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其它作品
最近浏览的读者

春天,十个琉璃姬(组诗)

作者: 琉璃姬  发表时间 2010-02-26 12:04:19 人气:
编辑按:
    
     【爆炒黑山羊】
    
     羊的屈辱,羊的爱,被炒进锅里,写在小黑板上
     公司楼下的馆子,每天都用粉笔蘸羊血,一笔一划
     ——死亡是一种文学
    
     春暖花开,我不吃羊肉,我不怕上火
     王总把杨姐的乳房割下来,放进餐盘子
     晴天劈开闪电,暴雨,我刷着公交卡啃压缩饼干,啃干了青春
     银行见过我,楼盘认识我,嘲笑着一只打工的黑山羊
    
     羊 咩 咩 的叫,喉咙割破了人间,血淌进铜盆,浇上辣子
     ——羊和我一起做工,咽下生活的肉盐巴
     一声朋友就醉倒的汉子,去年蹲在盘龙江边,胃闹饥荒
     羊死了,一只胃痉挛,无法痊愈的滚油烫伤
    
     啃饼干的黑山羊还活着,沉默的岁月,沉默的大地
     皮影统治着羊的命运,我的沉默来自同事的无动于衷
     我的眼前只有两条绝望的路,心头莲花盛开,莲花腐败
     ——蘸着羊血惨烈的红,一笔一划
    
    
    
     【两个星球的哥特】
    
     我的记忆来自无产阶级诗歌,来自未来,来自深海里的死蝴蝶
     尖叫的手机,和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堆在世界的角落
     ——我们来自两个星球,周一保持联络
    
     收听路人甲的股票,房产,婚姻,汽油,念书时我就与你们斗争着
     在下课的教室里,你们讨论着梭杆女郎的做爱姿势,攀比着生殖器与新款诺基亚
     ——点上一支接一支玉溪,印象,父母的火柴撒一地,我是你们嘴里的穷逼,憨逼
    
     灰蒙蒙的马街,我背着沉重的书包,被几个混混恐吓,赶到城中村里卖饮料
     ——海报拦腰皱褶,撕成两半,主管的血吐沫吐到我脸上,指头戳进了心房
     你们看不到生活的光亮,这些温暖的日子,我们必须热爱生活的全部
    
     贫穷的通缉犯,这些年来都在逃亡,你们试图找到我,让我钻过裤裆
     ——像通缉一个错别字,咬碎,嚼烂,笑到肠子里
     我看见你们脸上,两行金印,你们歧视我的枷锁,板子打得我皮开肉绽,也不跪着
    
     仰视着巨大的命运,我和你们的爱恨显得卑微,野蛮
     至今你们仍然寻找我,在钢筋,铁,泥土的恨里寻找我
     生命衰退,乘坐大厦的空虚,让你们在得知我失业的夜晚,发出兴奋的嚎叫声
     ——我们来自两个星球,周一保持联络
    
    
    
     【鬼在人才市场里】
    
     你们是谁,烧火做饭的骷髅,土地上早已食不果腹
     深渊里的魔,把不强壮的婴儿抛下悬崖
     巨大的枪押着几百个人,几千个人,奔赴刑场
     ——脱下裤子自慰,自白
     白森森的牙齿,白森森的简历,整个世界都在贫血
    
     我抱着一颗原子弹,面对资本家的兔子
     多么熟悉的图像,年复一年,谈判,妥协
     ——成为小骷髅,永不休止的加班,劳役,卖身, 甚至奴隶鬼的职业培训
     不按时领取每个月扣剩下的几百块工资,剥夺着表达与追求幸福的权利
    
     大大的梦想,大大的血池,武成路,五块钱一张门票,人头牵着人头走
     参观十八层地狱,这里没有人才,没有尊严,只有把人变成鬼,变成工具的市场
     你可以选择被打入的地狱,油锅地狱,拔舌地狱,刀锯地狱……
     愈是本土知名地狱,受惨刑愈多,披上人皮的机会愈大
    
     人的护法,只有劳动合同法的一纸空文,法院也招工,职能是审判一只吐吐沫的鸟
     ——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
     脚与脚踢着关节,天色疲软,再交三十元,在流水线上进行智商,情商测试
     我相信这里有好几个刘翔,有爱因斯坦,也有泰戈尔
    
     我的测试从来没有合格过,可我有和判官交易的虔诚,愿意脱光了走下血池
     吃人的魔殿,吐出骨头,曲靖小伙子告诉我:这是他吃晚饭的五块钱
     ——垂头的树,笔直一根,瘦成营养不良的铅笔
     摁着纸写日记:春天,温暖,疼痛
    
    
    
     【活体解剖室】
    
     嘘,悄悄的,她们会杀死我,用人造革解剖我
     ——我要求换男医生,体检者喊人权
     嫖客才在陌生女人面前脱裤子,把生殖器连根拔起
     齿轮的心脏飙出唯一的海豚音:不要脸就滚出去
    
     它们眼里的生命是一副骨架,放上器官,输进血液,缝上肉
     ——没有尊严,没有权利,没有思想,没有情感
     坐在挂号室的铁皮老头,从不上发条,也能识别人民币
     医务工作者,高大于人类的野蛮,欺压着弱势群体
    
     恐慌,羞涩,不可预知的命运,揪着头皮发麻
     ——脱一点,再脱一点,内裤,脱掉……
     像男人抽屉里的A片,圣仆从不向井里的青蛙投石
     我的尊严,留在体检室,法西斯,中世纪
    
     同事们一个接一个脱裤子,留在毒气室里比赛褪鸭子毛
     我们别无选择,这是生活的全部,我们必须热爱生活
     他,他们,我为什么来这里,没有人勇敢,成为一具又一具人体标本
     ——巨大的抢,巨大的枪,看不见的枪
    
    
    
     【春天,十个琉璃姬】
    
     春天,十个海子都死了,死在山海关
     阳光也明媚,山花浪漫,老师活在了我心里
     一个也不曾死,一刻也不曾死去,嘲笑着野蛮而悲伤
     ——这么长久的沉睡到底是为什么
    
     春天,十个海子全部复活,围着我唱歌,跳舞
     扯乱不修剪的黑头发,骑尘而去,飞扬着我,飞扬的你
     ——对我说,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
    
     春天,十个海子复了仇,集体自杀
     就剩一个,最后一个,和我说话,死亡
     黑夜儿子一无所有,冷,赶紧点上柴火,再死亡
     欲罢不能的死亡,照亮人间,即将死亡
    
     吃的谷子,胃的诗,他们自己繁殖,从二十年温暖到天亮
     海子,最后一个海子笑着,这是最后一首诗,写给你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PS:巨大的抢,巨大的枪,看不见的枪押着我们走向刑场
     这是温暖的日子,这是生活的全部,我们必须热爱生活
    
     涂鸦于2010年春暖花开
责任编辑 花生苏.
. 文 章 评 论 :
发表评论:
评论主题:
您的评论: