗人,你该做点什么
      任这白老虎对峙着母亲疯狂的咆哮
      任这天寒地冻肆虐残害着中国南方
      我的祖国,请给我炙热的耕具
      ——踩着诗行与母亲同行
      开垦冻结的土地,高歌黎明前的拂晓
      
      雪灾,你这残暴的匈奴
      目睹席卷十省市,迫害着数千万勤劳善良
      ——淳朴,归心如箭的人们
      任你无声的铁蹄,凶蛮跋扈入侵华夏
      封锁交通,航班,阻断铁路
      还有被你杀害的兄弟姐妹,我的母亲
      ——被你深深伤害着
      
      母亲,裸露在大地上圣洁的乳房哺育着母腹里的儿女
      哀伤纵马万里,铸成新的牛虎案(注:昆明的标志,一头母牛为保护小牛而被老虎撕裂的雕塑)
      在这温暖坚硬的高原上,我曾感伤饮下
      ——这一行行雪暴之夜的泉水
    
    
    
    
    
     80后诗人琉璃姬(傀儡娃娃)作品,写于灾难的年月中
    
    
责任编辑 花生苏.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